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任性惹来的祸

我任性惹来的祸

小可一直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大。小可的爸爸叫张大江,妈妈叫李月娥,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多。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尽可能让小可吃得饱、穿得好。在学校里,只要别的同学有的玩具、学习用品,张大江夫妇想尽办法也要给小可买到。小可常想,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小可也没叫爸爸妈妈失望,她各门功课都很优秀,学习上的事情从来不用爸爸妈妈操心。在老师眼里,小可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学生。

小可考上重点中学后,张大江夫妇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严竣起来。开始,小可以为他们是为她学费的事情担心。李月娥不久前下了岗,仅靠张大江一个人的收入负担这个家确实捉襟见肘的。但妈妈找上工作那天,他们脸上也不见笑容,小可就觉得很不正常。细心的小可发现,爸爸妈妈常常往外打电话,有时一打就是几个小时。

这天晚上,小可做完作业去洗手间,看到爸爸妈妈的房间里还亮着灯,隐约能听到他们的争论声。小可走过去,推开一道门缝,尽管他们的声音压得还低,小可还是听得很清楚。妈妈在哭呢,她一边啜泣一边说:“明天林文进夫妇就要来把小可带走,一想到小可就要离开我们,我的心就痛。”爸爸安慰她说:“小可毕竟是人家的孩子,你舍不得小可以后我陪你去看她。”

早在小可很小的时候,一起玩儿的小伙伴就嚷嚷着小可是野孩子,她追问爸爸妈妈才知道自己确实是他们捡来的。看来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找到这里来了,要把她接走,爸爸妈妈才会这么伤心。想到自己终于能见到亲爸亲妈了,小可一霎时很高兴,可想到自己就要离开爱自己胜过亲生骨肉的养父养母,小可又很伤感。怎么办呢?小可为难起来。

这一夜,小可无论如何睡不着,快天亮时她有主意了:自己何不离家出走,不管是亲爸亲妈还是养父养母,谁先找到她就跟谁走。于是,小可简单收拾了一下,悄悄开了门。

其实小可并没走远,他去了好同学小艳家里。小艳的爸爸妈妈都在南昌打工,家里只请了一个小保姆照顾小艳。正是暑假,小可躲在小艳家里,不几天,两个女孩都腻了。小艳提议说:“不如我们去南昌吧,找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会收留你的。”小可想想这样也好,就和小艳买好了火车票,登上了去南昌的火车。

到了南昌,小艳也是第一次来这儿,两个女孩拿着地址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才好。一个穿着入时的年轻女子走到她们跟前,对着她们上看下看说:“两位小妹妹真有造型,有没有兴趣加盟我们的演艺公司?”小可拉着小艳要走开,小艳却说:“听听她说什么。”女子说:“我叫郝玲,是群星演艺公司的导演,这是我的导演证。像你们这样上镜的小演员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只要你们肯加盟我的演艺公司,相信要不了几年你们就会像小叮当一样红。”小艳捏着导演证看了又看,说:“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郝玲说:“当然是真的。”小艳低声对小可说:“你看呢?”小可说:“我们还没找到你的爸爸妈妈,等找到了他们再说。”说着拉着小艳的手要走。郝玲说:“原来你们是要找人哪,这还不简单,跟我去电视台,登个寻人启事,你们的爸爸妈妈看到寻人启事一会儿就找来了。”小艳惊喜地说:“这真是太好了!”小可还想说什么,小艳抓着她的手上了郝玲叫来的出租车。

出租车在城里兜了一个大圈,在一条破旧的街道停下了,只听司机说:“老街到了。”郝玲付了钱,带着小可、小艳一直往深巷子里钻,在一幢门牌号为“13”的房子跟前停下了。郝玲四下看看,敲了敲门。门开了,一个留着长发的男子探出头,对着小可、小艳咧嘴笑了:“货色不错。”郝玲手指点到他的脑门上,淫荡地说:“老实说,有没有趁我不在啃嫩草?”长发男子涎着脸说:“哪敢呢,玲妹。”小可疑惑地问道:“这是哪儿呀?”郝玲说:“好地方。”说着就把她和小艳推进了屋。

进了屋,小可看到屋里还有一个刀疤脸的男子,一脸凶相,不禁拉住小艳的手说:“我们快走。”长发堵住她,轻佻地说:“屁股还没坐热,就想走?”长发不由分说,扭住她们的膀子就进了房间,房间里有三个和她们一般年纪的女孩正蹲在墙角啜泣。小艳见势不妙,大叫道:“快放手,我要回家!”郝玲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再叫把你舌头割了。”小艳吓得噤了声,小可拉着她站到一边。

郝玲和长发相继出去了,小可悄悄问房间里的三个女孩子,一问才知道郝玲一伙原来是人贩子,他们利用少女们梦想成为明星的心理,拐卖了不少少女,她们也是被郝玲骗来的。小可深思了一下问小艳:“你爸爸有没有电话,记不记得你爸爸的电话号码?”小艳说:“当然记得。”当即她就报给小可听。小可说:“我有办法了,但还要请你们配合。”说着她就小声地交待起来,那些女孩子纷纷点头。

再说郝玲和长发、刀疤脸正在客厅商量如何把这些女孩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去,忽然听到房间里传出吵闹声。跑进去一看,房间里的五个女孩子撕打起来,分开后他们才弄明白,小可、小艳嫌她们身上有味道,要把她们赶出去。小可气愤地说:“你们可不能让我跟叫化子呆在一起,我爸爸可是有着千万家产的企业家,我家的饭碗都是金子的。”郝玲讥笑说:“你爸爸是千万家产的企业家,吹牛吧。你爸爸那么有钱,你会穿得这么寒酸。”小可胸脯一挺说:“你知道什么呀,我这说啥也是名牌,一个袖子就值几百块呢。”

郝玲他们对视了一眼,郝玲掏出手机说:“要让我们相信,除非你能帮我们向你爸爸借到一百万。”小可说:“一百万,小菜一碟。”说着她接过手机,快速地拨了一串号码,手机接通了,她大声喊道:“老爸我是小艳,街上的生意不要管,一定要准备一百万,三个朋友向你借钱。”说完她就把手机递给郝玲,“还有什么,你跟他谈,千万不要客气。”郝玲接过手机,温柔地说:“小艳的爸爸吗,小艳在我手上,请带上一百万,三天后的夜晚在红谷滩的秋水广场见。千万不要报警,不要耍花招,看不到钱你的女儿会死得很难看。”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

秋夜,凉风习习,秋水广场满是游玩、消遣的人们。一个中年男子提着密码箱,左顾右盼,不时抬腕看表,眉宇间充满了焦急、忧虑。郝玲躲在黑暗里窥视这边很久,凭直觉她断定这个男子就是小艳的爸爸。她扬手招来一个卖花的小女孩,给了她十元钱,然后把一张卡片插在一朵花里叫她给小艳的爸爸送去。

小艳的爸爸拿着花,莫名其妙地说:“我不打算买你的花呀。”小女孩一指说:“是那边一位阿姨送给你的。”蓦地她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因为她发现那个慷慨的阿姨已经不在那里了。小艳的爸爸注意到了花里的卡片,他抽出来看到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把箱子放下,马上走开!不要有丝毫怀疑,如果你不想你的女儿有什么意外的话。小艳的爸爸无可奈何,放下箱子走了。

小艳的爸爸一离开,郝玲不知从哪飞快地跑过来,提起密码箱就走。突然,一声断喝:“哪里走,把手举起来,不许动!”郝玲无比惊讶地看到,几个全副武装的便衣警察包围了她。小艳的爸爸挤进来:“你快说,小可在哪里?”郝玲冷笑道:“谁是小可?你居然有胆子报警,你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这时,一个年长的警察说:“林先生,你不要听她瞎说,刚才我接到电话,小可等几个女孩子已经被成功救出。”郝玲看着中年男子,疑惑地说:“你不是小艳的爸爸?”中年男子说:“那个打电话的女孩叫小可,我是她爸爸林文进。”郝玲还是满脸迷惑,警察把她带走了。

林文进跟到警局,张大江夫妇和他妻子正围着小可,小艳也给她爸爸妈妈紧紧地搂在怀里。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小艳的爸爸在接到小可的电话后,听声音不是小艳,以为是错电,但电话里又准确地说出了女儿的名字。他哪里有一百万块钱,人命关天,就赶紧报告了当地公安机关。正好这时张大江、李月娥会同林文进夫妇寻女儿也到了南昌。他们猜想打电话的一定是小可,知道小可被人绑架了很担心。公安局对这个案子很重视,他们听了小艳爸爸反映的情况,觉得小可说的话颇为蹊跷,小可跟小艳是好同学,应该知道小艳家不会有那么多钱,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就在干警百思不解的时候,林太太忽然说:“我知道了。”也许母女连心的缘故,她当即指出,这是一段藏头话,小可在这些话可能隐藏了她关押的地点。干警们一分析,觉得有理,当即决定采取行动,一方面救人,一方面稳住绑匪。林文进想为失散多年的女儿做点事,就让他扮成小艳的爸爸,和绑匪接头。

小可看到爸爸来了,拉着他和张大江的手,动情地说:“你们都是我的爸爸、妈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