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万华人生活在离中国最远的国家 祖上是太平军 至今还在说中文

几十万华人生活在离中国最远的国家 祖上是太平军 至今还在说中文

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个厚土重迁的民族,这和我们自古就是农耕社会离不开,因为我们脚下丰饶的土地,所以中华民族向来都是自给自足,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而且伴随着我们的民族习惯,我国的户籍制度也从很早就有了雏形,制度和传统两相结合,更是让中华民族对于家乡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故土情怀时至今日还在影响着无数的中华儿女。不过今天我们讲的是一群住在离中国最远国家的一群人。

故土难离

智利是世界上离中国最远的国家,位于南美洲西南部,安第斯山脉西麓。东同阿根廷为邻,北与秘鲁、玻利维亚接壤,西临太平洋,南与南极洲隔海相望,是世界上地形最狭长的国家,国土面积756626平方公里。为南美洲国家联盟的成员国,在南美洲与阿根廷及巴西并列为ABC强国。而在智利有一座重要的城市和中国有着非凡的渊源,这座城市就是伊基克。

伊基克位于智利北部,是塔拉帕卡(Tarapacá)大区的首府,伊基克(Iquique)位于阿塔卡马沙漠西北部,是智利北部太平洋沿岸的一座港口城市,距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以北约1800公里。也是智利重要的港口城市,西临太平洋,东靠阿卡塔马沙漠。

伊基克

清朝时期,太平天国运动震动华夏,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最后虽然被清王朝镇压,但是依旧有不少太平军的余部存留了下来,只不过这些余部的生活都颇为艰难。很多太平军为了活下来,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当猪崽被卖到国外当“契约矿工”,而在为数众多的太平军余部中,约三万人选择了这条唯一的生路,而这其中又有一万多人去到了智利。

这一万多太平军余部抵达智利后,虽然没有迫害和欺压,但是他们每天都承受这巨大的体力负担,在不停的工作谋求生存,而且智利政府也不承认他们的合法身份,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的身份甚至和古代的“奴隶”类似。在压抑了多年后,智利国内的战争让他们看到了翻身的希望。

硝石战争

1866年智利和秘鲁、玻利维亚发生了硝石战争,这一万太平军余部终于看到了希望,推举湖南人翁德容和广东人陈永碌为领袖,他们没有按照智利军事顾问的要求按西方编制进行改编,而是采用太平军的方式建立了两个军,并设立师帅、旅帅、两司马等太平军官职。

1869年为配合智利帕科查港登陆,太平军在陈永碌的指挥下在莫克瓜再次同秘鲁-玻利维亚联军展开激战,在莫克瓜战役中太平军不畏牺牲奋勇杀敌,将秘玻联军打得很惨。当日指挥秘玻联军的司令官几乎发疯,战场上到处是被太平军砍杀的秘玻联军,太平军也有400人伤亡,他们夺取了4门大炮和15面军旗、大量的辎重和200余匹战马。接着太平军又在塔克纳和阿里卡两次战役中配合智利军队彻底打败了玻秘联军,至此,智利军队已占领了玻秘两国太平洋沿岸全部硝石产地,玻利维亚失去了继续进行战争的能力,并实际上退出了战争。


伊基克美景

经历了胜利之后,为了表彰太平军,智利政府决定将伊基克赠给太平军余部,成立一个自治镇,但条件是继续帮助智利攻打秘鲁,但太平军不愿意继续为异国当炮灰,他们没有接受,甘愿融入当地社会。于是拥有了合法身份的太平军军人们开始在伊基克开枝散叶,逐渐成为伊基克居民中一个庞大的人群。

时至今日,伊基克60万居民中,有将近15万人拥有中国血统,而且华人的元素随处可见,例如伊基克人当地语言中“餐馆”叫“其发”(发音接近广东话的“吃饭”),混沌被称为“完蛋”(浙江话混沌),当地人称弟弟为“塞罗”(细佬),把儿子叫“崽”,女儿叫阿米(阿妹)等,而且至今有大批的人保留这饮茶的习惯。而在伊基克,处处可以中国面孔,虽然由于长期混血,已与纯种华人有所区别,即使这样伊基克也可以堪称是一个具有浓厚中国元素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