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喜的死亡

大喜的死亡

“听说大喜死了?”

“是的,大喜是被人打死的!”

“啊?大喜这办般人物也会被别人打死?”

清晨,我在匆忙的行路,却听说大喜被打死了,我心中不知是喜是忧,就匆忙的跑到大喜家看个究竟……

大喜是寨上的恶霸,寨上人都惹不起他,他的死或许能让寨上变得安宁,但是大喜身手了得,就这样被打死了,寨上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更不愿意相信。

但是,大喜,真的死了……

大喜生平恶得很,见识也广得很,寨上的孩子都喜欢跟着他,听他讲述各类故事,我也能清楚的记起大喜讲故事的场景。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们躲在树荫底下听他讲述……

“我寨后山有九个山头,知道这是什么吗?”大喜故作疑问,我们都急盼着他继续讲。

“这叫九段玄龙,是因为这后山以前有九兄弟在这里修炼成仙,玉帝赐他们一人一座山头在此庇护我寨上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只是后来可惜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了?”我急切发问。

“有一年,一条小白龙从东海溯游而上,见这里藏风得水,便也想在此修仙。”

“但这九兄弟肯定不会答应,于是他们互相开始斗法,小白龙虽然法力高,但九兄弟人多,那九兄弟化作一条玄龙和小白龙开始猛烈的拼打,眼看玄龙就要赢了,怎奈小白龙突然化作一把利剑直插玄龙的后脑脉,玄龙也拼死用尾巴缠住白龙,于是他们都死了。”

“后来呢?”我又问道。

“后来,哼,自从玄龙的后脑脉被切断后,我们寨上的风水也就断了,再也出不了人才!”

“你不就是人才吗?”一个孩子说道。

“哈哈……”大喜得意地笑了起来。

突然,旁边的草丛传来唰唰唰的声音,只见一条乌黑的大蛇在草中穿行。大喜见状,飞地一般起了身,一个箭步就朝草丛中奔去,伸出粗大的手掌麻利地朝蛇身上抓去,那黑蛇回头张口咬来,大喜往右一撤,右手顺势抓住了蛇的七寸。我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这身手不是西毒欧阳锋才拥有的吗?

大喜会讲故事,身手了得,让寨上的孩子都很崇拜他,但是大喜经常要打人,让寨上的孩子又都很怕他。

“讲了老子今天灌水,你明天再灌水,你硬要和老子抢水,老子今天要爆了你的头!”只见大喜拿起锄头就朝顺子爷爷打去,吓得顺子爷爷抱头窜鼠而逃。

“狗日的老货,硬是欠打!”大喜看着跑远的顺子爷爷,继续骂道。

大喜觉得还不过瘾,又搬起两个大石头朝顺子田里砸去,并骂出在这寨上谁敢惹我,我就要他死这样的话语。

我和顺子都看到了这一幕,却因害怕大喜,不敢前去帮忙。顺子说等过年他爹打工回来,喊他爹去找大喜报仇,我说你爹肯定打不过大喜的,顺子瞬间就不做声了。

其实我爷爷也很反对我跟在大喜后面,爷爷常说大喜不是条好的,不得好死。只是大喜讲的故事太好听了,我常常偷偷地跑去听。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见识的增广,对大喜讲的故事不再崇拜,因为他讲来讲去就只会讲小白龙的故事,也越来越反感他在寨上的胡作非为。

某个傍晚,我和顺子等伙伴正在马路上闲走。

“让开,都给我让开,你们这些龟蛋!”

大喜拿着酒瓶醉醺醺的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骂我们,我不想惹他,没有做声。突然,顺子抢过大喜手中的酒瓶,朝大喜脑袋上拼命砸过去,大喜头上瞬间就流出了鲜血。大喜用手摸了摸头上的鲜血,愣在那一动不动。

“看你狗日的还惹老子吗,老子以前小时被你欺负,现在老子要打死你。”顺子朝大喜脸上啪啪啪又是几巴掌。

“哇——”大喜竟然哭了起来。

第二天,大喜居然消失了,听大人们说大喜是到别的寨上做工去了。

直到一个月后……那是一个清晨,浓雾笼罩着大地,几阵吵闹声划破了长空的寂静。

“快让让,要死人了!”

“怎么了?你们捉着的是谁?”

“大喜被人打了,快死了!”

四个村民用木板抬着重伤的大喜,匆忙的往大喜家里去,寨上人纷纷围观过来。

“大喜那么好的劳力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是啊,连大喜都被打成这样了,我寨上人今后还出得了门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认真的讨论起来。

“大喜这家伙啊,在人家寨上做瓦工,处处冲厉害,喝酒了还要邀别人掰手腕,掰手腕输了又邀别人摔跤。”伍子爹说道。

“在别人寨上莫比在自己寨上啊,到处逞强,后来人家叔侄爷忍不起了,五六个一起打他,打的打脑壳,打的打腰,才把大喜打成这样,估计是快要死了!”

“啊——啊——啊,痛啊!我尿急,痛,尿不出来,那个帮我挤一下啊!”

我从人缝中听到大喜的惨叫声,那声音像是受尽酷刑的痛苦叫喊,又像是深入地狱的绝望呼喊。我还从人缝中看到他那满是鲜血脑壳,像极了一个花皮球,有像是一个流着枞油的枞树木头,曾经的西毒欧阳锋居然沦落这般,我长叹了一声。

两天后,轰隆隆的炮竹声告诉我,大喜真的死了。

作者:书画临风堂

來源: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