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学校里的那些“女混混”,现在怎么样了?

曾经学校里的那些“女混混”,现在怎么样了?

初中的时候,在年段垫底的班级读书。我算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最差的五十几个人里面比较好的那么几个之一。我和全班人都玩得挺好的,当时我觉得交朋友就是性情与品性合得来就好,成绩完全就是外界强加的指标。

图片来源网络

班上很多女混混,其中有一个是之后还有交集的。现在想想她人挺不错的,剪很短的头发,骑电动,和年段里的几个著名女混混玩在一起,上课在后排闹腾,被老师拎出来骂。

我和她关系还行,经常借她作业抄。可能她不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做到上课不讲话下课也做题,我也不理解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做到门门都考十几二十分。虽然不理解,但我们都对彼此很尊重,有一段时间甚至还玩得很亲近。记得她初二的时候就去读卫校了,我提前买了同学录让她写,她写了满满一页。

图片来源网络

再见面的时候是在高中的毕业聚会上。我背着包和几个朋友上楼,班主任喊我们在餐厅拐角的横幅上签名,旁边站着几个服务生,穿着制服,其中一个头发短短的像是男孩子的人给我递签字笔。眼神交汇的刹那,我有点恍惚,感觉很熟悉,过了几秒才试探地叫了她的名字。

图片来源网络

她灿烂地笑起来,应我。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脸上不少红红的痘,胖了些,没怎么长高。我很高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朋友在旁边签名,还画了个小桃心,我捏着笔犹豫着措辞,她率先开了口。

说你们毕业聚会啊,真好啊,你现在也毕业了,什么什么的。我应着是啊是啊。最后落座的时候,看她端着盘子走过去,内心有一点点惆怅。

我也不知道我惆怅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吧。曾经棱角锋锐的人,如今也已经被生活磨砺得成熟,已经承担起责任,认真工作。我小口地喝着可乐,忽然想起那一年她拿着二十分的卷子,满不在乎地冲我笑着的模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