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借债的故事

鬼借债的故事

明洪武年间,山西有一个叫张成张员外的富户,拥有土地千顷、两个缎绸庄和一个当铺。此人虽家财万贯却为人仗义,喜好结交朋友。

话说这日张成正在街上闲溜达,忽听前面人声嘈杂,只见当地出了名的泼皮无赖罗二正指使他的家丁在追赶一貌美的年轻女子。这罗二仗着他妹妹是皇上的嫔妃,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张成早就对此人看不惯,他拦住家丁道,“罗二爷,众目睽睽之下你强抢民女难道就不怕犯了王法吗?”

罗二嘿嘿一声冷笑,指着那个女子,“这小娘子偷了我店里的东西,我难道不该抓她回去问个清楚?”

那女子急了,道,“他胡说!俺爹的衣裳破了,刚才俺是去他店里买了一卷线,谁想往外走的时候他挡住俺动手动脚不让俺走,大爷您一定要相信我啊!”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只是害怕受到报复不敢多言。

张成说,“不就一卷线嘛,我陪你就是,何必要劳师动众。”说完就从袖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罗二。

罗二一抬手将银子打翻在地上,无理道,“偷了东西赔几个臭钱就想了事嗼?没门!你们几个狗奴才傻站着干嘛,快给我把人带回去!”

那几个家丁像一群疯狗一样扑过来。张成还想理论,早被两个家丁推到地上,眼看着那女子就要被他们抢走,这时突然就听一声断喝,“住手!”

众人望去,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汉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张成细看,此人仪表堂堂,三十多岁,身长足有七尺,紧身衣褂,头戴一条青色方丝巾,腰挂长剑,一看就是练武之人。罗二道,“哪里来的野种!给我打!”

罗二话一出口,两个家丁便一齐扑过来,就见那汉子一伸手一蹬腿,“呯”“啪”,两个家丁已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时另一个家丁“唰”地抽出佩刀,对着汉子的胸口就刺过来。只见那汉子既不躲也不闪,待到那刀尖快抵身时,他伸手轻轻向外一拨,顺势便捏住了家丁的手腕,只一用力,刀“咣当”掉在了地上,再一用力,就听“咯吱”一声,那家丁的手腕已被折断。

“好功夫!”众人一齐叫好。

罗二见势不妙,说了一句,“你等着!”便一溜烟地撒腿而逃。众人哈哈大笑。

被救女子上前千恩万谢施礼,那汉子还了礼就要走,张成一把将他拉住,道,“好汉留步,在下张某愿邀英雄到舍下喝杯水酒,不知肯否赏脸?”那好汉见张成也是仗义之人,当下答应。

在张成家里,两人推杯换盏甚是投缘。原来好汉姓杨名义,在山东登州府开了一家镖局,此次是专门押镖而来。两人越谈越高兴,都有结拜之意,于是张成大杨义三岁为兄,杨义为弟,两人焚香叩拜结为金兰。临别之时,张成将自己非常喜爱的、绣着一朵大红牡丹花的鹿皮钱袋作为礼物送给杨义,那杨义也将腰间的爱剑回赠张成。两人相拥而泣,恋恋不舍。话说那泼皮罗二自从被张成和杨义搅了好事一直怀恨在心,他听说二人已结拜兄弟就更加恼怒,只是那杨义早已返乡他想报复无奈鞭长莫及,所以就绞尽脑汁想算计张成。

这一天,张家当铺走进来一个疯疯癫癫的年轻人,一进门就从怀里掏出一块破布团递到柜上。当铺老掌柜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这是一颗有核桃般大小的夜明珠,白色中微微泛黄,光泽圆润晶莹剔透,真乃世间少有之物!老掌柜战战兢兢问,“客官,您要当多少银两?”

那人说,“一两银子吧。”

“什么,一两?”老掌柜认为自己听错了。

“要不……一钱也行啊,反正一块破石头放在家里也占地方,换俩钱花花也好。”那疯人说。

老掌柜惊了半天,终于明白碰上了个傻子,就问,“死当活当?”

傻子说,“死当。”

老掌柜心里欢喜得要死,赶紧给了他一钱银子了事。那傻子乐乐呵呵的拿了银子走了。

傻子一走,老掌柜赶紧把这颗稀世之物拿来给张成看。张成仔细一看也吓了一跳,他埋怨老掌柜不该亏待那傻子,就要去追赶。可那人又不认识,到哪里找?无奈只得放下了,嘱咐老掌柜,如果那人再来定要告诉他,也好将此夜明珠还给人家。

是夜,张成在外喝了酒正一步三晃地往家走,突然就听有人喊,“哥哥慢走。”

张成抬头,就见杨义站在眼前,穿着打扮与上次一样,只是模样稍有些模糊。张成欢喜道,“贤弟是你啊,几个月不见,想死哥哥了!走,快到家里坐坐。”说完就要去拉杨义,杨义忙摆手,道,“今夜太晚就不打搅了,现愚弟有一难事求哥哥帮忙,望能成全。”

张成说,“贤弟客套了,有甚事快请说。”

杨义说,“是这样,前些日子我押了趟镖失手了,现人家找我要债可我一时又凑不够忒多的银两,所以想请哥哥帮忙渡过难关,但不知哥哥是否方便。”

张成说,“不难,还差多少银两?”

杨义说,“一千两。”

张成说,“巧了,我身上正好有一千两银票(那时称大明宝钞),本打算明日里去进批货,你先拿去急用吧。”说完将银票递给杨义。

杨义说,“哥哥请放心,三个月后定当归还。”

张成说,“贤弟遭此劫难,为兄理当竭力相助,谈归还岂不见外了!”

杨义道了声谢,然后扭头急匆匆地走了。

第二天天刚亮,张成正要出门,就听“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还没等张成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大门就被踹开了,一群衙役涌进院里,二话不说就将张成捆绑结实。这时知府申不通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对张成道,“张员外,你可知罪吗?”

张成说,“申大人,在下不知所犯何罪,还望大人指点。”

“哼,给我搜!”申知府一声令下,众衙役疯狗般冲进屋内大肆翻找,吓得几个佣人纷纷躲到一边。一会儿工夫,一个衙役手捧着那颗夜明珠出来,“大人请看。”

“张员外,这是什么?”申不通问。

“夜明珠。”张成老老实实回答。

“哪里来的?”

“昨天有人在当铺当的。”

“当了多少银两啊?”

“只当一钱。”

“呵呵呵,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张员外,如此价值连城的宝物只当一钱?你骗鬼吧?!告诉你,前几天皇宫里进了贼,不少御用宝物被盗,其中就包括这颗夜明珠!你分明是勾结贼人买赃销赃,现物证确凿你还有甚话可说,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