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王(现代故事)

泥鳅王(现代故事)

东江湖里没有泥鳅。

泥鳅养在湖边的泥塘里。村里人知道,这泥塘是几丘稻田改成的。主人是土改伯。镇里前年把“致富光荣”的红匾授给他时,就被人们称为“泥鳅王”。

土改伯养泥鳅有几手看家的功夫。这不怪,没几手硬功夫怎么能在村子里摆摆“金鸡独立”的威风?怪就怪他养泥鳅的规矩也挺多的。跟他打了三四年帮手的儿子左撇子私底下也撇嘴挖苦着父亲,说要是那些名堂称得上是规矩,那也是“臭规矩”。让左撇子受不了的还是其中一个“臭规矩”,就是只有逢年过节,自家餐桌才能上鸡汤炖泥鳅、红烧泥鳅这几道菜。可偏偏左撇子平日里爱吃泥鳅,他觉得这是父亲为难自己的嘴巴子。

于是,左撇子嘀咕着:“平常就吃不得?”

“谁说吃不得?”土改伯抬头反问道。

“可平常吃了吗?”

“那是说平常不许吃。”

“这不就是平常吃不得?”

“蠢里蠢气的猪脑壳,吃不得就是吃不得,不许吃就是不许吃,两码事怎能搅成一团,还亏我掏票子缴你念了高中。”

有一次,土改伯到东江湖码头去卖泥鳅,左撇子眼珠子一闪,把裤脚一挽,到水塘里扒了半篓子泥鳅。他回家就让娘老子下厨弄一碗红烧泥鳅。

这是左撇子最喜欢吃的一道菜,香喷喷,吊人胃口。

谁知道左撇子真没口福,这碗菜刚端上饭桌,土改伯就回家了。他一看,眼珠子一瞪:“倒掉!”

“你、你说什么?”左撇子一愣。

“倒在猪潲桶里!”

左撇子有点气愤:“猪、猪都可以吃红烧泥鳅,我这个活人还吃不得红浇泥鳅?!”

土改伯也生气了,端起菜碗,走到门口,连菜带碗扔进了猪潲桶里。

于是,左撇子跟土改伯闹翻了。

左撇子赌气地:“我、我不跟你当帮手了!”

“谁稀罕呢?”本来脾气有点倔的土改伯扬起下巴,把话说完,还哼了一声。

“我自己挖两口塘养泥鳅!”

“那最好把灶也分开!”

“不在一个灶吃饭就不在一个灶吃饭!”

左撇子真的挖了两口泥塘,也真的搬到村南口的老屋去祝左撇子想,这下好了,自己养泥鳅,还能天天吃泥鳅,红烧的、清炖的、青椒炒的……左撇子憋着一身劲养泥鳅,这泥鳅要养得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多几分神气,要当新“泥鳅王”。但慢慢的,他养泥鳅的兴趣越来越校

端午节这天,家里要左撇子回去团聚吃饭。撂下碗后,左撇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土改伯说:“我不想养泥鳅了。”

“我看你为了过嘴巴子瘾养泥鳅的,就知道你养不长。”

“谁说养不长?我、我想养鳝鱼。”

“那你平常就不能想到吃鳝鱼!”

“这是什么规矩?”

土改伯反问:“你刚才看见你娘老子端上来的红烧泥鳅嘀咕了一句什么?”其实左撇子刚才屁股落凳时,一看八仙桌上的菜就皱眉头,还嘀咕着:“又是红烧这鬼泥鳅!”只是土改伯这么一反问,让他有点迷糊,翻翻眼皮,没吭声。土改伯哼了一声,才说:“这泥鳅都不想养了,还会有吃的胃口。脑壳开开窍吧!把这话倒过来说,再明白一个道理,做什么事先把自己的胃口吊起,才有把事做下去的决心。这才是赚钱的道理。连吃的胃口都没有,还会打得起养泥鳅的精神?”

左撇子半咧着嘴,他终于知道父亲的“臭规矩”这里面的名堂还蛮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