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前,禹县马团长的夫妻奇遇!

八十年前,禹县马团长的夫妻奇遇!‖老家许昌

文‖贾国忠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是笔者闲来无事,在搜集村上往事时无意间听到的。虽然发生在八十年前,鲜为人知,可至今说起来仍让人荡气回肠,唏嘘不止。

当时,刚结婚不久的村人贾福成被抓壮丁抓走了,两年后他捎回来信儿,说他在山西太原府附近当兵。

妻子得知情况后喜不自禁,立即打点行装,辞别家人,单人独个,不顾一切直奔太原府去找他。结果是不远千里不辞劳苦满含希望而去,到底是费尽周折一无所见忍痛含悲而归。

只要人活着,总有团圆的一天,一次找不到二次再找。回来停歇了一段时间后,妻子再一次踏上了千里寻夫路。这次为了安全可靠,妻子还让自己的亲爹陪着,父女二人跋山涉水一同奔山西太原府而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父女二人经过一番苦找细问,在太原府附近的一个小镇里终于找到了贾福成,此时贾福成已是团部的警卫班长了,见妻子和岳父不远千里舍生忘死而来,他自然悲喜交加,感动万分,思爹想娘,归心似箭。

俗话说得好,当兵不自由,自由不当兵,军队这门,好进不好出,指望想妥协回家更不可能,当逃兵被枪毙也是常事儿。可未想到贾福成携妻子带岳父离队伍回家乡的愿望竟顺利实现了,这机会和运气好得让人无法相信,是团长亲自批准答应他的:“好吧,我带你走!”于是他和妻子岳父顺利脱离了营地大门,又经过半个多月难以尽述的艰难曲折,终于回到了寨子贾老家。

一个堂堂的国军团长,怎么能带他脱离营地,弃军回家呢?说来话长,因为那位团长遭遇了和他一样的生死别离,甚至比他痛心得多的悲欢离合,才使得他如愿以偿地离伍归乡。

这位团长姓马,也是禹县人,家在三里庄,名字叫什么,难说了。十八年前,他也是刚结婚不久便被抓了壮丁,随后被送到山西阎锡山部行伍。由于他不怕吃苦,又打仗勇敢,不计死活,很快受到赏识,得到提拔,当上了团长。

他也算侠义之士,志气儿男,发誓不熬出个样子决不回家见妻子父母。职小位卑时不易请假,官大后又战事紧张,无暇脱身,就这样一拖再拖,从无与家人通信见面,渐渐与家人失去了联系,为此,他的部下都认为他是没有婚配的光棍一条。

一天,马团长手下几个弟兄在驻地附近一个山村执行任务,见有长相十分可人的母女二人在此行乞,便私下打起了鬼主意。

这个说:“这娘儿俩长得都不赖……”

那个道:“老轩,也交交桃花运吧,说不定啥时就见阎王哩。”

有个年长点的弟兄开腔了,说:“都别瞎胡说了,团长要是知道,不枪崩了您才怪。”

一说到团长,人人都谈虎色变,因为谁都知道,团长对奸淫调戏妇女一事向来嫉恶如仇,有胡作非为者不是枪毙便是重罚,最轻也得关仨月禁闭。

最后,还是另一个老兵油子想出了“窍门儿”,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世上没有戒腥的猫。你别看咱团长外表怪正派,那是他没遇见合适的人。干脆这样,咱回去把这事给他说说,不中就算了,要是中,权当咱给大哥当个媒人,把年轻的给他;这个嘛,咱要——当然都不能争,人家相中谁谁要。”

于是,这几个兵连哄带骗,把乞讨母女二人弄到了驻地,并把她二人隔离开来,然后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花言巧语劝说团长言听计从,入套就范。

马团长仔细想想也是,兵荒马乱,杀杀战战,自己戎马倥偬一二十年,家里天灾人祸,匪去寇来,一直未有音信,想必家已不在,人也难存。今自己年过不惑还独身一人,死了,连个后代也未留……眼下也算功成名就,该成家立业传宗接代了。

于是,他欣然应允:“好,先让我看看再说。”他不看不当紧,一看还真被那年轻漂亮如花似玉的美少女打动了:“好,听弟兄们的,成亲!”

年过四十的团长要和一位十七八岁的俏姑娘成亲,的确是全团官兵的一件大喜事,婚礼仪式上,桌桌酒肉大席上欢声笑语,张张笑脸上热情洋溢,人人都夸团长好福气,个个都说新娘子好造化,俩人结婚真是郎才女貌,天作姻缘。

然而新娘对此盛况却郁郁寡欢,愁眉苦脸,两眼含泪,没丝毫笑颜。马团长不由心生疑惑,觉出有因,背人处便耐心追问新娘道:“你为何这样?难道我哪里还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吗?”

女子哭哭啼啼悲悲切切说:“我和俺娘一路出来是找俺爹的,没见俺爹就与你成亲,俺,俺娘也……”

一听说是找爹,马团长心里不由猛一震颤:“这是个孝女啊!”急问:“你是从哪儿来的?”

“河南。”

“河南啥县?”

“禹县。”

“啊,老乡哩,真一不二的老乡哩!你禹县啥地的?”

“三里庄哩。”

“啊,三里庄?”马团长既喜出望外又热血沸腾,他一把抓住女子的双手,迫不及待问:“您爹姓啥名谁?你找着他没有?”

女子潸然泪下泣不成声了,她断断续续说:“俺姓马,俺爹叫啥我不知,因我未出生俺爹就当兵走了。一去一二十年,没有音信,无奈我跟俺娘出来找他,找了快一年了也没找着……”

“闺女,我哩亲闺女好闺女呀!”马团长一下放大悲声,嚎啕大哭了,接着他“欻欻欻”两手猛打自己的脸,“鼟鼟鼟”两拳狠捶自己的头,“唰唰唰”十指狠撕自己的胸。

“爹对不起我哩贤妻爱女啊,我在外领兵打仗,杀杀战战,一心为国效劳尽忠,实想舍命捐躯,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未想到拼死破活,九死一生一二十年竟落得个国破家亡,妻离子散的悲惨下场。这真是天大的耻辱,地大的不幸啊!”

哭罢,他赶紧找来被暗藏在它处的妻子,向妻悔过赔罪,向妻诉说离别二十年来的沦落得失。怎知妻子也是个冰清玉洁外柔内刚的烈女,她听了丈夫的解说与哭诉,一点也没有伤心落泪,悲哀同情,而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挽起袖子,“唰唰唰”一连给了丈夫十几耳光,打了还不解恨,又上前一把拉起女儿:“咱走,他不是你爹,是老包铡剩下的陈世美!他在这儿当他的官儿,享他的荣华富贵,咱还回咱禹县老家,吃咱的苦受咱的罪!”

马团长及一帮人再三挽留不住,连一齐跪下求情也无济于事。也是真情感天,实意动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铁石心肠的马团长硬是被柔肠侠骨的妻子女儿感动征服并妥协让步了,最后他做出了无可奈何又义无反顾的决绝决断——放弃团长职务,脱下军装离开行伍,单身独马和妻子女儿一起踏上了回家为民吃苦受罪的坎坷路程。不单是他,还有他的部下贾福成。

此事已过去八十年,文中所述之人多已作古,我所知道的贾福成其人已故去三十余年。至于马团长其人之详细状况已无法了解,连他的家乡三里庄也早被城乡一体化的步伐所荡涤埋没。但愿还有了解熟悉此人此事的人健在,并阅读此文,关注此文,对此文中的失真不当、错谬遗漏之处能再多做修改、补充、指正。期待,我由衷地期待着……

(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作者简介】贾国忠,禹州市鸿畅镇寨子贾人,50后农民,残疾,热爱文史和写作,有作品散见于纸质报刊和网络平台,并著有长篇叙事诗《少林志》一书。

“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 。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