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捡手机(幽默故事)

阿P捡手机(幽默故事)

这天中午,阿P去乡镇上一家饭店参加朋友婚礼,酒足饭饱之后,阿P正待离去,脚下一绊,原来鞋带开了。喝的脸红的阿P怒骂一声,弯腰准备把鞋带重新系好。这一低头,却看到桌子底下躺着一部手机。阿P一愣,鬼使神差的也没细看揣在兜里醉熏熏的回家去了。

回到家睡了一觉,刚一醒来就看到小兰坐在椅子上发呆,于是问道:“小兰,你发什么呆呢?”小兰一转身,阿P才看到小兰手里拿着一个银白色手机,这不正是自己捡的那个吗。没等阿P说什么,小兰先急了:“你说,你把别人的手机拿回来干嘛,人家老婆都打好几个电话了,我都没敢接,你快给别人还回去。”

阿P被小兰一阵唠叨,脸上有点挂不住,出言反驳道:“这手机是我捡的,归我也没啥。”不料小兰一阵数落他,“你怎么这么贪便宜,快去还给别人,不然失主该多着急呀。”平白挨了媳妇几句训斥,阿P心里老大不爽快,嘴里嘀咕着又没有人看见是我拿的。

阿P拗不过小兰,再加上自己也没真心想要这手机,于是接过小兰手上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准备给失主的老婆打个电话。电话响了半天都是关机,小兰又试着打了几次仍旧是关机。

阿P得意的对小兰说:“你看,这可不怪我不还啊,是他自己不接,怪不了我。”小兰也是一筹莫展,拿着手机反复看了起来,看能不能发现啥有用的信息。阿P一拍脑袋说:“看咱俩笨的,快点点开他的微信呀,看看他都跟谁聊天了,不就能找到他了吗?”小兰夸了阿P一句,俩人打开微信一看,乖乖咧,好友可真不少呀,光最近的聊天记录就有好几十条。小兰正准备找最近一个聊天的人发消息过去,阿P一下子像想起了什么一把拦住了小兰。小兰纳闷,阿P却说:“这手机我们不能还。”小兰没听懂阿P的意思,阿P说:“你傻呀,失主的老婆打了那么多电话我都没接,他们肯定以为手机是被偷了,说不定已经报警了。我刚刚又打了个电话,他老婆肯定知道手机被别人拿走了,万一认定我是小偷,那我不是冤枉死了。”

小兰说:“这手机本来就是你捡的,到时候她要是问你,你就实话实说呗。”

阿P心虚地说:“不妥,那她要是问我为啥不接她电话我咋说?”小兰一想也是,左右为难,不禁埋怨阿P一时贪心带这么个烂摊子回家。

小兰见阿P眉头紧锁,凑上去一看,原来阿P在浏览失主的微信朋友圈,最新的几条动态全都是转发失主老婆的一条信息,内容皆是“本人陈心,手机于今天中午在中心饭店丢失,如有知情者,请联系陈心老婆。”小兰一看,这不得了嘛,直接在朋友圈里发个动态告诉失主老婆一声就行了。

可阿P再往下看朋友圈里的评论,脸都气的青了,原来有几个人发的动态里大骂偷手机的人不得好死。阿P气不过,一气之下,把捡来的手机摁了关机键就甩在抽屉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阿P一拉抽屉,顿时“咦”的一声,小兰凑过来一看,手机居然不见了。他俩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儿子强子,难道儿子看到了手机,把手机拿到学校里去了吗?

阿P不敢耽误,紧赶慢赶的找到儿子的学校,也不顾老师正在上课,一把就将儿子从教室里揪了出来。阿P急切的问:“强子,快说抽屉里的手机是不是你拿的。”儿子说是我拿的,不过我已经卖给同学了,阿P火大“卖了,你竟然敢卖了,卖了多少?”“300”,“臭小子,300块你就敢把手机给卖掉了,你知不知道这手机是我捡来的,我还要还给别人的,快带我去找买主把手机要回来。”

儿子没办法,只好带着阿P找到高年级的学长,阿P说明来意后,不料那学生竟然坐地起价,声称手机已经是他的了,想买回去必须加100块钱。阿P气愤不已,儿子这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呀,想想这手机必须得要回来,阿P咬咬牙说“100就100,手机拿来。”那学生正准备收钱,不料阿P眼神一转,压低声音说:“你知道这手机是哪里来的吗?这手机是偷的,你是违法买卖,要是识相的话还是赶快拿着你的钱走吧,手机拿来,钱我是不会加的。”

到底是学生,惊不住吓,那学生迅速拿回自己的300块钱,丢下手机就跑进了教室。儿子佩服的说:“老爸,还是你聪明,没多花一分钱就要回来了。”阿P一瞪眼睛说:“臭小子,敢偷老爸东西了,回家看我不打断你的手。”儿子摸了摸自己的手,一脸害怕的也赶快回了教室。

阿P寻思着还是把手机送到派出所里去算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不好日子,还要忍受小兰的唠叨。阿P刚走出校门,正准备去派出所时,却看到两个戴着大檐帽的警察向他走来。阿P一喜,迎上去正准备把手机的事给警察说呢。只见那两个警察看向他问“你是阿P吗?”“我是,我……”不待阿P说完,只见其中一个警察掏出手铐就将阿P拴了起来。阿P大惊:“你们这是干什么?”

“有人举报你偷手机,现在回派出所和我们交待清楚情况吧。”

阿P无论怎么和警察解释,甚至要求警察说出是谁举报的,可警察就是不相信,仍旧要求阿P说清楚手机的来历和动机。

阿P见警察不相信他,自己也是没辙了,难道这个“偷手机”的帽子真要扣在自己脑袋上吗?正在阿P哭丧着脸让警察相信自己时,询问室里快步走进一男一女,只见一个警察站起来说:“陈先生啊,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丢失的手机呢。”

那个陈先生拿起手机一看,惊喜的说“是我的,是我的,从哪找到的,小偷抓到了吗?”

阿P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噌的一下站起来说:“你说谁是小偷呢,我捡到这手机今天正准备交到派出所呢,就被警察带到这来了,你怎么能冤枉好人呢。”

陈先生冷冷的说:“你要不是小偷,怎么会进了派出所才说自己是要还手机呢?那你昨天为什么拿到手机不第一时间就去派出所呢,你分明就是狡辩,我最恨你们这样的小偷了。”

阿P辩解不过,忽然他看向陈先生旁边的女人,不确定的问:“你是他老婆吗?”

那女人说:“我是呀,怎么了?”阿P兴奋的对警察说:“她能证明我不是小偷,我昨天回家后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的,只不过她一直没接,不信你们看她的通话记录。”

经这一提醒,警察也示意那女人打开手机看看,那女人这才恍然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昨天没电了,刚刚一开机就接到警察的认领电话,于是就和老公一路急赶过来。这一说,那女人赶快从包里拿出手机调出来昨天的通话记录,这一看,确实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那时丢失的她老公的手机打的。

这下真相大白,警察连忙做了笔录,笑着给阿P打开手铐,语重心长的说:“阿P呀,下次可再也不能这样了啊,不然你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呀。”阿P唯唯喏喏的答应着,眼看着陈先生夫妇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阿P心里郁闷,还是大手一挥的说:“算了,谁让我倒霉呢。以后可别不分青红皂白就瞎冤枉人了。”阿P又问警察:“是谁举报我偷手机的呀。”警察笑笑说:“本来不应该透露举报人的信息的,不过既然是一场误会,说出去也没啥事了,举报你的是学校的一名学生,十岁左右的男孩。”

阿P心里气的牙痒痒,好你个强子呀,臭小子,自己害怕挨打反倒坑你老爸一把,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去。

回去和小兰一说,小兰也挺高兴手机还给失主了,不过还是气愤阿P白白跑了趟派出所受冤枉。俩人决心等儿子回来了要好好教育教育儿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拿家里的东西出去卖钱。等儿子回来,阿P大吼一声“过来”,强子战战兢的走过来说:“老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偷拿家里的东西了。我举报你,是怕万一手机真是你偷的咋办。”

阿P无语的沉默了,虽说偷手机的嫌疑被洗清了,但一想到无端进了趟派出所当小偷被盘问,心里就有气。不过一想到失主拿回了手机,又觉得自己心里舒畅起来了。至于儿子,打几巴掌教训他只要改过就行了,皆大欢喜。阿P又觉得自己心里乐呵呵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