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3月22日中国发射“澳星”为什么会出现失利?

1992年3月22日中国发射“澳星”为什么会出现失利?

继1990年的“亚洲一号”后,中国在1992年发射了两颗澳大利亚卫星,这两颗卫星的发射着实令人担心:第一颗发射了两次,先失败后成功;第二颗一次成功,但旋即宣告卫星失踪,使中国刚刚起步的国际卫星发射业务经受了严峻的考验。

1992年的3月22日,“澳星”发射失利,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无情地摆在了习惯于航天技术捷报频传的我国人民面前。但当时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依然紧张,它正经历着一场高科技与意志的较量。

发射指挥员命令操作手按下点火电钮,突然从电视监视屏上发现主火箭的一、三助推火箭没点着,在三秒钟内,指挥员迅速作出判断并果断下达“紧急关机”命令。几乎与此同时,箭上控制系统自动关闭了主火箭和其余助推火箭的发动机,实施紧急刹车。从点火到成功完成紧急关机,仅用7秒钟就完成。

几分钟内,一支抢险队开赴现场。有效地采取合拢火箭固定塔摆杆和平台、断掉箭上电池和火工品插头、取出爆炸器和引爆器、消防车灭火等一系列补救措施。为彻底排除隐患,加注分队冒着火箭泄漏的有害气体,连续工作22小时,卸出火箭体内400多吨燃料。3月23日凌晨,完好无损的“澳星”从火箭顶端50多米高处卸下,运抵卫星厂房。一次末完成的发射终于化险为夷。“澳星”、发射场安然无恙,是不幸中的大幸。

这次长征二号捆绑火箭的发射,对于提高我国火箭运载能力关系重大。这种火箭长达50米,是由我国老牌的长征二号火箭为基础,加上4个助推器组成的,起飞重量为460吨,发动机推力为600吨,可将92吨的有效载荷送入离地面200公里的低轨道。它的投入使用,表明我国已拥有发射20世纪90年代国际大型商用卫星的能力,并有助于加强我国在国际航天服务市场上的竞争地位。

发射受挫后,近2000封感人至深的电报、信件,从全国各地雪片般地飞向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祖国人民没有责备和埋怨,航天工作者却有一种难言的苦涩,他们很快冷静下来,只有一个共同的强烈愿望:尽快查出故障原因。

长征二号捆绑火箭总设计师王德臣,默默查看火箭出现故障部件后,连续几夜失眠了。这位曾担任我国多种火箭总设计师的“老航天”不顾自己感冒发低烧,动手设计出一个独特的简易电路,以搞好故障分析实验、攻克这个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

火箭中止发射4天后,箭上点火控制电路的程序配电器从西昌送往北京的失效分析中心。大家不顾旅途劳累,立即进入试验室,连夜对程序配电器进行精确的性能测试,并在激光电镜下进行外观检查、解剖和录像。经过18个昼夜的拼搏和上百次故障复现模拟试验,终于完成了故障分析报告。

4月14日,我国著名航天专家梁思礼、陈芳允、王永志等人组成的故障分析专家审查委员会,通过了这份分析报告,其结论令普通人大感意外:影响“澳星”升空的“祸首”竟是一块比米粒还要小得多的铝质多余物。它使程序配电器上的控制接点短路,从而酿成一、三助推火箭误关机的恶果。

科学是无情的。运载火箭由几十万个元件组成,其中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出现失误都会导致整个发射失败。1980年,欧洲航天局发射火箭时,操作人员不慎将一个组合件的商标碰掉,落进燃料供应系统造成了堵塞,使火箭中途坠入大海。

于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摆开了赶制长征二号捆绑火箭的战场。经过日夜工作,航天工作人员终于在100天之后,成功制造了另一颗长征二号火箭,并成功地将“澳星”发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