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工作,我买了第一双AJ 1”|鞋头们的第一双高端货

“为了工作,我买了第一双AJ 1”|鞋头们的第一双高端货

在不少读者投稿和留言里,总能看到年纪轻轻的各位,拥有着各种吊炸天的单品。

我们统计了一下,发现聊自己 OW 球鞋的留言,就出现了 30000+ 次。

虽然“ 奢侈球鞋 ”,并没有一个精准定位,但很多鞋头发现,近几年喜欢的球鞋,价格一般都超过了 1200 RMB。今天“ 球鞋分析师 ”要聊的,就是第一次花钱买高端球鞋后,不同人的不同经历。

...

看 鞋 先 看 人 的 时 代 ,

一 双 高 端 球 鞋 ,似 乎 更 容 易 找 工 作 ?

并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有攀比心,也并不愿意穿着虽然精致、但性价比不高的鞋款。

后来无奈入手“ 高价鞋款 ”,更多的是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 麻烦 ”。《商务研究》杂志的一项研究发现,有奢侈品加持,能更方便的找到工作。

北卡罗来纳大学请来了 150 名志愿者,观看 3 个女生的面试视频,三个视频中,面试者穿的分别是:昂贵球鞋,普通球鞋,以及无 logo 鞋款。

研究人员要求观看视频的人,给面试者打分,从中选择能胜任工作的人,结果 78% 的人,选择了穿着昂贵球鞋的面试者。

...

“ 为 了 工 作 , 我 买 了 第 一 双 AJ 1 ,

连 NBA 球 星 也 开 始 成 为 我 的 客 户 。”

以下这个例子,似乎也在证明了刚才的观点。

很多人毕业后,开始“ 循规蹈矩 ”地穿上了衬衫工作服和皮鞋,和身边同事无异。但 Lee Mintz 不同,她在工作后,才买了第一双昂贵的 AJ 1。

Lee 是洛杉矶的一名房地产中介,找她买房子的客户名单里,还有 NBA 球星“ 囧墙 ” John Wall。

不过她刚进这行时,平淡无奇的职业造型,迟迟打不开局面:“ 后来我留意到,很多来看房的客户,都喜欢 Air Jordan。

我就想,能不能穿着 AJ 去和他们聊天,虽然当时工资很低,不到 2000 美元,但还是买了人生中第一双 AJ 1。”

效果立竿见影,开始玩 AJ 后,她吸引了很多男鞋头的眼球:“ ‘ 哇,她穿 AJ ’,他们都会这样说。”

尝到甜头后,为了能和客户有更多交流,Mintz 开始了解 AJ 文化:

“ 我现在已经有了 29 双 AJ,遇到合适的客户,和他聊 sneaker 文化,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现在经常有客户会问我,哪里可以买到限量 AJ。”

...

年 薪 10 万 美 元 ,

才 能 健 康 地 玩 高 端 球 鞋 ?

你打开社交平台,会收到很多鸡汤,那些“ 年轻人为什么该买奢侈品 ”的文章,其实挺危险的。

至少在工资没达到理想状态前,盲目追求奢侈品,并不会带来幸福感。那到底什么收入水平,买高端鞋才不影响自己的财务支配?

有过这类经验的 Patrick Viet 给出的建议是:年收入 10 万美元。

Patrick 已经毕业好几年,之前买了一双 Air Yeezy,差点把他榨干:“ 如果你买得起法拉利还雇了管家,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但我那时的工资,只比这双鞋高一点,在波士顿生活,和别人合租公寓,一个月得花个 1、2000 美元。

直到我月薪涨到了税后 6k 美元,加上年终奖和提成,年收入达到 10 万美元时,每月买一双超过 500 美元的球鞋,才不会影响到我其他的支出计划。”

当然,国内消费水平会有所不同,但 RBC 欧洲投资银行,发布了一项关于“ 中国客户消费国际奢侈品牌 ”的调查:

643 名消费奢侈鞋款的中国受访者,平均年收入达到了 20 万 RMB。

stockx 也曾对 1200 名已工作的鞋头,进行了球鞋支出比例调查,他们在鞋子上平均每月花费314美元,大约占收入的 10%。

当球鞋消费不会超过收入的 10% 时,算是比较健康的状态,无论是 10 万美元还是 20 万人民币,都仅仅是较为理想型的年收入。

而实际情况是,能做到“ 健康状态 ”的人并不多,那些尚未达到收入水平的年轻人们,买高端球鞋时,都是怎么想的呢?

...

“ 从 买 第 一 双 ‘ 禁 穿 ’ 开 始 ,我 轻 了 25 磅 ,

但 这 种 减 肥 偏 方 ,有 后 遗 症 。”

德克萨斯州的@ElleFuego,几乎不穿球鞋。首先,她很穷,用她的话来说,就是“ 穷得几乎无家可归,租不起房 ”。

但这位女大学生开始爱上高价鞋,是因为这些东西,让她有了保持身材的动力:

“ 我在大学时患上了饮食失调症,最重的时候有 160 磅,当时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好的减肥方法。

后来我留意到,学校里那些穿 AJ 和 Yeezy 的女生们,身材都特别好,我就狠下心来,和父母借钱,买了人生第一双奢侈球鞋,AJ 1 禁穿,提前奖励痩回来的自己。

那双鞋实在太贵了,让我产生了不减肥,就别想穿上它的压迫感,后来 4 个月,我减了 25 磅。”

自然,这种“ 减肥偏方 ”,是有后遗症的,@ElleFuego补充道:

“ 随着自己赚得越多,鞋子越买越贵,越买越不敢乱吃东西,几年下来也没存到钱,盲目的消费,快乐也消磨得很快。”

...

“ 第 一 双 AJ 入 坑 后 ,

从 饿 几 个 月 ,到 比 别 人 更 早 创 业。”

根据一项 Ypulse 的月度调查,81% 的 13 岁至 34 岁年轻人认为:“ 在社交媒体上,炫耀自己购买的昂贵单品,并不酷。”

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 95 后,更喜欢“ 高品质 ”和“ 耐用 ”这两个关键词,然而,虽然觉得“ 炫富 ”很丑陋,但“ 满足感 ”又是另一件事了。

常有人说,你穿了一双昂贵球鞋,就能起飞吗?事实上,可能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

调查中还有 46 %的人表示,当他们能够买得起奢侈品牌和球鞋时,他们会觉得自己很成功。

微博上@没拿枪的Jinx 则因为爱 AJ,开启了创业之路:

我的第一双 AJ 是 3 代白水泥,从此入了坑,但当年成绩一般,爸妈不支持我玩这么贵的鞋。但是,没有一双 AJ 1,哪能称为 AJ 迷?

于是我攒了两个月饭钱和零用,买了双 AJ 1,上大学后,为了买更多 AJ 1,开始跟同学创业,每挣出一双买球鞋的钱,就很开心。

现在我做新媒体推广,依然爱 AJ,从青涩到成熟,让我懂得只有努力,才配的上热爱。

...

“ 买 过 奢 侈 球 鞋 后 ,才 知 道 喜 欢 最 重 要 ,

现 在 只 爱 穿 小 闪 电 和 air max 。 ”

也有人,在经济条件一般时,从第一双高端球鞋中,悟出了些道理。

鞋头@Kings Slayer 则表示,第一次买高端球鞋,就花了 430 美金,也是喜欢时间最长的一对鞋了

但也明白了,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但全部拥有,未必是好事。从那双高价鞋后,也开始买 200 美金的 Air Max 97。

再到后来,500、1000刀的也入手过几双,但大多都买 3、400 美金的球鞋。”

@theoruss:入了 Rick Owens 和 Y-3 的坑,从第一双到现在这双,都不便宜,我尊重身边人讨论的那些热门 AJ、Yeezy,涨涨跌跌啊,但都不关我的事了。

@ DESFLEX:“ 一双 360 美元的球鞋,是我在球鞋上最大的‘ 投资 ’。但后来吧,我发现炒卖价就是个数字,100 美元和 400 美元的球鞋,有什么区别?

对我来说,最喜欢穿的就是那么几双,比如纯白 350 V2 和 AJ 1 小闪电,最贵的那些,反而不常穿了。

...

“ 我 27 岁 时 , 买 了 第 一 双 高 端 Nike ,

才 知 道 当 年 的 同 学 ,为 什 么 花 钱 如 此 疯 狂 。”

晚入坑的人,也更容易懂得什么是热爱。

科罗拉多州的 Cameron Cowan,直到 27 岁时,才“ 下血本 ”花了 200 多美元,买了 Black Sheep x Nike SB Dunk。

Cameron 其实也喜欢球鞋文化,但他这份爱好,一直受到父母的抑制,长辈觉得正装才能体现“ 男性之美 ”:

“ 我读大学后,因为吃得太凶变胖了,但依然穿着从小到大的标配,皮鞋休闲裤,结果不认识我的人,以为我是学校里的教授。”

整个大学期间,他都没什么存在感,读研时,才开始“ 不修边幅 ”地尝试了街头风格:短袖牛仔裤,加一双 50 美元的 Chuck Taylor Converse,尚未摆脱父母的“ 节俭教育 ”。

直到前段时间,毕业后的 Cameron 刷 reddit 时,才姗姗来迟地入了鞋坑:

“ 当时看到有人晒 Black sheep x Nike SB Dunk,十分心动。想着工资也有 4k 美元了,我就花了 200 刀买了第一双昂贵的 Nike,开箱时紧张的心情,至今忘不了。”

于是从这双 Nike 开始成为入坑:“ 我喜欢乔丹,我房间有他的海报,但我父母不允许我有这么贵的鞋子。

当我把牛仔裤塞进鞋帮,享受脚踝被牛仔裤包裹的感觉时,我才知道当年的同学们,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多钱买球鞋。”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涉版权联系补充来源)

...

每个人的第一双高端鞋,意义并不全在于值多少钱,

而是从它开始,你选择了什么样的玩鞋之路。

以上过来人的经验来看,玩自己喜欢的,

不装逼,比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