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紫妍案现新证据:老板改别墅为陪客会所,强迫张紫妍喝不明药水

张紫妍案现新证据:老板改别墅为陪客会所,强迫张紫妍喝不明药水

因为韩国兴起的“ME TOO”运动,也就是对性骚扰勇敢说NO的运动,九年前的张紫妍案被运动倡导者要求重启调查。韩国法院受理之后,警方的调查取证工作循序渐进的展开,许多新的证据也得以浮出水面,在警方的最新报告中,有三件事最令人发指。

张紫妍所在公司社长金某将一座豪宅打造成私人会所,用以招待他的客户。根据韩国警方的报告描述,这座豪宅一共分为三层,第一层为酒吧,第二层为包房,陪酒陪睡之地,一应俱全,这就是金某胁迫张紫妍等女孩的犯罪地点。

根据前员工的口供,只要来了大客户大人物,员工就会被安排提早下班,随后张紫妍等女孩就会来到三楼陪客人,待到员工们第二天上班时,就会看到房间一片狼藉。有细心的员工还发现了金某的小秘密,老板金某会趁张紫妍不注意之际,往她的酒杯里面投入一些不明物质,员工们猜测这种物质是刺激性欲的。

阴暗的金某并不满足于此,竟然还要求张紫妍服用他自己研制出来的一种药水,说是为了给张紫妍补身体用的,张紫妍的身体并无问题,她内心十分的抗拒,可是在老板金某的淫威之下,她只得任其摆布。

从以上最新的报告中,我们看到金某做了三件无耻的事情:一个是建造了豪华淫窝,一个是背后下药,一个是逼迫他人喝药,残害他人的身体。如果真有十八层地狱,金某大概要打到第十七层。

许多人在同情张紫妍之余,也会怒其不争,既然遭受如此迫害,为何不勇敢逃离,选择自甘堕落呢?那么这个就得从韩国演艺公司的合同制度来讲了。

韩国演艺圈竞争激烈,任何艺人都是背靠公司出道发展,也因此签订了一系列的霸王合同和条款,艺人最终沦为了演艺公司的赚钱工具,真正到自己手中的钱并不多。韩国娱乐新闻常有报道,艺人频繁演出,日夜不休,屡次累倒在舞台之上,其实并不是韩国艺人努力拼命,而是背后的演艺公司逼迫所致。

悲哀的是,他们还不能够解约离开公司,一旦想要离开,就得背负巨额的违约金,所以他们只得继续任劳任怨,拼命不休,直到合同期满的那一天才能彻底解脱枷锁。最好的例子就是在韩国出道的吴亦凡和鹿晗了,他们当初隶属韩国公司,尽管在中国拥有超高人气,赚得盆满钵满,不过这些钱绝大部分进了公司,他们自己不过是领着微薄的薪水而已,所以是中国这边的演艺公司替吴亦凡和鹿晗支付了天价违约金,还了他们的自由之身。

讲完上面这些例子,大家大概能够对张紫妍多一些理解了,她作为一名三四线的明星,哪有足够的钱支付违约金,对金某的勇敢的说NO,所以一次又一次忍受着金某的迫害,直到后来精神崩溃,走上了自杀的道路。

其实张紫妍案已经在2014年做出了判罚,只有金某一个人受到了惩罚,其他参与者依然逍遥法外。金某被判罚赔偿张紫妍家属2400万韩元,也就是不到14万人民币,这笔不痛不痒的罚款相较于财大气粗的金某在张紫妍身上的榨取和迫害,实在是一个讽刺。

现在张紫妍案重启调查,不知道那些恶魔会不会都能够被绳之以法,正义会真的到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