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庭院,未来的雅致生活方式

中式庭院,未来的雅致生活方式

盘丝系腕,巧篆垂簪,玉隐绀纱睡觉。银瓶露井,彩箑云窗,往事少年依约。为当时、曾写榴裙,伤心红绡褪萼。黍梦光阴渐老,汀洲烟箬。莫唱江南古调,怨抑难招,楚江沈魄。薰风燕乳,暗雨梅黄,午镜澡兰帘幕。念秦楼、也拟人归,应翦菖浦自酌。但怅望、一屡新蟾,随人天角。

中式庭院未来最雅致的生活方式


江南腊尽, 早梅花开后, 分付新春与垂柳。 细腰肢自有入格风流,

仍更是、骨体清英雅秀。 永丰坊那畔, 尽日无人,

谁见金丝弄晴画? 断肠是飞絮时, 绿叶成阴,

无个事、一成消瘦。 又莫是东风逐君来, 便吹散眉间一点春皱。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 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

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

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红绡学舞腰肢软,旋织舞衣宫样染。 织成云外雁行斜,染作江南春水浅。

露桃宫里随歌管,—曲霓裳红日晚。 归来双袖酒成痕,小字香笺无意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