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熊孩子最终都死在了你的“不计较式”教育里!

每一个熊孩子最终都死在了你的“不计较式”教育里!

继“90后”这一特指一个人群的词后,又出现了一个特指另一个人群的词,“熊孩子”。

不得不说,在我们说出这些词汇时,确实是带着贬义的意思,而现在,熊孩子“犯案”次数也是逐渐上升。

2018年5月,东莞一名7岁大的熊孩子,在餐厅就餐时玩餐桌上的转盘,导致装满开水的水壶倾倒,烫伤了和父母一起吃饭的朋友,并致对方十级伤残。

2018年3月,一名熊孩子因为看到电视上的孕妇摔跤会流产,他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会流产,所以在怀孕亲戚身后猛推对方。

2016年4月,一名安装工人正在墙外高空作业打钻,8楼有个小孩在看动画片,嫌屋外的声音太吵,用刀将安全绳割断。

甚至有熊孩子,因为贪玩,将自己的头卡在护栏里拔不出来的。

其实很多熊孩子之所以“熊”,是因为父母心软,溺爱。

作家毛南曾经感慨道:“孩子犯了错,不敢打、不舍得打,是大多数父母的常态,哪怕错误已足够严重,在父母眼里,依然无关紧要。”

很多父母都有一个能永远用下去的借口:他还是个孩子,别跟他计较这么多。

你的“不计较”教育,其实对孩子是一种慢性谋杀!

有很多人喜欢以国外父母的教育方式作为例子,说国外的父母和老师从来不会打孩子,他们更倾向于和孩子做朋友。

但有专家提出,孩子会犯错的原因,就是父母没有做好榜样。

国外真的不存在“打孩子”这一说吗?

世界上明令禁止体罚孩子的国家并不是很多,只有11个,其余的都或明许或默许。

在新加坡,如果孩子犯了严重错误,是会被当中实施鞭刑的。

当然,我们不鼓励体罚,但适当的惩罚,是能够让孩子知道什么是规矩,同时也能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教育从古至今都掺杂着痛苦,我们要让孩子从小知道,什么是对错。

中国的近代大师胡适,就从性格,处事原则,待人接物等方面告诉我们,什么是好的教育。

他的母亲对他非常严厉,如果做错了事,母亲就会用极其严厉的眼神盯着他。

母亲不会当着大家的面打骂胡适,但一定不会就此让错误过去。

母亲会把胡适喊到跟前,关上房门后,将错误一一列出来后,会对胡适进行体罚,而在这过程中,胡适是不被允许哭泣的。

后来胡适说道,“我在母亲的教训之下度过了少年时代,受了她极大的影响。我在十四岁的时候离开了她,在这广漠的人海里独自混了二十多年,没有一个人管束过我。”

这番话,不仅体现了胡适母亲在他少年时代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进一步说明,进入社会之后,是没有人再来管教你的孩子了,如果你现在不管,孩子以后受到的就是惩罚了。

大家都知道,孩子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如果只是严厉的教育,就会留下心理阴影,承受不了打骂才是真正有问题。

如果每个家庭都对孩子溺爱,不付诸教育,那么孩子长大后就会成为无规无矩的利益主义者,这是社会真正地最大悲哀。

戈尔丁说:一个孩子,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教育和制止,在没有制度约束、惩罚机制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出野蛮的举动,生物性中的恶便倾泻而出,并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父母最重要的任务,是帮助孩子建立健康的完整规则体系,让孩子明白,犯严重错就会受到惩罚。

大家都非常喜欢的韩国三胞胎,大韩、民国和万岁,他们的爸爸也巧妙运用了与胡适母亲相似的教育方式。

我曾经在节目中看到,三胞胎在家里争抢玩具或是发生小矛盾,小争执的时候,他们的爸爸都会带他们到房间里,严肃问清楚事情来龙去脉。

并不会因为在录制节目,或是家里有客人在,就忽略他们犯下的错误,爸爸要让他们从小就明白,无论何时何地,犯错误都是会受到教育的。

这并不会因为有第三者在,或环境不方便而“放你一马”。

但不得不说,当下的父母,最热衷于的就是“谋杀”孩子,他们都以为溺爱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殊不知,溺爱换来的只是社会一次又一次的惩罚!

2018年4月,在四川的一辆公交车上,一名7岁男童因为贪玩,爱打闹,用脚踢了一名男乘客。

没想到,这位男乘客也不是好惹的,他顿时爆发,拎起男童,再将其摔倒地面,然后对男童的头部连踩三脚,男童当场瘫软。

2018年3月,一位母亲带儿子到火锅店吃饭。

儿子到处跑跑看看,几次去骚扰正在吃螃蟹的邻桌,甚至直接伸手去抓邻桌的螃蟹,后来被对方甩开手后,儿子生气地动手打了这桌人好几下。

结果当然是,儿子被对方回打了。

暂且先不说这两件事的后续,但我们能从中得知的是,现在不好好教育孩子,迟早有一天,会有人狠狠替你教育。

其实父母平时在孩子犯错后,可以适当给出一些惩罚,让孩子知道,做了不对的事情,是会受到惩罚的。

比如,在孩子犯错后,让孩子帮父母做一些家务,帮父母买东西,又或是给家里的宠物洗澡等等。

如果孩子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变得暴躁,就可以让他们先去画画,冷静下来后再和他们讲道理。

作为父母,应该要舍得让孩子体验教育的苦与乐,毕竟这是漫漫人生路的必经阶段。

如果一味让孩子体验快乐,那以后总会有人狠狠地让他体验痛苦。

-END-

作者 ▎FRIDAY

设计 ▎Gerry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