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诱骗盗墓锒铛入狱,习得玄门相术,他出狱第一事是回到坟墓

被同学诱骗盗墓锒铛入狱,习得玄门相术,他出狱第一事是回到坟墓

改变自身命运这事咋听起来很是玄乎,杨辰一开始也并不是很相信。

毕竟命天注定,若要改命,那岂不是要逆天而行。

但许老头却用了一个生动的说法,让杨辰对于改命这事清晰明了起来。

用许老头的话来说人之气运,虽然从一出生便已注定,但却不代表不可改变,而这改变则是新生,就好比流水随河道流动,从一而终,不可逆转,但若在河道一侧另辟河道,那流水的命运则已改变。

是为新气运。

这也就是说,虽然杨辰被判无期徒刑,但却亦可通过改变气运,结束这段不好气运。

而许老头的玄门之术则正好可以做到这开辟新气运的事情。

在经过自己并没有将入狱前的事情,告诉许老头,许老头却能不差分毫的推算出来,并且听到这番说法之后,杨辰对于开辟新气运的事情,已然有了浓厚的兴趣,是以,便拜许老头为师,学习风水玄学。

杨辰也对既然许老头拥有逆天改命的能力,却自己为什么会坐牢的事情,感到不解,问过许老头。

对此许老头只是对他说,凡事都具有两面,他虽是玄门中人,能推算过去未来,懂得风水玄学,但在这之间却也是种下恶果,不知拿捏尺度,道破了天机,以至于遭到天谴,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因果报应。

再加上有恶人从中作祟,他这牢狱之灾却是怎么也免不了。

是以入狱之后,他便发誓,不再展示玄学气运之术,以求原谅。

但他最后自食誓言,破例收杨辰为关门门徒,却是那晚得知自己大限已至,种下的恶果最终难以逆转,将命不久矣,却又不甘师门绝学在他手上失传,是以,才收杨辰为弟子,将一身所学《天道神学》传授给杨辰。

果不其然,在他收杨辰为弟子一年之后,他便因病去世。

而在许老头去世之前,也知道了许老头的一个秘密,那就是许老头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只有六十来岁,但实际年龄却要超过两百岁,只是因为低调,而用特殊手段掩盖了这真实年龄而已。

得知这事,杨辰感到震惊,却也更加努力学习玄术,希望能够早日出狱。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杨辰用了七年时间终于完成了新气运的改变,走出了监狱。

而那肥胖狱警则成为了杨辰旧气运的替代者,在杨辰出狱之后,便去替代杨辰坐牢。

这也就是为什么肥胖狱警在听到杨辰最后一句话时,会变色的原因。

“许老头你在传授我天道神学时,就特意说过,让我心要正,切勿以此术行恶事,还需多做善事,那肥胖狱警虽然命运之中并无牢狱之灾,但其不仅贪污受贿,还做出各种害人之事,我让他代替我坐牢,虽然有些残忍,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不然谁知他以后还会做出怎样伤天害理之事。”

杨辰在心中说道。

他对于让肥胖狱警入狱,并不觉得不妥。

不过他以后也必定会谨记许老头的教导,将这一身能力用在正途的,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

不然的话,他就算死了,也愧对许老头。

在清理了下许老头的墓地之后,杨辰便坐车向家而去。

公交一路行驶,杨辰看着窗外的景象心里不由感慨万千。

丰城本是一处位置偏僻的县级市,无人问津不说,更是落后破烂。

典型的鸟不拉屎的小地方。

但没想到仅仅是过了七年时间,变化却是日新月异,这丰城虽然还是以前那个县级市,但一眼望去,各大街道却是变化其大,高层楼房盖了一栋又一栋,泊油马路宽上见宽,马路上各式汽车更是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尤其在看到街头一处招牌上,更是写着丰城是一座风景独好,文化底蕴深厚的旅游城市。

这林林总总,都让杨辰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好在以前的都已过去,既然现在已经出来了,那就要好好生活,好好享受这世上的一切。杨辰在心里这般安慰了下自己,心底的阴郁也消失不见。

“爷爷,凌浩,你们快看,那就是四海王墓陵!”

正当杨辰思绪游离的时候,一道清脆响亮如银铃般的声音在车内响了起来。

说话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小女孩。

她容貌清秀,脑后扎着两束马尾辫,很是可爱的样子。

此时小女孩看到车窗外一张关于四海王景点的大型海报,不由雀跃对身边的人雀跃道。坐在她身边的是一名老者和一年龄与她相仿的少年,他们三人都作休闲打扮,想必是到丰城这来旅游的。

不然本地人也不会对这天天能看到的四海王海报,如此感兴趣。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当杨辰在听到那四海王陵墓时,神情却变了一下,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丰城之名取丰饶之意,之前我还有所怀疑,现在身临其处,果然如此,就这一个四海王墓便可支撑起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了。”这时那老者目光同样落在车窗外的海报上,笑道。

看他言行举止,颇为儒雅,想来是那种对文化有所研究之人。

老者开口之后,那青年附和笑了笑,然后目光看向小女孩,笑着说道:“雪儿,你不是一直想来丰城玩吗,现在可来了,等下午我们就去四海王墓陵玩玩,不过你对于那四海王的事情可又知道多少?”

“这我当然知道。”

小女孩闻言,微微抬头,露出得意之色说道:“凌浩,我就知道你想考我,不过这可难不倒我,嘿嘿,四海王是战国时期秦国的大将,但因秦皇焚书坑儒,而失去了大部分关于四海王的信息,以至于人们不知道其具体名号,但后世之人却不愿让这四海王消失在历史河流当中,所以便依靠着四海王帮秦皇征战四海,骁勇善战的事迹,将其取名号为四海王,如此,这四海王也便在民间当中流传下来。”

关于四海王这段事迹,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文献中,都有记载,是较为平常的事物,那凌浩自然能够知道这点问题难不倒小女孩。

是以,在听到小女孩雪儿的回答后,也十分赞同的笑了笑。

然后又露出丝丝狡猾的笑意,再次考道:“呵呵,雪儿,没想到你对这四海王还真是挺了解的,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雪儿,既然你知道四海王是秦皇的手下猛将,可又知道四海王是怎样去世的?”

“嘿嘿,凌浩,这下你又没考倒我了,根据各种文献记载,这四海王是在沙场战死的。”听到凌浩的问题,雪儿想也没想,回答道。

她虽然年龄不大,但在来时,特意查阅过一些关于四海王的资料,所以这些问题她也是能够回答上来的。

不过在回答完之后,却见凌浩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由让雪儿为之错愕了一下:“怎么,凌浩,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雪儿,你说得对,也不对。”

凌浩有意在雪儿和老者面前出风头,此时故弄玄虚笑道。

雪儿这下彻底傻了,那双明亮的大眼眸中透露着浓郁的疑惑:“凌浩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爷爷,我说得不对吗?”这最后一句话是问身边老者的。

老者对于雪儿两人讨论这问题觉得很不错,便笑笑:“你还是让凌浩告诉你吧。”

“嗯,那既然穆爷爷你发话了,那我就献丑了。”凌浩等得就是老者这般关注的话语,此时点头,故作谦虚的笑着说道:“雪儿,我之所以说你对也不对,那是有原因的。”

“因为那四海王的确是战死沙场没错,但让他殒命的不是敌人,而是秦皇。”凌浩说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是秦皇杀死四海王的?”雪儿诧异道。

凌浩的话语就像是一颗炸弹般让她心情难以平静:“资料上不是说,四海王是秦皇手下的头号功臣吗,既然如此,秦皇又为何要杀他?凌浩,你不会是蒙我吧?”

那双乌溜溜的眼眸转了转,对此表示很质疑。

“呵呵,雪儿,有穆爷爷在这儿,我怎么会蒙你呢。”凌浩笑道:“事实的确如此,你接触这段历史时间不多,看的资料也仅仅是一些表面资料而已,也难怪会说错,雪儿,四海王是秦皇手下头号功臣没错,但你难道没有听过功高盖主这个成语吗?”

“凡事都有双面性,有时候功劳能够带来荣耀没错,但却也会带来杀身之祸的,尤其是像秦皇这般心胸并不宽敞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说,秦皇因为害怕四海王名声盖过他,所以他才设计杀害了四海王?”雪儿似懂非懂问道。

“嗯,没错,而且不仅如此……”

凌浩点头,从身边背包中拿出一份关于四海王墓陵的图片,说道:“那秦皇不仅是杀了四海王而已,而且还因为担心四海王死后会找他寻仇,所以表面上将事情的真相掩盖了去,特地以四海王殉国,而为其厚葬,但其实其在四海王的墓室当中却布下了阵法……”

“雪儿,你看图片中,这秦皇是以悬棺之葬的方式埋葬四海王,并在其身边活葬了数十精兵,这是为了压制着四海王的灵魂,要其永不超生。”

“嘶……”

凌浩话音落下,雪儿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不光是雪儿,车内一些因为无聊而在听凌浩讲解的人,同样如此。

尽管他们当中有一些本地人,或听过这些事迹,但此时再次听到,心中仍然觉得这秦皇残忍。

生前过河拆桥也就算了,死后更是不愿放过,不让对方超生,这手段难道还不残忍?

为此一些人都忍不住愤怒的骂了出来。

“哼,这秦皇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四海王为他打下江山,他不好好感恩,还这般忘恩负义,做出这般丧尽天良之事,哼,可恶,实在是太可恶!”

雪儿的心情也不禁因此而低沉许多。

“呵呵,雪儿,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自古以来帝王者无不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之人士,世间本无对错,错的只是那与人不符的三观原则而已,站在那秦皇的角度上想,他这般做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天下,也无可厚非,事已如此,你也不必太愤怒了。”

这时,那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老者捻着胡子,对雪儿和蔼笑道。

“可是,那四海王太可怜了,爷爷!”雪儿不甘道。

少女总是有着伤春悲秋之情怀,此时雪儿说着,那明亮的大眼睛却是眼眶通红,忍不住浮现了一层薄薄雨雾,像是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这模样让老者和凌浩都是一愣,然后忍俊不禁的大笑起来。

雪儿见状,气得狠狠跺脚,也不知道是因那秦皇生气,还是因老者青年笑话自己,或者是气自己如此不争气,因一段历史往事而如此悲伤,再或者三者都有,女儿心性总是如此难以琢磨。

“凌浩,你这次表现不错,没想到你这次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功课,如此用心,若事事如此,以后成就定然不低。”老者对凌浩夸奖道。

刚才凌浩所讲之事,老者自然也是知道,但却没想到凌浩也能知道这么清楚,不由对凌浩多了些许好的印象。

看来这次出来采风,也不是毫无收获的。

“穆爷爷你太夸奖我了,我也是因为对这些事情颇感兴趣,所以才能有这么多了解的,不过主要还是受穆爷爷你的启发教导,若不是穆爷爷你的话,我又怎会如此。”

得到穆老的夸奖,凌浩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但表面上还是表现出一副谦虚模样说道,还不露声色的拍了一记马屁。

“呵呵,感兴趣才好,世间之事,只有先有兴趣,那才将其做好,学问更是如此。”穆老笑道。

对这凌浩的印象更加好了几分。

凌浩见状,自然又说了一些类似穆老教导的是,小子必将铭记于心的话,这让穆老很是受用。

只是这时,杨辰的声音却从人群中响了起来:“拿胡编乱造来说学问之事,这样真的好吗?”

本文来自《天道相师》,欢迎关注我们,点击下方,免费试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