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三顾茅庐前两次诸葛亮都不在家,这其实揭示了一个重要道理

刘备三顾茅庐前两次诸葛亮都不在家,这其实揭示了一个重要道理

作者:我方专栏作家南门太守

三顾茅庐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为了求贤,刘备亲自去诸葛亮隐居的小山村登门拜访,但前两次都扑了个空,“凡三往,乃见”。

看来诸葛亮经常喜欢外出,这似乎又与诸葛亮的性情和追求有些矛盾,正是因为不愿意住在繁华的襄阳城里,诸葛亮才来到了山村居住,为何又总是频频外出呢?

有人说,这是诸葛亮故意考验刘备,看看刘备是否有足够的诚意,这样想就把诸葛亮的格局缩小了,他不是那样的心机男。

有人说,或许诸葛亮未必喜欢清静,也许是襄阳城里房价太高,因为买不起房,他才到山村里自建了个茅草屋居住的呢!

那是不了解诸葛亮的显赫家世,当时荆州有“七大家族”,分别是蒯氏、蔡氏、庞氏、黄氏、马氏、习氏、杨氏,相当于富豪榜上的前7名,个个身家亿万,诸葛亮几乎与他们都有非亲即友的关系。

来看一看诸葛亮的“朋友圈”:大姐嫁到蒯家,二姐嫁到庞家,夫人出身于黄家,岳母出身于蔡家,习家的习帧、庞家的庞统、向家的向朗都是同学,马家的马良和马谡、杨家的杨仪是好朋友……

诸葛亮可以和弟弟依附两位姐姐生活,以两位姐夫随便哪一家的实力,他们的生活肯定都不会差。除此之外,诸葛亮岳母姓蔡,她的姐姐就是刘表的妻子蔡氏,刘表是诸葛亮的姨夫,诸葛亮也可以利用这层关系到刘备那里谋一份职。

但诸葛亮没有这样做,他只想静下心来学习。襄阳城南有一所学业堂,据考证其遗址在今襄阳南湖宾馆一带,在当时这里北靠城墙,南面是西南诸峰,山、水、城相围绕,是一个读书的好去处,诸葛亮初随叔父诸葛玄来到襄阳时,便在学业堂读书。

叔父去世后,诸葛亮既没有随姐姐去过荣华富贵的生活,也没有到刘表手下谋一份差事,他决定从襄阳城搬出去,另寻一处住所,继续潜心学习和积累。

诸葛亮心中的这个地方,应该是一处幽静的所在,山清水秀,不被外人打扰,以便于读书学习,最好还有田地可以耕种,以便在读书之余参加劳动,既自食其力,又锻炼身体和心智。

这个地方还要离襄阳城不能太远,虽然不必天天再到学业堂去学习,但那里集中了最好的老师,诸葛亮一定想随时去那里向先生们请教。

按照这些条件,诸葛亮在荆州城西北20里找到了一处理想的地方,此地就是隆中。汉代1里只合今0.7里,20里相当于现在的7公里,要去城里,说走就能走。

隆中虽然离襄阳城很近,却是一处幽静的山村,山的名字叫万山,不高,岗峦起伏,其间风景优美,四季松柏常青,鸟语花香,水声潺潺,周边山形环绕,势若盘龙,登临高处,可以远眺汉水,在这里读书耕种,是再好不过了。

当时,襄阳城里的权贵或大户人家,习惯把别墅盖到城南顺着汉水往宜城的方向,那里被称为冠盖里,襄阳以西的偏僻山村里,平时人烟比较稀少。

但这也正是诸葛亮所需要的,他不想到冠盖里那种地方凑热闹,他喜欢这里的安静。诸葛亮与弟弟诸葛均二人来到隆中,在这里修建了一处简单的草庐,整理出十来亩耕地,住了下来。

到了唐代,有一位刘汉宗室后裔,因参与政治革新得罪权贵,被贬到安徽和州县当一名通判。按当时制度规定,他这个级别的官员住宅标准是三间三厢,可知县见他被贬失势就有意刁难,安排他住到城南,他毫无怨言,反而很高兴。

知县很生气,吩咐衙役把他的住处搬到城北,面积减少一半,此人仍不计较,整天过得怡然自得。知县更生气了,又命人把他搬到城里,只给一间能容一床、一桌、一椅的小房间。此人终于忍不住,写了一篇名叫《陋室铭》的文章,请人刻碑立于门前。

这个人就是刘禹锡,当他提笔写这篇文章时,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正是500前襄阳城西的隆中,想到的是诸葛亮和他的草庐。他写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刘禹锡有没有来过隆中,不得而知。即使他没来过,这种种场景,也特别契合诸葛亮当年隐居隆中的生活状态。徜徉田园,躬耕自足,读书弹琴,悠然自得。

这是一种典型的隐居生活,汉末时节,隐而不仕也是士人的一种风尚,得时则行,不得时则退而息意,面对社会动荡和人身无法保全,一部分士人自动地退居山林,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然而,“自比管仲、乐毅”的诸葛亮不是一名纯粹的隐士,他也无意于成为隐士,他来隆中只是看中了这里幽静的环境,可以静下心来读书学习。

诸葛亮没有用这个小环境来封闭自己,相反,在躬耕隆中的这段时间,他积极与外界沟通,随时掌握外部世界的任何变化,广泛的拜师交友就是他居住隆中这10年间所做的主要事情之一。

当时的荆州可以说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刘表本人又特别重视文化教育事业,他兴建学校,援引名师,博求儒术,培养人才,而洛阳残败,太学被废,刘表在襄阳设立的学业堂无疑是当时全国最好的学府,吸引了各方有志青年前来求学。

当时的著名学者有宋忠、庞德公、颍容等人,他们多年致力于延续文化和学术,形成了一个有名的荆州学派。一心致力于求学的诸葛亮,哪能放弃向他们学习的机会。

但是,一个不到20岁的青年,毫无知名度,要接近这些学者也不那么容易,诸葛亮首先得到了贵人的帮助,这就是他的亲戚庞德公,通过庞德公,诸葛亮又拜司马徽为师,并与庞统、向朗等人成为同学。

除了这些师友,诸葛亮这一时期交往的挚友还有崔州平、石韬、孟建、徐庶等人,他们经常在一起切磋聚会。

后人视诸葛亮为奇才,对他的成长过程十分好奇,对他读了哪些书、研究了哪些学问抱有浓厚的兴趣,由于年代久远,这方面的情况已经无法具体考证。

不过,《三国志》等书也有记载,诸葛亮在隆中并不是死读书、读死书,别人读书务求精通、熟练,而诸葛亮“独观其大略”,诸葛亮显然不希望自己刻苦读书只是为了成为一名寻章摘句的儒生,他读书为的是积累和思考。

如果没有在隆中的积累,没有他如饥似渴地勤奋学习,没有他广泛的涉猎和科学的读书方法,诸葛亮也无法取得后来的成就。

诸葛亮虽生于乱世,又连遭家庭变故,但命运总算还是青睐和眷顾着这个有志的年轻人,不仅给了诸葛亮隆如此安静优美的读书场所,也给了他名师的指点,还有一帮志趣相投、出类拔萃的俊才相互砥砺。

人们佩服诸葛亮的《隆中对》,如此高超的“顶层设计”不仅建立在平时大量的读书积累之上,更建立于对天下形势动态的及时捕捉和分析,这些是山村里闭门读书所得不到的。

高人开悟、贵人相助,这是一个人成功的必要条件,如果每天只关在屋子里自己去思考,显然无法成就诸葛亮这样的天才。

何谓天才?有人用智商来衡量,认为智商80到120之间叫做正常,达到130叫做超常,超过140才叫天才。

如果这样,就太简单了。成为天才靠的不仅是遗传基因,现代一般认为,除了遗传基因外,成就一个天才至少还包括个人努力、社会需求和偶然机遇促成这三大要素。

在遗传方面,诸葛亮生于虽不显赫却也传承有序的家族,有着祖先留下的良好生理基因和文化传统,从小就润泽在齐鲁文化的丰厚土壤中,让他具备了成为一个天才的良好基础。

在个人努力方面,时局的动荡,家庭的不幸,让诸葛亮比同龄人更显得成熟,战乱和流离失所增添了他的阅历,生活的不幸锻炼了他的坚强,他知道抓紧时间积累和充实自己。

更为难得的是,在纷乱的世事中,诸葛亮竟然获得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可以心无这旁鹜、如饥似渴地学习。众多因素集合在一起,加在了诸葛亮身上,是诸葛亮的幸运。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日积月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自17岁来到隆中算起,诸葛亮在此隐居学习长达10年。

可以想见,这10年里诸葛亮每一天都很忙碌和充实,他经常外出访友游学,刘备来了两次都没能见到他,并不是他刻意躲出去的,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曹操明令扩建陵园,以方便更多大臣陪陵,曹丕为何拒不执行

诸葛亮给8岁儿子的四个字,常见被挂在厅堂上,却道出了职场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