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里,最大的贪官其实是嘉靖帝!

《大明王朝1566》里,最大的贪官其实是嘉靖帝!

这不是反腐剧,也不是权谋路,更不是朝争剧。她所展示的东西看起来相当复杂,实际上却又非常简单。比如沈一石之死,他身为浙江第一富商,巡抚、布政使对他都客客气气,在改稻为桑的两难之事上,也是奇谋百出,有进有退,最后那一手赈灾更是神来之笔。但结果还是落了个抄家灭门的结局。

严嵩说的好,抄沈一石的家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国库空虚,要用钱。自古朝廷敛财不过两种手段,盘剥百姓、屠戮商贾。沈一石既然替皇帝安抚了百姓,那就只有拿他开刀了。百姓逼急了会造反,商人杀多了,见过几个起事的?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归邙山!狡兔死,良弓藏;我之后,君复伤!很多时候,杀你根本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你是谁。他是个很通透的人,在杨金水还花言巧语安抚他的时候,已经看透了自己必死的结局。面对捉拿他的官兵,敲了一段祢衡当年为曹操演奏的《风吹荷叶煞》的鼓曲,然后走入大火。

海瑞塑造的也很经典,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忠臣,而是有手腕,有眼光的理学中人。臣不可以不诤于君,并不是愚忠。他敢于怼巡抚,怼按察使,怼锦衣卫,最后备好棺材,对嘉靖皇帝说出那句:天下人不直陛下久矣!都是因为他忠于理学,忠于大道。己身白璧无瑕,自然无所畏惧。

即便是那些贪官奸臣,也并未脸谱化,一个个都是性格鲜明。剧看到一半,其实就能明白,最大的贪官就是皇帝,说什么朕不过四季常服,一出手就赏人十万匹丝绸。天下是皇帝的,但明朝讲究是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挥霍无度,治国无方会有人以死相谏。杨慎的那句“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让明朝皇帝心有余悸,所以嘉靖才会既要百姓当他是圣君,又要由着自己性子来。利用严嵩敛财,即便知道严党从中敛财,还是一直护着严党。最后贬罚严党,却是因为税收比往年多了。认为严党以前贪腐太多,给自己的太少。案子牵涉到吕芳了,就把伺候他大半辈子的老人逐出宫去,让所有污名落到吕芳身上。严党名声太臭了,就铲除严党,换上高拱徐阶,自己还落个明君的赞誉。

其实一直觉得的这段历史是很难写,很难拍的,毕竟几十年前,有一部同样题材的剧目的遭遇,还让人不寒而栗。现如今,一部四十多集的电视剧,受于时代和政策的限制,还能用隐晦的手法说了这么多,真不枉豆瓣9.6的高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