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鬼王吞噬百年蜈蚣内丹以瘟疫毒害人,法师说卫生很重要

民间故事:鬼王吞噬百年蜈蚣内丹以瘟疫毒害人,法师说卫生很重要

原名:龛中鬼魅 文/尹学文

南朝宋国,河内司马氏,有一大贤良师名叫司马文宣。司马文宣精研佛法,三十六岁时就能佛门七十二绝技融会贯通,号称佛门千年以来第一奇才。

司马文宣不但能够降妖除魔,还能够沟通阴阳,和冥界鬼神对话,是故一般邪魔歪道都不敢在司马文宣面前撒野。

元嘉九年的,司马文宣的母亲与弟弟相继去世。一家人陷入了悲伤之中。这年七月十五的早上,司马文宣刚刚做完早课,就看见自己的弟弟坐在自己的神龛之中,不停的叹气。看到司马文宣走进了,竟然朝他索要祭品。

司马文宣甚是惊奇,于是走向前去试着和他沟通:“五弟,你生前为人和善,修行不错,按照一般的情形,不是升为极乐,就是进入六道转世为人,为什么现在还在鬼道受苦?”

神龛中的鬼竟然无言以对,只是一脸悻悻之色。

当夜,司马文宣梦见弟弟托梦:“我生前为善,已经被东华帝君征辟为西城城隍。白天神龛中的鬼魅不是我,是一个和我争夺城隍官职的鬼魅。因为上前修行不精,品行稍有欠缺,所以竞争失败。如今他依旧在鬼道受苦,可能是出于报复的心理,所以到家中做乱,希望吾兄不要被其迷惑。”

第二天一早,司马文宣便来到神龛前,吟唱法华经驱魔捉鬼。那鬼魅甚为警觉,看见司马文宣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立马服软,逃到了床底下。

司马文宣祭起法相,对那鬼魅大声呵斥道:“朗朗乾坤,区区鬼魅,竟敢擅入积善之家,还不束手就擒,免得徒增业障!”

这是哪鬼魅逃到门口一株大槐树下,样子变的有点扭曲变形,一副丑恶的样子。司马文宣的家人都十分的害怕,一起厉声呵斥,要那鬼魅离开。

那鬼魅神情委屈的说道:“我和令弟争夺城隍之位失礼,如今只是一个乞食的饿鬼而已,诸君子都是积善之人,为何要将我赶尽杀绝?”

司马文宣修行行善之人,法相自然辉煌,鬼邪皆不能侵。于是也就没再继续驱赶这个鬼魅。

起初家人还有些恐惧,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习惯之后也就不再害怕了。

这个鬼魅也渐渐和司马文宣的家人,亲近熟悉起来,和他们同居相处,犹如一家人般。

一天,鬼魅突然唤起司马文宣及其家人,焦急的说道:“我生前是一名捕快,虽然除暴安良,做了许多的善事,但是同时也增加了许多的业障。故虽然不能成为城隍,但还是被冥府派来监察人间鬼事。最近河内郡将有百鬼横行,诸多小鬼在鬼王的带领之下,将会将瘟疫带到郡城,到时候城内十不存一。这些日子承蒙诸君收留,所以将这个消息告诉诸君,希望诸君到城外乡下暂避一段时间,等瘟疫过后再回城里。”

司马文宣和一众家人面面相觑,急忙打探道:“这鬼王什么来头?有没有办法避免这场瘟疫?”

那鬼魅沉思了一段时间,方才说道:“这鬼王本是西山汉墓的一个修行老鬼,因为吞噬了一只百年蜈蚣的内丹,功力大为精进,修成鬼王。不过正是如此,鬼王身上也就携带着剧毒,能够引起人间的瘟疫。现如今,鬼王修炼到瓶颈,必须将身上的瘟疫散去方能继续修炼。于是鬼王裹挟西山乱葬岗的众多孤魂野鬼,到郡城作乱。”

司马文宣缓缓心神,沉重的说道:“佛家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愿意留下来帮助城里的百姓渡过这一劫难,不过大家最好还是到乡下躲避一段时间。”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那鬼魅思考了一段时间,继续说道:“这鬼王裹挟的孤魂野鬼将会带着粪勺子和粪叉子。粪勺子打头则头疼欲裂,粪叉子扎胸则心痛欲绝。只要破了鬼王和孤魂野鬼的武器,瘟疫或许能够躲过去。”

司马文宣觉的这个方法不错,于是号召城里的居民,家家户户将厕所清洗干净,然后把香灰或者锅底灰撒到粪叉子和粪勺子上,让鬼王和它的部队没了作恶的武器。

就这样,河内郡躲过了一劫,不过临近河内的清河镇却遭了殃,原来鬼王和它的游魂部下没了作恶的工具,一气之下游荡到了清河镇。清河镇的卫生情况不好,到处都是污秽的厕所和乱放的粪叉子和粪勺子。一场瘟疫让清河镇损失惨重,镇上的居民几乎十不存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