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特朗普面露凶相,伊朗紧急求助中俄

大国博弈!特朗普面露凶相,伊朗紧急求助中俄

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今日伊朗外长扎里夫访华。

伊朗外长此时访华的目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2日答记者问时已透露,伊朗外长扎里夫此次访问将包括中国、俄罗斯和部分欧洲国家,与有关各方就当前伊核形势发展交换意见,中国是他此行中的一站。中方是伊核全面协议缔约方,高度关注伊核问题走向,愿同包括伊朗在内的有关各方保持沟通。

此时此刻,伊朗外长急访中俄,用意深远。长安街知事app注意到,几乎与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同时,伊朗总统哈鲁尼发表讲话,主要意思有两点:一、特朗普及美国出局,哈鲁尼表示,这是一场心理战争,很高兴这个讨厌的人离开了这个协议;二,没有美国伊核协议照样玩得转,从现在开始,这是伊朗和五个国家(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之间的协议。

伊朗所求

特朗普宣布“退群”后,以色列是迄今为止第一个充当急先锋的国家。以色列军方10日向叙利亚境内几乎全部伊朗目标发动打击,动用近30架战机,发射数十枚导弹,以报复据称在叙利亚的伊朗武装向戈兰高地以军据点发射火箭弹。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这是双方迄今最严重武装冲突。伊朗官方媒体用“前所未有”描述以方袭击。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局部战争并没有向舆论预料的那样发生。原因无外乎,一方面,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在中东的处境更艰难,势必会谨慎避免与以色列发生直接冲突,以免伊朗在叙利亚的战果功亏一篑;另一方面,伊朗正与伊核协议相关国家磋商,试图挽救这一多边协议,减轻美国“退群”的负面影响。

哈鲁尼的策略是等待,看看其他人是如何反应。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最终伊朗与其他五个相关国家合作,伊朗可以保留想要的东西,尽管以色列和美国反对,它仍然可以生存。

双方对决

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后,伊朗外长扎里夫将从周六便开始了密集的外交之旅,访问北京、莫斯科与布鲁塞尔,与签署伊核协议的5个国家外长进行会谈。

这一紧急行动的背景是,在特朗普的一意孤行面前,英法德无力“救火”。实际上,夹在美国和伊朗中间的欧洲似乎也很难找到两全的方法。

伊朗现任道路和城市发展部部长阿巴斯•阿洪迪5月10日为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希望德、法、俄等国帮助伊朗通过一场公平、平等的合法对话克服难关。

但《华盛顿邮报》称,尽管欧洲方面表达了自己的愤怒,但一些欧洲高级官员不得不承认,如果美国决定惩罚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的欧洲公司,他们目前几乎没有办法来控制美国。

有意思的是,与之同时,四处奔走的还有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据英国路透社11日报道,蓬佩奥连日来与日本、伊拉克、英国、德国等国密集协商,说服他们向伊朗施压。一名美国官员称,美国的最终目的是与伊朗坐下来好好协商新协议,以预防其发展核武和导弹系统。

但特朗普放大招之后并没有料想伊朗如此反映。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1日报道,特朗普10日在印第安纳州出席集会谈到与伊朗谈成新协议的可能性时说,谁知道呢,因为现在美国对伊朗施加了最强硬、最严厉的制裁。

对于伊朗来说,哈鲁尼已经警告,如果交易完全崩溃,他已指示该国原子能机构准备重启铀浓缩活动。

对于特朗普来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伊朗重启核设施恐怕只是时间问题,一旦伊朗重启核设施,特朗普便可以此为借口对伊朗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这样一个危险对决的边缘,以色列和伊朗爆发直接大规模的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本就动荡中东,似乎又迎来了新一波混乱,而各方目前并没有一个更好的缓和方案。

中俄作用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后,日前,一班新开通的列车,正载着1150吨葵花籽,从中国驶向伊朗。这意味着什么?《华盛顿邮报》11日报道指出,这一列车就如中国向特朗普传达的信息:无论如何,我们的贸易会继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日前曾在回应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时表示,中伊之间一直保持着正常的经贸往来,中方将在不违反自身国际义务的前提下继续同伊朗进行正常、透明的务实合作。

此次伊朗外长密集出访,首站中国,之后再访问俄罗斯,最后才是欧洲,由此也可看出伊朗对中国的重视。

为什么中国会不一样?伦敦国王学院安全研究员迪娜·埃斯凡尼分析说,中国与欧洲不同的是,中国有更多独立于美国市场的公司,也便与美国的制裁无关。

伊朗外长此行的第二站是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外交顾问尤里⋅乌沙科夫11日毫不掩饰地表示,俄罗斯和欧洲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上的意见统一,或许有助于使双方间的关系更为亲近。

美国出局之后,走近中俄,也许是伊朗解决问题的关键突破口。

美国前外交官卡洛斯帕斯夸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朗通过中国或俄罗斯向世界其他地区出售石油,可能会规避美国的制裁措施。

这有可能引起特朗普预想不到的连锁反应。伊朗对中国的出口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去年就增长了25%。中国对伊朗出口的价值也增长了20%以上。同时,欧盟也有兴趣维护与伊朗的贸易关系。从2015年到2016年,伊朗对欧洲的出口增加了375%,欧洲企业也已经在伊朗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也加大了交易失败的风险。

卡洛斯帕斯夸尔表示,如果欧洲转而用中国的方法来规避美国的制裁,美国可能会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孤立的国家不是伊朗,而是它自己。

如果真的那样,不知不按套路出牌的特朗普接下来将会如何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