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藏公路上,有一种信任,叫作“管他这是什么地方,美就好”!

在青藏公路上,有一种信任,叫作“管他这是什么地方,美就好”!

这里是刘小顺的旅行和生活研究所。

2018年5月10日,我们一大早离开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的祁连县,前往此次“行路中国,智身西境”活动的下一站——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天峻县。

天峻县位于青海湖西北部、柴达木盆地东缘,东邻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和刚察县,南接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西毗德令哈市,西北与甘肃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为界。是海西州唯一的牧业县,煤炭和畜牧业是主要产业。

从祁连县到天峻县距离大概为300公里左右,开车需要4~5小时。

大家都说青藏公路的风景在路上,刚刚驶出祁连县,我们就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尽管祁连县一大早的雪也很大很美,但等太阳升起来之后,雪基本上都化没了,而当我们正式踏上前往天峻县的旅程后,才惊讶地发现,原来青藏公路永远不会让你低估它的美。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像画出来的中国传统水墨画一样,充满了令人遐想的意境空间。

看着车窗前飞速而过的绝佳美景,你根本来不及打盹或者眨眼,只想尽情地用眼睛捕获这高原上的风景,一丝一寸都舍不得错过。

虽然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雪山还有我们经过的地方叫什么名字,但是那又重要吗?在青藏公路上, 我们天然地就对这条公路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叫作“管他这是什么地方,美就好”!

所以,当你在青藏公路上旅行时,千万不要只顾着低头赶路,青藏高原最美的风景几乎都在路上,如果错过了路上那些不知名的美景,你的旅行体验恐怕将会大打折扣。

遇到值得欣赏的风景,就停下车来拍拍照,感受青藏高原上最原始的风情,原来青藏线真的需要慢慢玩,不要走马观花,不要心急,才能算不虚此行。

中午,我们停靠在某个不知名的小镇,准备在这里解决午饭。

因为一路的大雪开过来,融化的雪水混合黑泥浆将我们的车底全都弄脏了,当大家下车时,裤腿会不小心蹭在泥水上,看看小伙伴们的裤腿,你基本上就知道谁是左撇子了,哈哈。

中午我们选择了具有浓郁当地风味的大盘鸡和各种花式面点,没想到味道还不错,分量足,古早味,用料很扎实。

继续一路向前,在路上除了风景,你还能看到许多憨态可掬的牛羊,它们成群地走在路边,闲庭信步的样子,没办法,毕竟这里是属于它们的地盘。

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挂满彩色经幡的通道,经幡在阳光照射下颜色缤纷,十分吸引眼球。

原来我们到了被称作“鱼鸟天堂”的刚察县,虽然只是经过,但同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刚察县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辖县,省环湖重点牧业县之一,位于州境西部,青海湖北岸。县政府驻沙柳河镇,距州府驻地海晏县西海镇110公里。

因为刚察县境内的青海湖盛产湟鱼,所以在他们这里的中心广场上也就有一条巨大的“湟鱼”来作为他们的象征。

青藏高原上路途虽远,但因有美景相伴,都不会觉得枯燥。

抵达天峻县,我们入住位于市中心的鑫博酒店。

从酒店房间的窗户望出去,整个天峻县城区尽收眼底。

不过,晚上大家还是选择了吃我们平时习惯吃的湘菜,毕竟在这贫寒的高原之地,大家只有吃饱喝足才有精力继续赶路,吃得饱是最重要的,好在青藏线上的川菜馆和湘菜馆真的很多,随时满足大家的要求。

湘菜馆里的菜都做得非常地道,关键是价钱还便宜,等大家吃饱喝足,都变得士气十足起来。

我们在天峻县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醒来,拉开窗帘,发现外面又已经是一片银装素裹,别样的美。

大家在酒店外的停车场处理好车上的积雪后,我们继续向前,在雪景中,彩色的经幡似乎格外鲜艳夺目。

不知这是到了什么地方,眼前的场景令我眼前一亮,这让人惊艳的却不知名的当地寺庙真是过目难忘。

这个寺庙没有名字,我去问当地人,可是好几个当地人都听不懂汉语,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略懂汉语的藏族大叔,他告诉我这个寺庙的名字,但这下又换成我听不懂了。

不过无所谓,听不听得懂有那么重要吗?我只要记得来过这个地方就好。

当地人的煨桑祈福仪式。

在经幡下的锅庄舞。

清亮高远的“藏族好声音”。

无一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不是什么景点,没什么游客,但这里给我们的就是他们最原生态的一面。

当你在青藏线上收获了太多的意外和感动之后,你其实早已经不在乎你去过的是哪些地方了。

旅行本来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和告别,而这种相遇和告别在青藏高原上被放大了,放大到好像旅行就像是人生一样,你在旅程中获得了一场又一场的人生领悟。

告别天峻县,我们又将继续启程,下一站是大柴旦,在那里我们即将穿越到外太空一般的玄妙世界。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我:刘小顺

用有趣的角度看世界,做最有态度的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