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女人(民间故事)

陌生的女人(民间故事)

保卫科科长顾振南接到门卫室老金的电话,说有一个漂亮女人要求面见新上任的任局长。老金告诉她任局长开会去了,女人不信,硬要往里闯。

顾振南不敢怠慢,快步来到门卫室,果然有一个大美女正在跟老金纠缠。顾振南上前问她找任局长有什么事,美女斜着眼扫了他一下,嘴角一撇,一副不屑回答的样子。顾振南和颜悦色地说:“您来得不巧,任局长的确是开会去了,有什么事我可以帮您转告,或者您明天再来一趟。”美女侧着头想了想,用眼色示意顾振南出去说。

两人来到了室外,美女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说:“这个老任!也真是的,我说今天急用一笔钱,他告诉我来单位拿,临时又去开什么会!他倒是跟我说一声啊,真是的!”

美女的话里含有几分委屈抱怨,而任局长的确是一早到单位后临时接到的开会通知。这下顾振南相信了眼前的美女,可她的话却让人没法接茬,他只有默不作声。美女叹口气,抬眼看着他说:“大哥,你知道老任这个会什么时候能开完?”

顾振南摇了摇头。美女愁眉不展地说:“这可怎么办呢?大哥,要不你先替老任借我两万块钱行吗?我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他回来再还你。”说完女人掏出一部苹果6,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顾振南斜眼一瞥,上面显示的是“青田”两个字。任局长大名是叫任青田。

美女按了免提,语音提示那边关机。顾振南随即也拨了电话过去,也是关机,这个会很重要,肯定要关机。

顾振南彻底放了心,同时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先借给美女这笔钱。这美女看样子来头不小,跟任局长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这笔钱借出去,也许新局长的小辫子就被自己捏在手里了。马上面临升级加薪,任局长这一票可是极其关键的,虽然自己各项指标都够格,准备工作还是做得越充分越好,胜算会更大。

顾振南带上美女,来到附近银行取了两万元交给了她。她道谢后又要求顾振南派车送她一趟,说有急事,这边不好打车。顾振南指派一名司机把她送走。

望着离去的车影,老金小声问顾振南,这女人这么牛,是任局长的二奶吧?顾振南白了一眼老金,说你等任局长回来问问他不就知道了。老金碰了个钉子,知趣地闭上了嘴。

翌日,顾振南将美女来找一事告诉了任局长。任局长忙问女人啥模样,顾振南说:“个子高高的,穿着白色旗袍,大眼睛,眉梢有一颗黑痣……”

任局长不等顾振南说完就打断了他,说他不认识这样一个女人。顾振南心里冷笑一下,扭头准备出去。他早就料到局长不肯承认的,现在是什么时候,哪个新官敢在下属面前暴露这类隐私!要知道,任局长的前任就是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的。

任局长仿佛看透了顾振南的心思,叫住了他,反复强调他不认识什么眉梢有痣的美女,以后她再上门可以不理睬或者轰出去。

顾振南看任局长正颜厉色言之凿凿,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做作,不由得心里一抖,难道那美女是个手段很高的骗子?那自己的两万块钱岂不是打了水漂?偷鸡不成蚀把米,顾振南的心里又是疼又是悔,那滋味别提了。

顾振南心疼之下还没忘记一件事。他迅速来到门卫室,一再叮嘱老金千万不要将他借钱给那美女的事说出去,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老金连声承诺,不说不说。

没想到冤家路窄。这天中午,顾振南正在一家大型超市里购物,意外和那美女走了个面对面,两人都是一怔。想起她不但骗去了自己两万元,还把自己耍得团团转,顾振南的怒火“腾”地冒了出来,上前一把揪住了美女的胳膊,声色俱厉地让她赶紧还钱,不然就报警。

那美女又是一愣,立刻撂下了脸子,冷笑着说:“现在当官的下三烂可真多!任青田好歹也是个局长,怎么能这样,下属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说着就取出了电话,拨通之后却换了一副甜蜜的嘴脸:“田哥,怎么回事呀?那两万元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没还啊?人家跟我要钱呢!”挂了电话嘴里还在小声抱怨:“亏你还是一局之长,做事这拖拖拉拉。”然后一脸歉意地对顾振南说:“真是不好意思,他这几天忙忘了,让你误会了。刚才老任说了,明天上班就还你钱。我还有事,告辞了!”她晃着丰满的臀部不慌不忙地走出门去。

顾振南愣住了,一时闹不清楚这是不是又给他演了一出什么戏。他灵机一动,赶紧拨了任局长的电话,关机了。咋回事?刚才还与女人通话,这才多大工夫就又关机了?顾振南感到蹊跷,马上意识到他可能又被耍了,连忙追出门去。

好在美女还没有走远,顾振南快步赶上去,拦住了她的去路。美女不耐烦起来,主动提出一起去见任局长说清楚。这正中顾振南的下怀,他巴不得找局长印证一下,两万块可不是小数目,扔水里咋也得听个响啊。

美女由顾振南带着走进局长办公室。不等二人开口,任局长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脸色立马阴沉下来。

美女看任局长想发作,上前一步先发制人:“田哥,你什么意思?非让我来见你一面,难道昨晚……”

任局长马上抬手制止住了她,怒吼着:“放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敢在这里信口雌黄!我提醒你,你要对你的言行负法律责任!”

“哟哟哟,真是痴情女子负心汉!”美女面对任局长的威严,不胆不怯,反而抛出一个媚眼,不顾顾振南在一边站着,开始嗲声嗲气地撒娇:“老任,当初你在我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你说你爱我,海枯石烂,地久天长,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东西,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说着扑向任局长。

二奶,标准的二奶!这不明摆着的事么,此地无银三百两,我还在这儿当啥电灯泡啊,赶快跑吧!顾振南想到这儿,转过身就想跑。

“顾振南,你给我回来!”任局长喊了一声,抬手将扑过来的女人推向一边,女人被推倒在沙发上。

“顾振南,你站住!我问你,这个女人你从哪儿弄来的?我今天再次向你声明,我不认识她!”任局长呼呼喘粗气,面色发紫,看样子气得实在不轻。

女人都上门了,任局长还强拧着不认这壶酒钱,看样子不抓现行他是不会认的。顾振南肚子里好笑,表面不得不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局长,我没别的意思,实话跟您说,她那天管我借了两万元钱,说您会替她还,我这几天也没好意思跟您提。这不刚才在超市碰见她了嘛,她自己主动说要我带她来见您的。”

任局长渐渐平静下来,怪不得顾振南与这女人纠缠不清,原来她打着自己的幌子借了两万元。既然是这样,打电话报警不就真相大白了?

听局长说报警,顾振南有些蒙了,猜不透任局长葫芦里卖的是啥药,难道真是冤枉了局长?他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小子还愣着干啥?赶快报警!”任局长用命令的口吻说。

顾振南犹豫不决:“任……任局长,我看还是算了,两万元钱我不要了,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他一时不明就里,怕一步差百步错,只好自认倒霉。

“不行,一定得报!你认倒霉,我还不认呐!”说着任局长抄起了桌上的电话。

“任局长!”倒在沙发上的美女坐直了身子,理了理头发,慢条斯理地说:“这个警你最好别报,不然你就试试看。”

任局长正要拨号,一听愣住了,犹豫片刻,还是把话筒放下了,厉声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美女轻盈盈地站起身,袅袅婷婷来到任局长面前,娇滴滴地说:“任局长,你以为打电话让公安局把我抓走,你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吗?恐怕没那么容易吧。你占完便宜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信不信,这事儿马上就会传得你们局里人尽皆知。”

任局长气得手直哆嗦:“你……你这女人!也太无耻了,血口喷人!谁占了你的便宜?乱讲!”

那女人笑得花枝乱颤,不慌不忙地说:“就是你任青田,任大局长,在沃尔雅宾馆11层1103房间,是谁金屋藏娇来着?”

任局长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女人拿起电话,递到任局长面前:“任局长,给你电话,快让公安局来抓我吧。”

任局长一把推开女人的手,恶狠狠地斜一眼顾振南,突然歇斯底里大叫:“滚——都给我滚!”

女人从包里掏出镜子照了照,优雅地一甩长长的乌发:“老任,顾科长的两万元还还是不还,你自己看着办。你也不用赶我走,什么好地方,我还不稀罕来呢!”说完高傲地挺起胸,盛气凌人地走出了办公室。

任局长指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这种女人毫无廉耻、没羞没臊、无中生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顾振南赔着小心,再次保证:“任局长,对不起,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她回局里。她的话全是胡说八道,我保证一个字都不说出去,我什么都不知道。”

任局长摇摇手,问顾振南:“她的话你信吗?”

顾振南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任局长廉洁自律,两袖清风,哪会是那种人,一千一万个不相信。

任局长盯着顾振南,盯得顾振南心里直发毛,心说局长这是咋了,是不是刚才受的刺激太大了?

“小顾啊!”任局长终于开口了,“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顾振南思索了一下,说:“当然是真话。”

任局长点点头,一字一顿地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再一次告诉你,这个女人我不认识,什么沃尔雅,1103号房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说的全是真话。”

顾振南只心疼那不明不白弄没的两万元,心里沉甸甸的,听任局长别着牛头不认账,不由得暗自冷笑,不管你认不认这个账,两万元我是不要了,算我增加阅历买教训了。可嘴上还得口是心非地恭维:“信、信,我全信,任局长说的都是真话!”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顾振南每想起那两万元心里就憋屈得难受,可又有冤无处诉,直骂自己犯贱。半年后,他顺利地晋了级,不知道是不是曾发生过的那一幕起了作用,他暗暗庆幸,想起那被骗走的两万元也就不那么心痛了。

没想到,报纸上一篇报道又勾出了这事,报道的标题下还有一幅诈骗犯的大照片,正是那个借钱的陌生女人。原来她是个惯犯,之前已经成功骗了别人不少钱,听说任局长新官上任,便如法炮制,居然桥通路顺,又成功骗到两万元。她供述说,这个来钱的门道特别轻松,即便骗局被发现她也不怕,因为她已号准了某些官员的脉,一旦有女人与他纠缠,甭管有没有事,都会躲得远远的。如果报警,就算查明了,影响也不好,不到问题严重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愿意息事宁人。

不久,公安局来人到局里核实案情,一时间全局上下都知道了。任局长连连感叹骗子的骗术高明,当时只怕越抹越黑,很后悔没有坚持报警。

任局长是清白的,倒是顾振南被骗钱的事传遍各个科室,成了大伙儿的笑柄。他这才知道,原来任局长不是个乱来的官,自己的歪心思纯属多此一举。

官场腐败的人是很多,可正直的官员也还是大有人在啊!这么一番折腾,顾振南加薪的兴奋就被搅和得荡然无存,悔得肠子都青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