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夫窃银(民间故事)

奸夫窃银(民间故事)

明朝南直隶溧水县,有一女子名林三娘,年轻貌美,姿色绝佳,是周围一带年轻后生朝思暮想的美人。待到三娘出嫁年龄,本县一生意人陈德不惜重金,倾己家产,娶得林三娘为妻。从此陈德不思生意,朝夕和三娘厮守在一起,卿卿我我,缠绵不已。

一 转眼半年过去了。一日陈德打开银柜,却发现里面已空空如也。他这才意识到,本来为娶三娘就己花掉了大部分积蓄,新婚半年又每天坐吃山空,结果到现在连生意 本钱都吃完了。再这么下去,自己和三娘如何生计呢?当晚,陈德和三娘缠绵过后说:“娘子,家中已无银两,生活日见拮据。我明日想去临清做些生意,赚些银两 回来。只是我已无银做本钱,去临清只能做介绍生意的活计,这样一年半载可能就回不来,娘子你……”

陈 德欲言又止。他担心两点,一是自己长期外出,三娘一娇弱女子能否照料好自己:二是三娘年轻貌美,新婚不久,能否耐住寂寞冷清,守住空房。三娘也看出了丈夫 的心思,安慰他道:“你尽管放心去,多攒些银子回来。我可以在家做些绣活,靠它维持生活不成问题。你攒够银子就早些回家,我等你回来。”陈德见三娘如此 说,心便放下许多。第二天一早,就带些盘缠上路,去往临清。

陈 德走后,三娘开始倒也本份,每日里只作些绣活补贴家用,一到晚上便早早关上大门,独守孤灯。但天长日久,冷清难捱,她的心思便活动起来。陈德的左邻是一个 年轻后生,名张奴。张奴早就对三娘思慕不已,只是见陈德平时对她寸步不离,故而自叹无缘接近。等到陈德外出做生意,张奴心中暗喜,觉得这真是天赐良机。随 后便不断地向三娘大献殷勤,用言语撩拨其心。三娘见张奴长得一表人才,家中又颇有些资产,更加上难耐冷清孤寂,就将对丈夫的许诺抛至脑后,和张奴眉来眼 去,以致最后同枕共眠。张奴偷情得手,不禁心花怒放,发誓要将三娘从陈德手中抢过来。三娘也不再思念陈德,情愿委身张奴,盼望有朝一日能和他结为夫妻。

三 年后,陈德积攒了三十余两银子,再也无心生意,便兴冲冲地踏上了归乡之途。走到离家十五里的水心桥时,天色己暗,又下起了雨,四周旷无一人。陈德不由地害 怕起来,暗忖:我身带这些银子,又黑夜独自行走,如果遇上强盗,这三年的辛苦就算白费了。不如先将银子藏起来,第二天再来取。他看了看四周,就把银包藏在 水心桥的第三个桥洞内,然后继续赶路。陈德赶到家门口已是深夜,他连连敲门喊道:“三娘,开门。三娘,是我。”这屋内三娘正和张奴寻欢作乐,忽听有人敲 门,不觉一惊。再仔细听去,像是丈夫陈德的声音,不由大惊失色,连忙低声对张奴说:“你快藏起来,是我家官人回来了!”张奴也慌了手脚,急忙穿衣下床,藏 到夹壁之中。三娘又掩饰一翻,这才假装打着哈欠出来开门。开门后见来人果然是离家三年的丈夫,不禁又怕又愁。怕的是陈德一旦得知她和张奴的奸情,自己肯定 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愁的是丈夫回家,自己怕是不能和张奴再做夫妻了。三娘心中盘算着,脸上却故作欢颜,烧水做饭,侍候陈德。

陈 德见到朝思暮想的娇妻只一人在家,又为他忙前忙后,欣慰不已,便对妻子说:“三娘,我这次外出三年,挣了三十多两银子。我们有了这些银子,足够在一起过一 段日子的了。”三娘不信,问:“你两手空空回家,银子在哪里呢?”陈德道:“你莫急。我因怕强盗打劫,故将银子和行李全部藏在水心桥下第三个桥洞内,待明 日我去取来给你。”藏在夹壁中的张奴闻听此事,心中暗喜。等到陈德夫妇睡熟后,便抽身从夹壁中走出,蹑手蹑脚地打开后门,直奔水心桥而去,然后将陈德藏在 桥洞中的银两和行李全部拿走。

第 二天陈德兴冲冲来到桥下,却发现桥洞内已空无一物。再搜寻四周,也不见有任何线索。陈德顿时跌坐在地,心里懊恼无比。有谁会知道这桥洞内藏有银两呢?他百 思不得其解,只得回家将此蹊跷事说给三娘听。谁知三娘根本不信,反而怨他道:“你明明没有银两,空手回家,何必又设个圈套来瞒我呢。”陈德见自己辛苦三年 挣来的银子不翼而飞,心中本来就烦恼,又听三娘怨他骗人,激忿不过,就投状县衙,告雨夜失银,请县衙缉查窃贼。

溧水县知县吴复受状后,也觉得此案奇怪,就问陈德道:“你回家后是否对众兄弟说起过藏银之事?”陈德答:“小人没有兄弟。”知县又问:“你和谁住在一起,家中都有何人?”“小人独家居住,家中只有妻子一人。”“你是否对妻子说过?”“是,小人只对妻子三娘说过。”

吴 知县问罢,心中已有几分明白,便命差役将三娘传来,然后劈头喝道:“大胆贱妇,你丈夫在外三年,你竟敢在家招引奸夫,快快从实说来!”三娘猛然一听,心中 害怕无比,但想起和张奴的海誓山盟,便矢口否认,坚决不招。吴知县见三娘不招,就要动用大刑。陈德心疼妻子,连忙跪下求饶道:“小人情愿不要银子了,只求 大人放了小人妻子。”吴知县骂道:“你这刁民,本无银两失窃,为何捏造虚词,来报假案?你欺骗本官,连累妻子,实属罪不容赦。”然后当堂将陈德囚禁入监, 开释三娘。

三 娘回家后,正不知如何是好,又见一乞丐要饭到门下,心里烦躁,就挥手斥去。这时张奴悄悄溜进房内,对她好声道:“三娘你受惊了。告诉你,桥洞里的银子是我 拿的。这下可好了,陈德蹲了大狱,我们得了银子,又能永做夫妻,真是三全其美。”三娘这才恍然大悟,当即应和张奴,愿意和他做长久夫妻。

二 人正在得意,忽见大门洞开,冲进几名差役,当场将二人捆绑起来,押往县衙。原来吴知县料定三娘有奸夫,见她不招,便假意关押陈德,放回三娘。又知三娘回家 后奸夫必定会来看望,即令一差役化装成乞丐,潜入陈宅窃听,结果果然探出真情。吴知县将犯人押到,立即升堂审讯,最后判张奴徒刑三年,三娘卖给官府作奴 婢,陈德无罪释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