新婚夜,看着老公鬼混,她一怒之下跟陌生男人走了

新婚夜,看着老公鬼混,她一怒之下跟陌生男人走了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不妩媚,不妖娆,与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完全不同。这种自然的气味沁入他的鼻翼,令他有些迷醉。

唐小宴一心只想从他的手上拿到东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紧贴着他。

傅子豪无法忽视怀中这个身躯带给他的异样冲击,不自觉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趁着她专心从他手中拿手机时,隔着衣料发挥男人的本能。

“我拿不到,你低一点啊……”她努力踮起脚尖,手更往上捞,但还是拿不到。

傅子豪的手慢慢往上走,轻轻扫过她的背部肌肤。

从他手中拿回手机,她得意的笑了,然而看着他僵硬的嘴脸,唐小宴低头看自己的手,脚,以及现在的姿势,她简直像个无尾熊一样趴在他身上,顿时就懵了。

推开他,往后踉跄了几步,傅子豪看着自己停在半空中的手,呵呵笑起来。

唐小宴恼羞成怒,骂了句傅子豪你真不要脸,转身跑开。

傅子豪站在原地,再看看自己的手,以及那颗在胸腔里不安分跳动的心脏。

也觉得诧异。

最近难道是大鱼大肉吃腻了,所以想换换口味?

在学校门口的小旅馆蜗居了一晚上,花了六十房费,唐小宴还是很心疼的。

可没想到还在睡梦中时,就接到了彭媛的电话:“小宴,我在你宿舍楼下,你下来吧。”

“什么?”唐小宴的瞌睡立刻就醒了。

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儿,宿管阿姨才刚开门。

彭媛这样,是根本不相信她的话所以上门捉奸来了吗?也许说捉奸不合适,但肯定是为了捉什么的。

她还听到了宿管阿姨的开门声,门开了,彭媛就会上楼找她了。

她一边飞快的套衣服一边在心底盘算着:“妈,我今天早上有患者要见,已经在研究所了,你还是回去吧。”

彭媛到底是动气了:“小宴,我是你妈,想见你一面有这么困难吗?你从昨晚上骗我在学校,现在我到学校了你又骗我说去研究所了?好,我现在就过去,我们见面再谈。”

唐小宴奔下楼梯就直冲校外的公交站牌跑去,老天保佑,车子刚进站她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但她撒腿一路跑到研究所门口时,彭媛已经穿着一身贵气打扮,优雅站在白色奥迪旁边,相得益彰。

看着气喘吁吁的唐小宴,彭媛脸色实在难看:“小宴,你就不能给我说句实话?”

唐小宴待气息微匀,蹙眉看着彭媛:“什么才叫实话啊,妈,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见我都好像跟我苦大仇深的样子啊。”

天下哪有母女俩一见面就跟吵架似的。

彭媛脸一冷:“你确实是跟我苦大仇深,从小到大,我为你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如果没有你,我完全可以活的更好!”

她的话,就像一根尖针插入唐小宴的心。

“呵呵,那你又何必要把我生下来呢,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强行将我带到这个世上,然后每天来嫌弃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唐小宴这话,又正好被来诊所的傅云谦听到。

清晨的阳光沐浴在他身上,仿佛为他全身镀上了一层金光,俊雅而清贵。

但是唐小宴专注的看着彭媛,并没有发现他走入所内的身影。

彭媛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我要不是为了考虑你的感受会让你嫁给傅子豪?怎么说他也是……”

“够了,别找借口了好吗?你真的以为我一无所知吗?我嫁,是为了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但是以后的事情,请您别插手了,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我去上班了,您回去吧。”

心事重重的往里走,诊所里的人也不知怎么了,就像炸开了锅似的,叽叽喳喳窃窃私语不止,可唐小宴心不在焉,并没有参与他们的八卦。

张晓曼兴匆匆的跑来找她,她也是意兴阑珊的嗯嗯啊啊了几句,然后靠在桌子上发呆。要是彭媛知道她新婚夜一怒之下跟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呵……

一想起那个男人,唐小宴就觉得浑身发热,那一晚的情景历历在目,昨夜甚至还在梦中重温了一遍,而且还长得那么优质,身材脸蛋真的完全不输傅子豪。

傅云谦离开陆立风的办公室时,又看到唐小宴无精打采的靠在桌子上的模样。

他像个光芒万丈的小太阳,所到之处,皆是所向披靡。

唯独她,压根儿不曾正眼瞧过自己一次。

唐小宴后知后觉发现办公室内已经流言四起。

张晓曼绘声绘色的向她描述了到底有怎样一个长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帅男人一大早就来找boss,两个人还在办公室内暧昧了好久,他来了之后,boss就如沐春风,应该是被这个男人好好安慰了一番……

本文来自《傲娇总裁俏萌妻》点击下方卡片可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