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再婚(民间故事)

老赵再婚(民间故事)

老赵和儿子小伟又吵起来了,小伟掰着指头说:“爹,您说自从俺娘去世后您哪点不顺心?求您了,给我留点脸,别折腾了行吗?”

“我折腾啥了,去婚介所给你丢人了?”

“知道就好。”小伟嘟囔着还嘴。别看老赵六十多岁,耳朵一点不背,听到小伟这话气得火撞脑门,他指着儿子骂道:“兔崽子,许你们年轻人交朋友搞对象,结了离、离了结。老人不是人咋地,不许再找老伴?”老赵越说越气,见儿子被问得张嘴结舌没词了,便“啪”的一声摔门出去了。

婚介所说白了就是现代媒婆。旧时代媒婆走东家串西家说媒拉纤,婚介所比媒婆谱大,在家坐等单身男女上门求婚登记,业务火得很,真是时代不同了。

寡妇周凤珍五十多岁,白白净净一点不显老。她在婚介所门口徘徊了老半天,正要推门,可是抬起的手又放下了。她有点发怵进这个门,总觉得背后有人交头接耳嘀咕她:“瞧这寡妇守不住了,要进门找男人,脸皮咋那么厚!”周凤珍心里像针扎一样疼得直哆嗦,推门的手又缩回来了。她委屈的泪水在眼里直打转,鼻子一酸,泪水顺脸颊流下来。她赶忙用手一抹,心想,快走,别在这地方丢人现眼了。她猛地转身和后面的老赵撞个满怀,周凤珍弄了个大红脸,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都说人和人有缘分,可这缘分啥时来谁也说不准。老赵和周凤珍在婚介所门口不早不晚这一撞,像是有人精心安排似的,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嘛!一来二去两人挺投缘,那天两人在公园见面,老赵抓住周凤珍的手说:“凤珍啊,谢谢你那天撞了我,要是撞了别人我咋办!”

周凤珍臊得满脸通红,忙抽回手说:“别老不正经,这四下里都是人。”凤珍看老赵猴急的样子,又心疼地说:“老赵你人不错,我不图你什么,只求老了有个照应。咱找个日子领了证我就搬过去。”

老赵听到这话乐得像接了圣旨一样忙不迭地答应,好好!

老赵把再婚的事想简单了,儿女的关能过得了吗?

老赵的儿子小伟一家三口。小伟人高马大一米八的个子,给人的印象是个大男人。其实他是个棉花性,在家里排在媳妇梅香和女儿婷婷后边,只能算家里的三把手。媳妇梅香精明利落,两片薄嘴唇说话跟刀子一样,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在家里从来说了算,是名副其实的当家人。

这天晚上梅香小声问小伟:“刚才爹和你说啥来着?”

“爹说,他找的老伴姓周,她说啥也不图,领了证搬过来就行。”

梅香哼了一声,“啥也不图?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全是没利不起早的主儿。瞧着吧,这房子怕不是咱的了。”

小伟愣怔半天,问梅香:“那咱咋办?”

“咋办?为啥不住姓周的那边去!”

“那合适吗?”

梅香听了这话,气得伸手拧住小伟的耳朵说:“你自己先觉着不合适了,真是废物。你明天摸摸姓周的家里情况,回来告诉我。”

别看小伟在梅香面前没地位,可是搞跟踪侦察还挺在行。晚上小伟告诉梅香,姓周的叫周凤珍,有个女儿叫丁翠翠,在市塑料一厂上班,现在和周凤珍住一起。梅香听到这话一拍大腿说:“瞧好吧,这次我让她丢人加现眼。”

梅香要找丁翠翠,让周凤珍在塑料厂出丑,让她知道赵家不是那么好进的。

梅香真会找地方挑时候,在塑料一厂大门口拦住了上班的丁翠翠。

丁翠翠疑惑地看看梅香问:“大姐找我有事?”

梅香见翠翠圆脸庞,外加一对笑眼,两片厚嘴唇微微向上翘着,心想,这女人好打交道。愣神之中见翠翠正微笑看着自己,于是故意提高嗓门大声说:“对,我是为你娘的事来的。你娘能不能别再缠着我公爹,啥岁数啦,要脸不要脸!”

梅香越说声音越大,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翠翠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了,这人咋这么没文化呢,糟蹋老人也不怕报应,想发作说她几句,又想,开始自己也反对娘再嫁人,现在人家反对也很正常。想到这儿,翠翠便心平气和地说:“大姐,老人能找到心心相印的老伴,彼此照顾要比子女周到,这样有多好!”

“说得轻巧,咋不让他们到你那儿去住?”

“好哇!我现在住一间小单元,他们来了咋住?咱两家要是换换房的话我愿意孝顺他们住一起。”

圍观的人七嘴八舌分成两派,有的说儿媳妇说得对,老人啥岁数了还能活几年,别再给儿女们找事添堵啦!另一派可不这么认为,反问道,在场的谁没老的时候?这闺女说的都是老人心里话,儿女再好也比不上老伴。说完,那人用眼斜愣梅香一下接着又说,儿媳妇要是真孝顺就该换房。

梅香见围观的双方越争越激烈,听有的话茬质问自己。在人家门口捡不到便宜,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梅香分开众人向翠翠丢下句话,“想得美做梦去吧!我还有事没空跟你嚼舌头。”说完就溜了。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梅香后悔不该去找翠翠。都是自己的臭嘴没事往房子上瞎说,真要提醒了他们换房,那继承房产的事就泡汤了。想到这儿,她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不行,得赶快回去摸清公爹他们的打算。

聪明活泼的婷婷撅着小嘴问:“妈妈,你答应星期天去儿童乐园,不许有事情,说谎不是好孩子。”

“乖婷婷,妈妈和爸爸有事儿,让爷爷带你去儿童乐园好吗?”

“好好。”

“可是你要答应妈妈一件事情。”

婷婷歪着小脑袋问:“什么事情?”

梅香趴在婷婷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后,又亲亲婷婷的小脸蛋说:“妈妈刚才的话和谁也不许讲,知道吗?”婷婷不明白为什么,可还是认真地点点头。

人都有隔辈疼的毛病。老赵在公园看婷婷像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心里疼爱得不得了,就对坐在旁边的周凤珍说:“啥叫幸福?这就是幸福。”说着又借机往周凤珍旁边凑凑。

周凤珍忙往一边躲了躲,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接着把梅香找翠翠的事说了。

听到这话,老赵噌地站起来:“真是反了她了。”

这时,婷婷跑到他们跟前,眨着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问:“你们怎么了?”

“小孩别打听大人的事。”

婷婷撅起小嘴说:“不说我也知道,爷爷生气了。”说完又跑走了,一会又跑回来了趴在爷爷腿上听贼话……

老赵做梦也没想到他在家里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更想不到他和凤珍商量的事,儿媳妇知道得门儿清。这要是打仗就是泄密,不输才怪呢!

说起来也怪老赵脾气拧,想让全家在饭桌上认可周凤珍。那天老赵在庆丰楼安排周凤珍和全家见面,没想到刚进饭庄就闹了个不痛快。

当时小伟一家刚到,见到周凤珍双方都有些尴尬。这时老赵迎过去抱起婷婷说:“婷婷今天真漂亮。”说着抱着婷婷来到周凤珍面前:“叫奶奶。”

婷婷抱住老赵脖子,趴在耳边说:“奶奶长的不是这样。”

老赵一听,扑哧乐了:“婷婷变得漂亮,奶奶也变呀!”

婷婷点点头叫:“奶奶。”

“哎!”周凤珍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接过婷婷亲亲脸蛋说:“婷婷乖。”

老赵又转身向小伟和梅香:“你们也都叫娘。”

小伟一脸苦笑不言声,梅香瞪着大眼不说话。

见说话不管用,老赵脖梗子上青筋蹦得老高,大声问:“咋的,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 小伟和梅香全变成了哑巴,任老赵咋问就是死鱼不张嘴。气得老赵拍着桌子指着他俩:“叫不叫今后她也是你们的娘。”

老赵突然一阵急促的咳嗽,喘了半天后才断断续续地说:“和你们在一起要……要……气死我,换……换……换……房。”

梅香这回忍不住了,指着周凤珍说:“叫你娘?呸!你哪点像当娘的样?你就是个害人的扫帚精。你惦记的事没门,说一千道一万我不搬家,你们拿我咋办?”

老赵气得直哆嗦,指着小伟喊:“给我揍她,揍她。”

“爹,我……我……”小伟摇摇手,身体趔趄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周凤珍看这情景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啥滋味都有。她是长辈,能和晚辈一般见识吗?今天全家都在场,同儿媳妇闹翻了,老赵的面子往哪搁?现在吵翻了以后咋一起生活?这一桩桩一件件难死她了,难道这就是自己以后的再婚生活?想到这儿,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噌地站起身,双手捂着脸跑出了饭庄。

老赵再婚闹到这地步咋办?周凤珍经过饭庄的事后也想打退堂鼓。老赵急得在周凤珍面前起誓许愿,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外面租房还不行吗?

到底凤珍心里对老赵已有了感情,也就应了老赵,在外面租房住在了一起。

一天晚上,富强小区外警灯闪烁。有人拨打110,举报富强小区一号楼302号有人嫖娼。当片警老王敲开门时,只见老赵惊异地问:“警官同志,您有什么事?”

老王上下打量了老赵一阵后,亮出警官证说:“有人举报这里嫖娼。” 接着不容分说推开老赵进了屋。

老王是老警察,啥事沒见过。拿着两人的身份证在屋里转了一圈便明白了七八分,便说:“你们二位是再婚吧,登记了吗?”

老赵听这话茬,赶忙把不得已租房的苦衷说了。

老王听了拉着老赵到一边,小声交代说:“这样不领证在一起属非法同居,登记又可能产生和子女的财产纠纷。这种现象不少。”

老王吸了口气,看看老赵接着说:“可是有人举报,我们就要管。所以你们……”老赵听出警察的意思,忙接过话说:“明天去登记,明天去。”

老赵和凤珍办了手续。可是从110事件以后他俩成了名人,走在街上总有人戳戳点点。加上登记以后小伟和梅香为房子的事三天一吵两天一闹,老赵精神受了刺激,人变得木呆了,眼神总是直直的,心里像有很大委曲。

周凤珍攥着老赵的手抹着眼泪说:“老赵,我要不撞你多好。”

老人的愉悦心情是个防病墙,无数老人粗茶淡饭照样活到百岁,为啥呢?天天快乐儿女孝顺。老赵相反,大病小病全来了,没两年就走了。周凤珍哭得死去活来,可有啥用。周凤珍生活又回到了原点,还是独身一人,不过多了一顶“命中克夫”的帽子。

你说这叫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