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以时间换空间 2019年是转折之年

水皮:以时间换空间 2019年是转折之年

水皮

“五穷六绝七翻身”其实说的是港股的规律,这种规律在牛市里是根本没有人会关注的,但是在熊市里就不一样,大家希望这种所谓的规律能发挥一点作用,早点形成探底回升的行情。

如今时间才至7月中旬,规律会不会起作用谁也说不好,如果2691被证实为底部,那么规律就起作用了,如果2691没有被证实为底部,那么规律也就不起作用。

A股2018年的最高点是年初创下的3587点,这也是这波行情的高点,当然是拜持续了一年多的上证50行情所赐,春节前曾经有过一波凌厉的暴跌,最低打到3062点,这个低点和2018年6月破位之前的点位相当,也就是说,其实上证在3050附近已经徘徊了大概半年的时间,最终选择向下突破,所以谁也不能说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股市很简单的道理就是不上就下,半年的时间无力上攻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以前说过,一是美元加息,二是中美贸易战,三是国内经济回落整理。而向下突破的契机则是独角兽上市带来的供求失衡,在资金面偏紧,中央强调用3年时间打赢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市场选择保守策略是正常的。尽管由于资管新规一刀切的后果可能会带来暂时的、局部的、行业性的资金链断裂,但是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的区别,不能指望中央再放水,而扮演叶公好龙的角色。事实上,6月25日,央行已经在压力下宣布名义上定向实质上全面降准,但是释放的7000亿基础货币都做了专门的定投,效果又如何呢?水皮特别强调这是一次逃命的机会,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天高点2908,距2691点是有200余点,个股的差异就更大了,从绝对的跌幅看,A股这一轮下跌近900点,跌幅超过25%,从3050点的平台看,近期超跌10%多,说是小股灾也不过分。在这个过程中,央行该喊的话也喊了,证监会该开的会都开了,新华社该发的文章也都发了,但是指数的表现依然是比较疲软的,即便盘中看似强势的反弹,但是持续性也是值得怀疑的,主要在于现在的局面不是证监会能够Hold住的,也不是中国政府的意志能左右的。特朗普在中美贸易战上的动作不断,市场充满不确定性,股市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即便有1313亿外资流入市场,即便目前上证深圳创业板的市盈率都在历史低位,即便出现了一批一元股,但是水皮要强调的是,现在尚不到确定底部的时间。与其猜点数,不如算时间,因为即便指数在相对低位,可能未来蛰伏的时间也会较长。

目前的市场,极像2009年6个反弹3478点之后,市场一路调整反复向下,2013年中低见1846,直到2014年7月28日《人民日报》和《经济日报》同时发表那篇文章,论中国经济新常态,才发动了波澜壮阔的一波所谓的国家牛。

时间节点在哪里呢?

大概在2019年的年中。

为什么这么说?一是长期的康波周期,时间点就指向2019年年中;二是我们资管新政的时间点也在2019年年中;三是目前频频爆雷的互联网金融整顿也指向一年后的时间坐标,也就是说在2019年年中,宏观经济的周期波动,资金市场的供应和金融环境的整治三者形成了一个共震,之前都属清创期。市场的阵痛是难免的,长痛不如短痛,类似的经济结构调整美国和日本都碰到过,但是结果却大不同,美国是休克疗法里根经济学主导,3年走出困境,而日本官商一体相互维护,一错再错,30年没有进入景气周期。中国经济的调整方向就是结构性供给侧改革,方向是正确的,路径也是正确的,力度的把握有讲究,但不是浅尝辄止、出尔反尔的理由,否则养痈遗患,后患无穷。

一年前上证50的低点是2297,一年后的现在低点是2331,应该说相差无几;一年前的上证指数低点是3016,一年后的低点是2691,上证指数比一年前的低点低了有300多点;深成指一年前的低点是9960,一年后的低点是8736,深成指的点差是1224点;创业板一年前的低点是1779,一年后的低点是1506,点差是273点,除了上证50,其他三大指数一年的实际跌幅是一样的,都在10%左右,中间则是经历了一个过山车,有人在高点下车,有人在高点上车,有的人在低点上车,有的人在低点下车,不同的上车下车注定了不同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