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安稳的年代,饥荒到底有多可怕?

在不安稳的年代,饥荒到底有多可怕?

在不安稳的年代,伴随着兵荒马乱的一定是黎民百姓的痛苦与灾难,无论是天灾与人祸,饥荒总会像约定好的一样降临在百姓身边,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人们的兽性就会被激发出来,当所有的食物都没有的时候,没有了理智仅仅是为了能活下去的人往往会靠食人来延续生命。身处在食物丰富的时代的我们,往往很难理解那时候的人们为何会选择吃人,我们往往凌驾于道德之上去看待这个问题,却忽略了人在极限环境下的求生欲。

北宋靖康元年,金兵在灭了辽朝后想要南下灭了宋朝,战乱纷争不断,国中粮草全被消耗殆尽,官兵和百姓都只能忍受着饥饿。因为食物匮乏而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奄奄一息着却又还想活下去的人迫不得已对身边的死人产生了为自己充饥的念头。于是他们把死去的人用粗盐腌制起来并晾晒成干,随身携带便于食用。他们把做成的人肉干“两脚羊”还根据肉质的细腻程度,将老而瘦的男子叫做“烧把火”,说明肉质老,需要多加一把的火才能达到食用的状态;年轻的妇女叫做“不羡羊”说明女子的肉很嫩,很细腻,吃起来的口感比羊肉都美味;小孩子则被称作“和骨烂”孩子的肉质鲜嫩并且谷歌并不僵硬,在制作的过程中肉与骨可以融为一体。似乎这样的称呼并没有被人们所排斥反而达成了统一,给人肉做的分类也好像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情,不由得让人心生恐惧。

吃人的现象在历史上不只发生过一次,在明代万历四十五年到四十六年间,山东地区发生了一场较大的饥荒,蔡州地区便开始有吃人肉的情况出现;清代同治三、四年间,皖南地区也有吃人肉的事情发生,这次的人肉不再是经济和食物严重匮乏所产生的结果了,到处出现的人吃人已经不足为奇了,令人震惊的是许多商贩开始直接贩卖人肉,刚开始卖三十文一斤,后来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人部》中人体各部位药用价值的内容被流传开来,人肉的价格疯涨到一百二十文一斤。但这种违背人伦道理的事情很快就因为其残忍性而被终止,但留下的阴影却无法消除。

除去人们不得已才自发性的吃人肉以外,隋朝却出现了将吃人肉作为奖励的的领导者,那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吃人魔王——朱粲。当时襄阳和邓州一带也在闹饥荒,百姓靠食人肉为生已形成了当地的风气。路过此地的朱粲见此情景不由得兴奋起来,于是趁乱起兵,为了给士兵改善生活,朱粲常常派兵捉回百姓家的幼儿蒸着吃,并且对士兵说:“世上最美的食物,还有什么能够超过孩童的肉的呢,只要中国还有人,我就不会担心没有军粮。”

后来朱粲下令,男性全部跟着军队去打仗,并让一部分手下去抓妇女和儿童蒸熟后分给士兵们当饭,每攻下一座城,朱粲就将妇女和儿童筹集起来,只要士兵们有需要,便可抓来杀掉吃肉。比朱粲更变态的还有一个人,名叫赵思绾,是五代时期的一名节度使。他很爱吃人的肝脏,经常派人抓些美女来,将女人绑在一根非常粗的木柱子上,活生生的剖开女人的肚子将肝脏取出来并现场炒熟饱餐一顿,被割下肝脏的女人未死之前的嚎叫声被赵思绾当成最动听的下饭乐,非常享受。据说赵思绾从开始作乱到最后的战败期间,他陆陆续续的一共吃掉了人的肝脏六十六副。

无论是因为饥荒还是因为变态的喜好而吃人肉,都是人伦道德上所不能接受的,人类的兽性是一种无形的存在,不断进步的我们都在用自己的理性和文明来覆盖体内兽性的存在,虽然没有吃人肉的现象发生了,但是否还在其他方面延续着呢?千人自有千种答案,就看自身怎么理解了。

知言历史|

编辑:知壹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