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就饿死在巴黎!徐悲鸿与蒋碧薇留学期间有多苦,不敢想象!

差点就饿死在巴黎!徐悲鸿与蒋碧薇留学期间有多苦,不敢想象!

作者:金满楼

民国时期,名画家徐悲鸿与蒋碧薇的爱情可谓一波三折。

最初,徐悲鸿与蒋碧薇逃婚到日本,但因为总管姬觉弥的两千银元赠款用完而不得不返回上海。

之后,在名士康有为的介绍下,徐悲鸿带着蒋碧薇去北平找京城名士罗瘿公,后者给时任教育部在的傅增湘写信,请求给予徐悲鸿一个公费留学的名额。

对此,傅增湘虽然答应促成此事,但因为当时欧战正酣,一时不能成行。

在北平期间,徐悲鸿经人介绍认识了北大蔡元培先生,后者为徐悲鸿在艺术系设立了一个“画法研究会”,聘请徐为导师,月薪五十元(因配发中交钞票,实际只有三十几元);

而在在李石曾的帮助下,蒋碧薇在孔德学校兼职教音乐,两人暂时在北平安顿了下来。

当时,欧洲虽然战火不断,中国却暂得小憩,京城内也是歌舞升平,戏剧十分繁荣。

罗瘿公是捧程砚秋的,但同时也捧梅兰芳,其特请徐悲鸿为梅兰芳画了一幅画即《天女散花图》。画成后,罗瘿公十分满意并在上面亲笔题诗一首。

历经波折后,徐悲鸿最终以官费生的资格赴法留学,行前,哈同总管姬觉弥再送三千元程仪,并答应此后每两个月寄三百元来(却未兑现)。

1919年3月20日,徐悲鸿、与蒋碧薇及近百名勤工俭学留法学生启程赴法,途中共耗费七个星期。

5月8日,一行人抵达伦敦,前期留英的同学将他们迎接到英国学生会。

就餐前,负责招待的黄国梁手持全套西餐餐具,站在一张凳子上为各位同学讲解餐具用法及用餐规矩与礼节,其讲解极为详细,并做动作示范,还一再叮嘱吃西餐时最忌发出声响。

孰料,进餐厅后头一道菜就是汤,各位同学一开动就是唏哩呼噜声四起,令接待同学全都愕然失色。

在欧洲,因为哈同总管姬觉弥的承诺并未兑现,加之北平政局风云变幻,留学生的官费停顿至二十个月,蒋碧微和徐悲鸿在欧洲度过了一段同甘共苦的日子。

最困难的时候,两个人几乎到了断粮的地步。

有一次,蒋碧薇硬着头皮去别人家借钱,但最终碍于面子而开不了口。不过,好在第二天教育部寄来一个月的公费,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女人爱打扮也是天性,蒋碧薇时年21岁,身材窈窕,气质修养俱佳,可她却没有条件打扮自己。

据说有一次,蒋碧薇看中了一件漂亮的风衣,流连数次而最终因为囊中羞涩而无力购买。

徐悲鸿知道后很是内疚,后来他卖了一幅画后连夜赶去商场为蒋碧薇买了那件风衣。而蒋碧薇也积攒下吃饭的钱为徐悲鸿买了一块怀表。

多少年后,当蒋碧薇得知徐悲鸿临死前仍带着那块怀表时,不禁怆然泪下。

按说,徐悲鸿携带三千银元出国也不算少,而且其为人作画也有收入,但因为徐酷爱艺术,买书买画参观各博物馆等费用在所不惜,而这也引起了蒋碧薇的不满。

1925年,徐悲鸿经人介绍前往新加坡为当地侨领作画,在半年的时间里得了约六七千余元的收入(折合七万法郎),但他回到法国时,这笔钱因为购买金石书画又用得差不多了。

在欧洲期间,徐悲鸿拜在法国大画家达昂的门下,并凭借自己的个人努力,画艺大进。

1927年10月,徐悲鸿、蒋碧薇回到国内,总算过上了相对安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