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是怎么收买江湖兄弟的?茶楼里先送五块,跑狗场里再花六十

杜月笙是怎么收买江湖兄弟的?茶楼里先送五块,跑狗场里再花六十

人心这东西,既复杂又简单,复杂起来比铜墙铁壁都硬,简单起来却又比窗户纸还薄,一捅就破。

那如何才能让人心简单易破如薄纸呢?

揣摩历史上那些善买人心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总能巧妙地触碰到人心的最痒处或者最痛处。

要么会痒,要么会痛,这是人心的两大漏洞,任凭他是什么样的人,处在什么样的境遇,这两个人心漏洞无人能躲。

这其实就是人心里包裹着的最本能的人性——

咱们今天要品读的就是这样一段关于收买人心的江湖故事,一段关于上海滩青帮大亨杜月笙的旧事传奇。

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真正称霸上海滩黑道江湖的是毒枭,说白了,谁在当时的烟土生意上处于霸主地位,谁就是上海滩真正的老大。

起初,以黄金荣为首的三大亨在烟土生意上几乎是没有任何分量的,这跟当时上海滩的租界格局有关,也跟主事大哥黄金荣的胆略眼界有关。

杜月笙领衔的三鑫公司横空出世前,称霸上海滩烟土生意的是以沈杏山为首的一帮人,当时的上海滩称这帮人叫“大八股党”。

大八股党之所以能早期称霸,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干的早,更主要的是因为他们依仗的公共租界面积大,人口多,占据这个地缘优势,当时大的烟土行基本也都集中在公共租界。相形之下,黄金荣一帮依仗的法租界就不行了,不仅面积小、人口少,而且本土基本也没有像样的烟土行。

加之黄金荣本质上属于混街头的流氓,胆识谋略不足,所以很长时间,他们眼见这块肥肉只是有机会就去抢一下,没机会只能干瞪眼流口水。

总之不成气候。

然而在后期之秀杜月笙看来,他要想在上海滩真正崛起,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否则他顶多能从黄金荣的小跟班混成大跟班,想洗牌颠覆格局根本不可能。

可挑战大八股党这一当时的黑毒巨无霸,谈何容易!

那杜月笙究竟是怎么干的呢?

为了灭掉大八股党,日后的杜老板主要靠两手,一手是聪明狡猾地下狠手,另一手则是博弈厮杀的同时等待一招毙命的机会。

篇幅所限,咱们今天只聊杜老板的这第一手,也就是成立所谓的小八股党和大八股党正面厮杀,聪明狡猾地厮杀。

为什么要强调杜老板的正面厮杀很聪明很狡猾呢?那是因为杜月笙从一开始就知道,叫板巨无霸的刀子不仅要锋利,关键更要尖锐。

手里的刀子只锋利,归根结底那是硬拼;只有刀子既锋利又尖锐,方才是高明地给强敌放血。

因此,笼络了六七个善厮杀敢拼命的小兄弟后,杜月笙没有急于出手,他知道,大打出手前把刀磨尖这一环必不可少。

怎么把刀磨尖呢?

很简单,从敌营中收买人心,里应外合。

说到收买人心,第一个要考的就是人的嗅觉,在这方面,杜月笙无疑是枭雄的水准。

下面咱们就来看看杜月笙是怎么嗅人的?

自杜月笙在黄金荣门下越来越受重用,黄金荣一帮和沈杏山大八股党江湖抢食的事也就渐渐地多了起来。

不久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两帮人同时盯上了一个云南客商的八包云土,这八包云土先是黄金荣的人得了手,不料朝回运的时候,沈杏山的人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于是一场半道抢食厮杀就这么上演了。

恶战之后,八包烟土让沈杏山的人抢走了,黄金荣的人呢,则绑了沈杏山的一个抢土小兄弟。

照当时的江湖规矩,双方这就要谈判。

杜月笙就是随后出现在聚宝茶楼里的谈判人之一,而沈杏山一帮派出的谈判人就是后来被杜月笙收买,加入小八股党的谢葆生。

两位谈判人在聚宝茶楼落座后,首先开腔的是谢葆生,他说,那八包云土是从我们公共租界运过来的,我们派人一直跟着,正打算动手的时候,你们的人却抢先动了手。按说,隔山打猎,见者有份,你们来抢倒也没什么,但绑人就坏了江湖规矩,所以你们得放人,要赔礼。

杜月笙接过谢葆生的话说,这实在是一场误会。实不相瞒,这批云土从云南一上路,我们就知道了,并且一路护到了上海。光棍不断他家财路,不能说从你们公共租界过就是你们的。大家都在上海滩混饭吃,有话好说,人也好放,只是这八包云土必须原封归还。如果非要针尖麦芒,结果能怎样?只能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不如借这事,大家交个朋友,你交土,我放人,来日方长。

谢葆生听了杜月笙的话,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可就在谢葆生接着要朝下说的时候,杜月笙已把五块大洋摆在了桌面上,杜月笙说,讲理总归要有人情才好讲通,这点小意思请谢兄收下,权当卖兄弟一个人情。

结果,谢葆生把这五块大洋收下了。

表面上看,杜月笙这是在示弱求和,拿钱攀交道。可事后看,杜月笙送这五块大洋其实是投石问路,打埋伏。

一个人的情商智商有时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分出高下的,你觉得没必要、不应该、不好做的时候,恰恰可能是别人身段柔软、投石问路、一举多得的时候。

总之,杜月笙在解决麻烦冲突的同时,用这五块大洋把谢葆生嗅了个一清二楚。

有这五块大洋打底后,杜月笙心中有数了,于是很快就出现了上海滩跑狗场里收买人心的一幕。

这事在杜月笙的枭雄史中很小,但只要论及杜月笙的黑道风云,此一小事却总要被说到。

为什么?

因为这里不仅有杜月笙那看似简单却又很难说清楚的收买人心之道,而且还有杜月笙那一分钱花出十分效果的江湖道行。

回到跑狗场。

跑狗是当时上海滩刚火爆起来的新鲜玩意,杜月笙猜测,像谢葆生那样的人赶上这时髦应该没那么快。

约谢葆生来跑狗场,杜月笙是特意安排小八股党头号人物顾嘉棠开车去接的。顾嘉棠领着谢葆生在跑狗场下车的时候,杜月笙已恭候在了门口,这小小的一个安排,感觉跑狗场就跟他杜月笙主场是的。

见到谢葆生,杜月笙把话说的很是轻描淡写,没别的事,就是约兄弟出来开开心,碰碰头,聚一聚。

一番过场客套后,身穿彩色号衣的十二只狗随即在跑狗场里狂奔起来。

杜月笙一边跟谢葆生说着跑狗场里的赌博规则,一边甚是有派地从皮包里掏出了一张六十块大洋的庄票。

然后,杜月笙说,这样吧,嘉棠,每号买五块钱的。

六十块大洋在当时不算小钱,但也得分在哪种场合。在跑狗场,一把随意地甩出六十块大洋,十二只狗通买,照今天的话说,杜老板这土豪装的不仅很会挑场合,而且很有说服力。

果然,谢葆生有些看傻了。

就在这个时候,杜月笙开腔了,谢兄不要误会,这里我也不是常来,今日难得有空约谢兄来玩一趟,所以要玩个痛快!

说完这句假谦虚撑台面的话之后,杜月笙把一叠彩票这就递到了谢葆生手里,这些彩票,每只都押了五块,总有一只会中头彩,就送给谢兄,算是讨个吉利吧!

啥是挠人心的痒处?

杜月笙这一手就是典型。换做其他场合,直接塞六十块大洋未必就能让谢葆生感恩戴德,但在这跑狗场里就不同了,好赌想赢钱是所有江湖中人的痒处,想一个子不掏的赢钱更是江湖中人的痒处,这就跟在赌桌上赢一万永远比别处收一万更过瘾一个道理。

况且,杜月笙的这六十块大洋经跑狗场,经跑狗场里的彩票这么一发酵,拿人心的效果不知已翻出了多少倍。

拿着这些彩票,看着在场内狂奔的赛狗,又稀奇,又刺激,可以这么说,到这个时候,江湖小兄弟谢葆生就算是让杜月笙拿下了——

这么一个敢甩票子,混起来有实力,玩起来有派头的带头大哥哪里找去!

收买人心的小戏码进展到这里,对杜月笙而言就差一个收官了。

随着十二只狗跑过终点,跑狗场内升起中奖布告牌,杜月笙站了起来,谢兄,这跑狗看着还算过瘾吧,我这里跟法国人混的熟,进场门票有的是,待会儿让嘉棠兄弟给你备一些。

我这里还有些事,就不陪谢兄了,嘉棠兄陪你接着玩,咱们后会有期,往后一起发财!

说完,杜月笙客客气气地先告辞了。

做大哥的先走,留下小兄弟间称兄道弟,联络感情,更进一步。

这种先来先走的江湖做派不仅是给对方心理松绑,也是让对方尽兴之后再无杂念——

就这样,谢葆生加入了杜月笙的小八股党。有了这一里应外合的关键棋子,杜月笙随即在上海滩掀起了一场针对大八股党的血雨腥风。

下手之准,行事之狠,大八股党挨的闷棍是一记重过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