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父皇的掌上明珠,但她为何要以巫蛊之术想咒死父皇?

她是父皇的掌上明珠,但她为何要以巫蛊之术想咒死父皇?

东阳公主,名刘英娥,又称东阳献公主、武康公主。中国古代南北朝时期南朝宋(刘宋)第三位皇帝宋文帝刘义隆长女,生母为文元袁皇后袁齐妫,她出生时父亲还是一个王子,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百般宠爱,长大以后把她许配给当时的名门望族琅琊王氏王导玄孙王僧绰。然而,不久却发生了巫蛊案,她想用巫术诅咒死父皇!这是为什么呢?

宋文帝

原来,东阳公主母亲的娘家袁氏十分贫穷,母亲袁齐妫心系娘家,请求钱帛赡养自己的娘家,然而宋文帝生性节俭,袁齐妫所得到的钱不超过三五万,布三五十匹,袁齐妫也无可奈何。

后来,宋文帝宠幸潘淑妃,其宠爱压倒后宫诸后妃。都说她只要有所要求便没有什么得不到的,袁齐妫听说后心里不爽,想要知道是否真实,于是通过潘淑妃向宋文帝求取三十万钱给家里,以此试探宋文帝的心意。但是,她发现果真如此,潘淑妃要的三十万两三日就得到了。因此她怨恨很深,称病不再见宋文帝,宋文帝每次入宫,她必定跑到别处回避。宋文帝多次突然探望,始终见不到她,宋文帝庶子始兴王刘浚等前往问候,袁齐妫也不曾接见。袁齐妫最终因怨恨而得病,并且一病不起,元嘉十七(440年)年薨,时年三十六岁。

东阳公主觉得母亲死得很冤,通过侍女王鹦鹉的引荐认识了女巫严道育,东阳公主把严道育的事又告诉了弟弟太子刘劭和皇次子刘浚,便让严道育在东阳公主府上设坛,以巫蛊之术诅咒他们的父亲宋文帝刘义隆,想咒死父皇为母申冤。但是,造化弄人,不久后东阳公主却先薨,谥号“献”。

关于此事《宋书.卷九十九.列传第五十九.二凶》这样记载:有女巫严道育,本吴兴人,自言通灵,能役使鬼物。夫为劫,坐没入奚官。劭姊东阳公主应阁婢王鹦鹉白公主云:"道育通灵有异术。"主乃白上,托云善蚕,求召入,见许。道育既入,自言服食,主及劭并信惑之。始兴王浚素佞事劭,与劭并多过失,虑上知,使道育祈请,欲令过不上闻。道育辄云:"自上天陈请,必不泄露。"劭等敬事,号曰天师。后遂为巫蛊,以玉人为上形像,埋于含章殿前。初,东阳主有奴陈天兴,鹦鹉养以为子,而与之淫通。鹦鹉、天兴及宁州所献黄门庆国并预巫蛊事。劭以天兴补队主。东阳主薨------

元嘉三十年(453年),因巫蛊之事,宋文帝刘义隆欲废太子。刘劭得知后,遂与始兴王刘濬共谋,率兵夜闯皇宫,杀父弑君,自立为帝,改元“太初”。仅在位三个月,即被率兵讨逆的武陵王刘骏击溃,兵败被俘杀。

至465年,东阳公主同父异母弟弟刘彧继位,公主的嫡子王俭被宋明帝刘彧选为阳羡公主的驸马,但是因为公主参与了太初年间的巫蛊事件,没有资格担当阳羡公主的婆婆,刘彧要打开王僧绰与东阳公主的墓将两人分葬,王俭便找人向刘彧自陈,并暗中表明愿以死请求刘彧原谅他母亲,刘彧动了恻隐之心,母亲的遗体没有被迁出墓茔。

所幸的是有个好儿子啊,否则她算死无葬身之地。

刘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