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民间故事)

讨债(民间故事)

来喜的脾气有点犟,十来岁时就犟得可以。有一次上课时,老师点名让他用“和”字造句,他立起身来回答道:“我爹和我娘是两口子。”同学们轰的一声笑开了锅,老师也笑出了两眼泪水。来喜没笑,很严肃地问道:“老师,我造的句子不对吗?”教师说:“对,对”。来喜说:“对,你还笑什么?请老师给我打分!”老师给他打了99分。来喜说:“你为什么扣我1分?”老师说:“你造的句子不高雅,太俗气。”来喜说:“你还没教给我们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俗气,我造的句子没毛病吧,要不咱们问问校长去!”

老师见他很认真,很固执,就给他打了100分,来喜这才坐了下去。

春去秋来,来喜渐渐长大了,如今已经娶了媳妇,有了儿子。他个头魁梧,眉眼英俊,敢于上山打虎下海擒龙,只是脾性未改:没道理的事情他不干,凡是觉得自己有理的事一定坚持,而且一定坚持到底。

农历六月,来喜种在村南的西瓜成熟了。太阳一照,光芒闪耀;风儿一吹,瓜香扑鼻。来喜早在城里打听过了,今年西瓜行情好,每斤8角钱,还是供不应求。来喜种了5亩瓜,估计能卖一大笔钱,因此他在夜里做梦的时候,往往是欢天喜地地一张一张数票子,数着数着就笑醒了,笑醒了就高兴得手舞足蹈。来喜对媳妇说:“对不起,我不能每天晚上都守着你,我得到村南看瓜去。其实那不是瓜,那是票子!”

来喜在路边搭起窝棚,把他的西瓜看护得很紧很紧。他还在瓜田旁边竖起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八个大字:闲杂人等,勿入瓜地。

这天上午11点左右,村主任陪着周乡长,大汗淋漓地来到了来喜的窝棚跟前。村主任看了一眼牌子说:“来喜,周乡长到咱们村检查工作来了,我们算不算闲杂人等?”

来喜说:“不算,你们都有工作,当然不算!”

村主任领着周乡长长驱直入进了瓜田。村主任又拍又捏,在瓜的海洋中挑中了一个又圆又大的西瓜。村主任用脚轻轻一踢,那瓜便从瓜蔓上跌落下来。

村主任说:“好瓜,好瓜!”伸出拳头就要开砸。

来喜急忙拦住村主任说:“村主任,还没过秤呢,你急什么?我这里有秤!”

村主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递给来喜一根烟。

来喜不要那根烟。来喜说:“你也没问我价钱呀?我的西瓜8毛钱一斤,咱们是亲兄弟明算账,省得谁再打反悔!”

村主任和周乡长当下吃的那个瓜是16斤,12块8角钱;村主任又给周乡长带了两个瓜,一共24斤,19块2角钱;总计40斤西瓜,32块钱。来喜说:“把那个零头抹了吧,村主任你给我30块钱。”村主任说:“谢谢,谢谢!今天我身上没有带钱,明天我再给你钱。”

第二天村主任没有给来喜钱。第三天村主任没有给来喜钱。过了10天村主任仍然没有给来喜钱。一个月过去了,村主任还是没有给来喜钱。

村主任不给钱,来喜就朝村主任要钱。第一次是在街面上要,村主任说钱在家里放着,回头再给你拿;第二次是在村主任家里要,村主任说钱在媳妇手里攥着,媳妇不在家,想拿钱也拿不出来;第三次是来喜朝村主任的媳妇要钱,村主任媳妇说冤有头债有主,我又不欠你的钱,你是不是穷疯啦?一下子弄了来喜一个大红脸!第四次再要时,村主任给了来喜10块钱;第五次给了5块钱;第六次村主任不认账了,村主任说:“来喜,你有完没完?你的瓜钱我早已经给清啦,怎么还朝我要钱?”来喜说:“你要了我30块钱的瓜,给了我15块钱,怎么能说给清啦?”村主任说:“你那30块钱的瓜周乡长连吃带拿要了一多半,那15块钱你朝他要去,我已经多给你钱啦,我够仁至义尽高姿态啦!”来喜说:“村主任,那是你巴结人家周乡长,是你请周乡长吃瓜,是你送给周乡长两个瓜,是你答应给我瓜钱……”

村主任恼火了,因为跟前围着许多人,村主任想发脾气而没有发脾气。村主任笑着说:“赵来喜,你别和我耍犟脾气,我知道你本事大,会造‘我爹和我娘是两口子’的句子!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看着办!”

村主任抬腿走了。来喜想追上去拉住村主任,可是乡亲们把来喜拦住了。

有人劝来喜说:“算啦算啦,15块钱不是什么大数目,只当丢了一个瓜,便宜小偷啦。”有人劝来喜说:“别要啦别要啦,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方便了村主任,村主任会给你更大的方便,怎么说也是他比你有权。”有人劝来喜说:“忍了吧,忍了吧,你千万别去乡政府朝周乡长要钱,村主任最怕周乡长,你一要,村主任脸上搁不住,他会加倍报复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有人劝来喜说:“吃一堑长一智,总结经验接受教训,以后心眼多一点,警惕性高一点……”劝来劝去,没有一个人支持来喜再朝村主任要那15块钱!

来喜在心里想:你们不让我朝村主任要钱,我还非得想办法把钱要回来。我的瓜,我为什么不要钱?

话说过了夏天,到了秋天;过了秋天,到了冬天。进入腊月的时候有消息传出来,周乡长高升了,要调到县里担任副县长,年前就要走马上任。腊月初八来喜到乡里赶集,回来之后就跑到了村主任家里。来喜先把15块钱交给村主任,然后坐下来抽烟喝茶,脸上笑嘻嘻的。

村主任说:“来喜,你给我这15块钱是什么意思?”

来喜说:“我今天在集市上碰见了周乡长,周乡长很高兴,说他要到县里工作了,他很感谢你对他的帮助和支持。他说那次吃瓜应该他请你,因此他给了我30块钱,我当然要把这15块钱退给你!”

村主任笑了。村主任说:“难得周县长这么抬举我,我怎么能让他请我吃西瓜?以后我还得请他帮我办事哩!来喜,我马上给你30块钱,你把周县长的钱给他送回去!”

来喜说:“我不去,要送你去送,跑路我不怕,我怕挨批。人家是县长,我怕周县长说我不会办事。”村主任硬把30块钱塞到来喜兜里,给来喜拱拱手说:“来喜,这样的事情你去比我去更方便,你出面比我出面更合适,算我求你了行不行?”村主任使劲把来喜推出了屋门,推出了院门,推到了街上。

周乡长到县里上任那天,村主任特地赶到乡政府送行。他问周乡长那30块钱收到没有?周乡长说哪30块钱?他说来喜送回来的那30块钱,周乡长问哪个来喜?他问周乡长腊月初八那天是不是给了来喜30块钱的瓜钱?周乡长说没有呀,腊月初八我在县城开会,压根儿不在乡里。村主任感叹说:“啊,来喜,来喜聪明!”周乡长说:“你说什么?”村主任说:“我说,祝你,祝你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