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走浮屠岭山路,被恶鬼缠上,全车人坠崖命丧黄泉

公交车走浮屠岭山路,被恶鬼缠上,全车人坠崖命丧黄泉

我和郭瞎子走到那天公交车坠崖的地方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先前我说过,浮屠岭四面环山,周边的小山连绵起伏,树木繁茂,所以每到夜里山路上就树影重重的,又黑又吓人,要是草丛里突然蹦出个野猫野兔什么的,再胆大的人都得吓得喊娘。尤其是靠近山岭四周的村子,到了夜里月光根本就照不进去,唯独我们明月村不一样,明月村在浮屠岭正中位置,除了阴天夜晚会很黑,其余时候都是明月高照的。

明月村后山的位置有一条直通县城的盘山道,下方是一块很大的空地,这里原本是浮屠岭十里八村的老祖坟,几十年前县里头的领导却下令要把祖坟都平了,想在这里打通道路,建造浮屠岭的乡镇车站。

浮屠岭的人这就不乐意了,他们认为老祖坟被挖那是大忌,祖先尸骨若是被刨出来,对后代会产生极大影响,轻则霉运缠身,重则断子绝孙。

可那时候文革才刚结束没多久,风水之说是破四旧运动中严打的事情之一,眼下革命是结束了,可大伙的心里阴影还在,没人敢去劝县领导,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打成了反派。

最后几个村长在一起合计,终究是认了怂,说就让县里来的施工队挖,大家日子那么难过,吃都快吃不上了,还能多倒霉?

村民放手给施工队这么一挖不要紧,还真就挖出了怪事儿。

先是施工队的人集体发烧,紧接着又做梦梦到一个身穿民国旗袍的女人站在山岗上看着他们,所有的民工一夜之间都出现了鬼压床的现象,他们能看见也能听见,就是不能动。

第二天早晨,醒来后的几个民工交流了一下,说昨天晚上有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站在山岗上看了他们一夜,不说话也不动,直到公鸡打鸣儿才走,有几个民工吓得当场就跑了。

这件事施工队的头头反映给了县领导,可是县领导不信,就亲自到浮屠岭来查看监督,并且下令一定要把空地上的坟墓都挖平,要把山路给打通。

到了晚上,那县领导也在后山住了下来,民工们心想县领导那可是大官,凡是大富大贵命的人身上自然有种百邪不侵的气场,有他在保准不会出现问题,如果这县领导也梦见了那个红衣女人的话肯定会吓得撤工。

令人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没有任何一个民工梦到那红衣女人,可第二天早上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县领导不见了。

大家本以为县领导是夜里偷偷跑了,到了盘山路上才发现他的车还停在那里,于是大伙四处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的人。正在众人一筹莫展要不要继续施工的时候,一个瘸子出现了,他说知道县领导在哪里,不过他此时恐怕已经死了。

那时候县领导要是死了可是天大的事儿,施工队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死了个大官儿没人付得起这个责任,大家就着急地问那瘸子县领导在哪,求他帮帮忙找人。

瘸子犹豫了一下,指着浮屠岭的北方说,在北边的林子里。

众人一听县领导跑山林北边荒无人烟的林子里了那还不赶紧去找,可瘸子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站住了,他说进去的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一群人吓得一身冷汗,他们也不是没听过浮屠岭的怪事,在以前浮屠岭还有个名字叫禁忌岭,从古代到现在,浮屠岭死了人,公家的官差从来都不敢来查,生怕惹了什么邪祟。

施工队的负责人看出来这瘸子不是寻常人,就求他把县领导弄出来,不然他们一帮人都要担责,瘸子点头同意了,他叹了口气说,要不是这个县领导在破四旧时期照顾过他,让他捡了一条命,他才不会管这档子事儿。

这个传说中的瘸子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他是大洼村的风水先生黄瘸子,黄瘸子答应去找人,却并没有动身,而是让人找来了一只大公鸡,当着众人的面放了血撒在地上,周围铺上一层雄黄,又在上面足足插了几百根点燃的檀香。

檀香的烟气说来也奇怪,竟然直接飘向浮屠岭北方的林子里了。没人知道黄瘸子在干什么,但是没过多久那县领导却从林子里自己走出来了。

县领导从林子里出来后一直神情呆滞,他的身上全是令人作呕的粘液,怎么喊他他也不答应。一群人把县领导拉去了医院被大夫告知人已经疯了。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还疯疯癫癫的,别人要是问他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只会说一个字,蛇。

因此外界就传言浮屠岭挖山修路的工程惊动了山里的修炼有成的蛇娘娘,之后也就没哪任领导会再想着动浮屠岭,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修路到山里他们肯定赔钱,弄不好还要惹一身骚,谁还会管这差事?

自此之后几十年,浮屠岭相安无事,后山因为闹鬼的事情村民们也都纷纷迁了自家的祖坟,而那条盘山路只修了一半就被迫竣工,草草地铺了一条下山的路,给县里的公车行驶。

至于盘山路悬崖口下方的空地则因为常年没人踏足,成了荒地,里面的杂草都已经比人还要高了。

公交车坠崖的案发现场就是这里,荒地上过人高的杂草已经被前来调查取证的警察们处理过,有一条小路直通里面,我们没走几步视野就变得开阔起来,因为里面的杂草因为公交车的爆炸将周围都烧得光秃秃的。

在灰烬和砂石之中,一辆已经摔得扭曲的公交车躺在里面,周围到处都是被踩过的痕迹。

“这里的尸体都已经被警察拖走了,我们还能查到什么?”我看着正在左右观望的郭瞎子说道。

郭瞎子说:“我不是带你来查这些死人的,而是查这里的风水和地势,你想想,如果周曼曼是鬼的话,凭什么只有她会变成鬼,而其他人却没有变?”

我皱着眉头说道:“以前听说如果人临死之前怨气过大的话死后就会变成鬼。”

郭瞎子嘿嘿笑了一声说道:“鬼这东西可比人厉害得多的,如果仅仅因为临死之前有怨气就会化成鬼,那得有多少人希望自己变成鬼的?战争时期死的几亿个人又得有多少化成厉鬼的?人间还能叫人间吗?”

郭瞎子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人之所以会变成鬼,怨气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死在哪里,或者死的时候身边有什么。”

“这话怎么说?”我不解地问道。

郭瞎子答道:“地脉山川,河海江流,藏阴阳,造万物,风水之说自古以来多少代老祖宗研究传承,绝非凭空杜撰。风水可造人,也可害人,同时他也可以创造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比如某种气场。而这种气场会让人死后念力不消,魂魄不散,就成了鬼。”

“所以你怀疑这地方的风水局势可以让人死后成鬼?”我问道。

郭瞎子点了点头,继而又说道:“刚刚我说了,人之所以会死后变成鬼有两个原因,一是死对了地方,二是死对了时候,这第二种可能就是人临死的时候身边有一种有灵性的东西,这东西可是风水局演化千年形成的地泉,可以是佛门大师圆寂后的舍利子,也可以是道家传承中的某些稀罕物件。明白的说,灵性的东西在身边就会让人死后灵魂不散,继而变成鬼。”

郭瞎子一边说话的时候我一边看向山顶,周曼曼跟我说过,她是在公交车坠崖的时候被山体上长出的一棵松树从车里弹了出来,醒的时候是挂在半山腰的松树上的。而我的目光中,隐约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确有不少长出来的松树。

我刚要开口把周曼曼跟我说的情况告诉郭瞎子,可正在这时候,郭瞎子突然皱着眉头说道:“怎么这时候还有人到这里来?”

“谁?”我小声问道,心里不由地紧张起来。

浮屠岭的夜晚本就吓人,没几个人敢走夜路,更何况后山这片曾经是坟墓的荒地,再者说了我一个年轻人都没听到有人过来,这郭瞎子年近七十岁了耳力能有这么好?

郭瞎子没有回答,示意我跟他躲到蒿草丛里,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一群人出现在月光之下,他们一共五个人,而走在前头的正是黄瘸子。

其中一个体型稍胖的青年说道:“爷爷,你一定要救我,我可是你唯一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