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胆除妖(民间故事)

张大胆除妖(民间故事)

我们村有两个能人:一个叫张大胆,二十刚出头,初生牛犊,天不怕地不怕;一个叫王大师,据说可以请得动三界神仙,攘灾驱鬼,无所不能。

这天,无儿无女的李老爹去世了。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李老爹家的外屋地(也就是厨房),成了临时的停尸房,尸身要在那里停放三天之后才入殓出殡。

张大胆和王大师都来帮忙操办李老爹的后事,也不知话头由何而起,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打起赌来。

王大师说:“你张大胆要是敢独自给李老爹守夜,守三晚,我给你磕三个响头,再也不叫王大师。”

张大胆说:“一言为定,我要是守不上三个晚上就给你磕八个响头,然后拜你为师。”

村长正为李老爹无儿无女无人守夜的事发愁呢,见二人打赌,巴不得,一起哄就成了打赌的见证人。

转眼间天就黑了,帮忙的乡亲们各自回家,连李老爹的老伴也被好心的邻居接走了。王大师和村长把张大胆送进了停尸房,把窗子插严,把门锁好,见没有什么纰漏,两个人才转身离去。

供桌上的长明灯发出弱弱的光,李老爹硬邦邦地躺在临时搭成的尸床上,身上蒙了一块黄布,这个死去多时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呢?张大胆不以为然,他四处逡巡了一遍,拿定主意找个温暖又安全的地方美美地睡上一夜。

半夜里,张大胆忽然醒来,只见长明灯的光芒忽明忽暗,接着停尸床上便传来吱吱扭扭的声音——黄布下的尸身动起来了!一会儿的工夫,李老爹瞪着眼睛坐起来,把黄布掀翻在地,直挺挺跳下床来。

李老爹的双脚像是被捆住了一般,一蹦一蹦地跳。跳一步,停下来;再跳一步,再停下来,扭过头来仔细搜寻,像是在寻找什么。这样折腾了大半天,发现厨房里什么都没有,李老爹便一蹦一跳地进了里面的屋子继续搜寻。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张大胆正心惊肉跳,鸡叫了。李老爹费力地爬上尸床,用黄布把自己盖好,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

天亮之后,王大师和村长开了锁,打开房门,只见张大胆灰头土脸地守在尸床旁,正在研究那具僵硬的尸体。

吃早饭的时候,张大胆说李老爹夜里“诈尸”,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没有人相信他的话,都说他在吹牛。倒是王大师不经意地问了句:“说得这么热闹,你到底躲在哪里呢?”

张大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看锅底坑那里又暖和又隐蔽,就把锅拔出来,钻到锅底坑里去了。本来睡得挺香,要不是闹鬼,我一觉能睡到大天亮。”

第二夜,张大胆不敢怠慢,找到了藏身之处便早早地躲起来。想到李老爹一蹦一跳的样子还真有些恐怖,因此一点睡意都没有。

午夜时分,李老爹又瞪着眼睛直挺挺坐起来,跳下尸床。

李老爹仍然一蹦一跳地四处搜寻。张大胆这回看明白了,原来李老爹的双脚还拴着红丝线,俗称“绊脚索”。据说人死之后拴了绊脚索才不会乱跑,不知怎么搞的,这东西竟然不灵光,没有把李老爹的尸身绊住……正在胡思乱想,只见李老爹已经蹦到锅台前,他像个大力士似的,腾地一下就把锅拔了出来,然后向黑洞洞的锅底坑望过去,又伸出手臂向里面摸了一圈,见里面什么也没有,就转过身去跳到另一口锅台旁,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张大胆惊出一身冷汗来,倘若昨夜这尸身也这样拔出锅来,他可就惨了。

折腾了很久都没有收获,李老爹瞪着无神的眼睛呆愣片刻,忽然直直地向张大胆的藏身之处走来。正在这时,鸡叫了。李老爹又乖乖地躺回到尸床上。

天亮的时候,王大师和村长一起来开门,带张大胆出去吃早饭。

王大师问张大胆:“昨晚,你还是呆在锅底坑里吗?”

张大胆说:“还躲在锅底坑,我早没命了。我看屋里有张苇席,就把自己卷了进去,就算这样,还差一点儿被那死鬼发现呢。”

第三夜,张大胆做好了充分准备,他弄了一盆黑狗血,还有四只带着腿骨的驴蹄子,偷偷放到李老爹的屋里。据说,黑狗血和驴蹄子可以避邪。

被关进停尸房后,张大胆带着黑狗血和驴蹄子,爬到了房梁上,像“梁上君子”一样趴下来。

前半夜照例没事,张大胆甚至还小睡了一会儿。到了午夜,长明灯闪了几下,李老爹的尸体又爬了起来。只见他双目如电,身体也好像比前两夜灵活了许多,只是仍然一蹦一跳的。围着尸床转了一圈,又把两口锅拔起来,检视一番,没发现什么,然后就直奔里间的苇席,打开来查看,还是一无所获。李老爹看起来好像很着急很生气,他又捣毁了几样东西后,终于看到了梁上的张大胆。

李老爹狞笑了一下,便使劲向上蹦,一次比一次蹦得高,同时伸出僵硬如钩的手指到处乱抓。张大胆急忙将狗血拿出来,不停地向尸身淋浇,淋了狗血后,尸身停了片刻,但是转眼又往上蹦。眼看着狗血淋完了,张大胆急了,他左右手各攥着一只驴蹄子,不停地向尸体砸,遇头砸头,遇见胳膊就砸胳膊,砸得那尸体嗷嗷直叫,直砸得尸体全失了狰狞的面目,脑袋被砸破,胳膊也被他砸断了。

鸡叫的时候,尸体已经萎靡下去,看起来是受了重创,连爬回尸床的力气也没有了。张大胆只好把尸体拖回床上去,重新盖好黄色的苫布。

等了好久,才有人来开门,原来是村长。张大胆向村长身后看,却没看到王大师。

愿赌服输,王大师想躲在家里这可不行。张大胆洋洋得意,连早饭都没吃,就向王大师家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想,三个响头,可不能躲在他家里偷偷地磕,要当着村民的面才好……来到王大师家门前,只见大门紧闭,一问,才知王大师夜里突发脑溢血,刚刚雇了车,此时正在去城里医院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