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桌上列强不拿正眼瞧中国代表,此人横眉怒对:都给我讲汉语!

谈判桌上列强不拿正眼瞧中国代表,此人横眉怒对:都给我讲汉语!

原来我们对于那些代表国家签订了不平等条约的官员们都是口诛笔伐,大骂“汉奸”、“卖国贼”,后来渐渐懂得了弱国无外交的道理,一个陆军靠”两杆枪“打仗,北洋海军全军覆没,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清政府有何资本在谈判桌前同列强耀武扬威呢?

西方列强面对中国这样的弱国,谈判桌上的中国代表在他们看来不过都是一些头顶“猪尾巴”,身着臃肿官服的东方野蛮人罢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俘的叶名琛,堂堂两广总督,封疆大吏,最后竟然在印度绝食而死,真是奇耻大辱。

中原王朝强大之时,四海咸服,万邦来朝,朝鲜、日本、越南等周边国家更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将汉字作为官方语言来使用。这些国家的历史学家们如果不懂中文的话,连自己国家的一手历史材料都看不懂。

现在大家说汉语,写汉字,深以中华文化为荣。可在百年前那个中国,很多生活在海外的华人都羞于承认自己中国人的身份,甚至在西方人面前假装日本人。国内的很多知识分子对于中华文化也产生了质疑,甚至是全盘否定,认为造成近代中国衰败的罪魁祸首就是汉字,要求废除汉字。

就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竟然有一位中国代表在国际会议上用中文发言了,此人就是蒋作宾。他早年留学日本军校,参加过辛亥革命,后来担任驻德公使。

一战结束后成立的国际联盟其官方语言只有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并没有中文和其他语种,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在国联的第一次裁军会议上,当轮到中国代表蒋作宾发言时,在场的其他国家外交官全都被震住了,他竟然没有用英语发言,而是全程使用汉语,镇定自若,不卑不亢。代表们纷纷议论“他为什么不用英文发言?这难道就是中文吗?”第二天国外的报纸争先报道:我们第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听到中国话!

当时的日本虽然对中国阴招不断,可他们往往也不会掩饰自己对他人的敬佩之情。散会后,日本外交官特意找到了在外面散步的蒋作宾,边握手边称赞道:“蒋先生,您真是了不起!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直接使用中文发言,我很钦佩您的勇气,以后我们日本也要用日语在国联大会上发言!”在第二年的裁军会议上,日本代表果然开始使用日语发言了。

蒋作宾虽然身处中国的历史低潮期,但他从没有对国家民族的未来丧失信心。他曾在日记中写道,“吾东方语亦渐用至西方,殆余作其俑欤?良以吾国四万万余之大民族语言,无论从何方评论均有可用之价值。望吾同胞勿自暴自弃而自馁也。”可惜弱国无外交,不论外交官们如何努力,国际联盟依旧没有把汉语作为官方语言。

直到抗战爆发后,中国用自己付出的巨大牺牲换来了列强的尊重,在1945年汉语成为了联合国四大官方语言之一(后来增加至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