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武术能一招制敌,不上擂台是怕打死人?现在上来了却?

传统武术能一招制敌,不上擂台是怕打死人?现在上来了却?

戚继光的时代,就已经让士兵穿上护具互相格斗了,以训练实战能力。

民国的时候,国术馆也有国术国考等实战活动,日常训练也有实战训练。

武士会宣传的时候,也搞过“试手”的活动。

这时候怎么没见人出来说,传统武术一击必杀,不适合“实战”呢?

事实上传武能打死人,也能不打死人,比如螳螂拳有“八打八不打”的说法。关于哪些地方能打死人,哪些地方打不死人,怎么打死人,怎么打不死人,古代人那么多时间,那么多实践,早就研究透了。

今天发生的,关于传武的各种怪现象、怪言论,更多的是因为传武的很多理念,断代了。

包括我这派也是,很多东西因为历史原因,传授的时候受到场景和道具限制,没传下来。但是我知道我学的是不完整的。

而相反的是,很多人根本不承认自己传承断代了,非得说自己练的,百分百就是正确的传统武术。

他们有一些人会告诉你,传武就是如何如何,传武不适合擂台,你看那谁谁谁,早就搞过上擂台的尝试了,根本不行。

合着武士会、国术馆、戚家军都不是练武的?这不是跟历史自相矛盾吗?

事实上,以我业余爱好者的水平,和我并不完整的传承,我只用传武,也能在平时MMA道馆实战里跟我水平浮动不会太大的人打的有来有回。

为什么?其实没有为什么,我也只是按照老师教的去练了,只是我们步法和各种意识还有传下来,一些招数的应用比较完整,不至于在那搞笑,就可以这样了。

所以我觉得,随着更多有文化有愿景的人参与到传武有关的活动里,就能发掘出更多东西来。

首先,先要更正一个理念,就是练武术招数都是奔要害去的,根本上不了擂台。说这话的,本身就是个门外汉,一看只是对于传武停留在浅尝辄止的地步。正因为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状态,所谓无知者无畏,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然后,我再说说传武的诉求是什么。动手要你自己的心机,以及打拳的速度和力量能到一个点上。动手不能只打肉皮,要把力量杀到里面去,像子弹穿玻璃玻璃不碎一样。

先解释一下这个到一个点上吧,不难理解,就是你出手的速度要快,爆发力要大,并且两者能够融汇在一起。如果说像某些拳派说的我一分钟打你多少拳,可是并没有实质杀伤力的话,对方一拳把你ko了你打的再快也没意义。相反,你拳的力量再大打不到人也是无用。

所谓的心机,其实就是你要在脑海中无数次的去思考,实际中无数次的锻炼每个情境下可能的情况,以及对方任何一种可能会出手的情况。因为讲手也好打靶也罢,都是有局限性的。你需要在你的思维和锻炼之中持续的演练任何情况。

最后,就是传武的核心,杀伤力。

传武的真正诉求是力量与速度高度契合到一点达到有效的杀伤,也就是说打你这一下,你不仅仅是肉皮会疼,而是内里疼。就像子弹一样,表面的创口并不大,但是造成的实际损伤会比创口大得多。因为是有穿透力。正所谓万拳归一法,所有的武术门派都是这个核心,西方的拳击,泰森一拳能打出多少力?正是速度和力量结合的产出。都是一样的。说到这,或许有人会说泰森能上擂,为什么你们不能。很简单,能练到这个上述水平的又有几人?而且现在能够踏下心来真真正正的去练的又有几人?想靠传武吃饭,真功夫没人学,假的大行其道。而且现在很多假行家在这混淆视听,普通民众也没有分辨能力。所以造成了现在的武术乱象。

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有没有解释明白。当然其中一些击打要害的手法也会占一些原因而不能上擂。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把传武和擂台做一个有效结合。但这不是主要原因。

说白了一招制敌就是所有武术的目的。传武的练习者练的就是这个,什么推窗望月,双耳灌风,小鬼扯钻,双龙夺珠,灵蛇吐信听着好听,全是往要害去的。

所以这个不算扯淡。但这不意味着练求存武术的就比别人高一线。

首先因为危险所以对练和实战的机会就少。为什么传武的对练套路多?不是因为他们闲得慌,而是因为他们的实战太危险,都是瞄着要害去的。我被对手后手直拳KO也没关系,因为有拳套护齿甚至正规比赛我们这群业余的还要带护具。谁能给双耳灌风,双龙夺珠KO还能活蹦乱跳?

老话说寻师不如访友,访友不如动手。武术格斗再怎么说归根结底还是以身体为基础,实战经验丰富赢的概率就高。

你一动手就是奔要害的,愿意和你打的就少,打的少了,能打的概率就小。

上擂台打死人是不至于的,大部分情况下,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比赛经验都远远丰富于传武选手。传武练习者多半是业余的,能全脱产训练的很少很少几乎没有。

但是犯规是大概率事件。

这句话前半句问题不大,这是传武的目的和追求。

后半句是小概率事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