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总队原总队长今受审 近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并涉包庇毒贩案

禁毒总队原总队长今受审 近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并涉包庇毒贩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庞岚)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原总队长唐国栋今日上庭受审,检察机关指控其受贿近700万,近千万财产来源不明。据中青报等媒体此前报道,他还与一起包庇毒贩案有关。

受贿近700万 近千万财产来源不明 还伪造身份

据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消息,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原总队长唐国栋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今天开庭审理。

湖南省永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至2017年,被告人唐国栋利用其担任郴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湖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总队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项目、案件处理、职务提拔、工作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下属等人非法收受单位、个人给予的财物,或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伙同下属收受回扣,共计折合人民币669.8万元、港币50万元、美金0.2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

另,唐国栋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64.855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或者说明来源后查证不属实。

唐国栋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今年6月,经湖南省委批准,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唐国栋被双开。相关通报称:唐国栋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职务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规以虚假身份办理和使用身份证件;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手下两民警包庇毒贩曾分别被判10年、6年

邓某贩毒被抓现场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唐国栋还与多年前的一起警察包庇毒贩案有关。

这起案件,已在2014年8月底二审完毕:2014年5月9日,湖南郴州资兴市人民法院以徇私枉法罪分别判处郴州市公安局原侦查员王斌、余菁有期徒刑10年、6年。此后二人上诉,2014年8月29日,郴州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2009年7月18日晚9时许,原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黄某根据线人举报带领协警、保安四人在郴州市同心大市场路口,将正在贩卖毒品的曹某抓获,并从曹某身上搜出10粒麻古及2小包冰毒,当晚搜查曹某暂住的房屋时,抓获了另一毒贩邓某,并从该房屋内搜出了麻古、K粉和冰毒等大量毒品。

审讯前,王斌得知毒贩邓某是其朋友的“兄弟”,而这个朋友的妻子正与王斌合伙开茶楼。于是王斌决定帮助邓某。王斌和余菁商议,请求余菁帮忙尽量往非法持有毒品,而不是贩毒的罪名上靠,余菁表示同意。

此后被告人王斌在讯问邓某的“马仔”曹某时,采取诱供等方式,暗示曹某非法持有毒品罪比贩卖毒品罪判刑要轻,诱导曹某作非法持有毒品的供述,曹某遂否认之前所作的替邓某贩卖毒品的供述,作出自己吸毒和毒品全部是其持有的虚假供述。王斌根据此虚假供述,将毒贩邓某更改为“见证人”,据此邓某未被刑事立案,曹某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被立案。

结果,王斌想要包庇的毒贩邓某在当时被作为“一般吸毒人员”,送进了郴州市精神病院的自愿戒毒所戒毒。

举报同事的黄百炼曾说“幕后大佬仍在法网之外”

在这起案件中,抓获毒贩的原郴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民警黄某名叫黄百炼,他的原同事王斌、余菁之所以最终入狱,源自他坚持不懈的举报,而他也曾因此遭遇过“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免职”等一连串打击。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讯问现场,黄百炼曾见证了那场令他一生难忘的审讯。当时,王斌问邓某的“马仔”曹某:“贩卖毒品罪法院可以判你十五年、无期甚至死刑;非法持有毒品罪法院会判你七年以下徒刑,你愿意作贩卖搞还是非法持有搞?”曹某想了想,答:“作非法持有搞。”王斌又问:“你吸毒有几年了?”曹某答:“我从不吸毒,不信你可以验尿嘛。”王斌问:“你不吸毒,持有这么多毒品在家干什么?”曹某答:“那么我就承认吸毒。”

黄百炼被这场“审讯”惊呆了,他向副支队长黄中祥“投诉”,黄中祥却承认王斌按非法持有罪问话是他的意思。

更令人疑惑的是,2009年7月21日上班后,黄百炼发现他缴获的疑似毒品少了约500克,怀疑是同一办公室的王斌所偷,两人为此发生了激烈争吵。

不久,“捅了马蜂窝”的黄百炼被实施“集中谈话”。谈话领导劝黄百炼承认是由于他违规操作导致毒品丢失。后来,在被“关押审讯”9天后,黄百炼被解除了审查,并被重新任命为该案的主办侦查员。憋着一口气的黄百炼一连十几天扎进看守所提审曹某,最终将贩毒网络查清。2010年12月15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邓某无期徒刑。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此事还牵涉当地交警支队协警唐凯。当时,身穿警服的唐凯曾到看守所当面告诉“马仔”曹某:“我公安局的朋友在帮忙,只要案子定为非法持有,邓就会没事,然后我们马上来救你……”。后来,唐凯被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检察院以妨害作证罪起诉。根据法院的判决书,唐凯不仅涉嫌妨碍作证,还是一个有两年吸毒史的吸毒人员。更让人震惊的是,他还是一个藏在公安局里的毒贩,是邓某贩毒网络中的一个成员。

对于在办公室丢失毒品和同事王斌、余菁涉嫌徇私枉法之事,黄百炼持续向上级领导反映。但是接下来,他曾经历了被“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等“整肃”。2011年5月,黄百炼正式举报到检察院,并开始投书媒体。2012年12月12日,郴州市公安局召开干警大会,当时任局长的唐国栋公开声称,省公安厅的结论是王斌等无罪。

但是最终,在湖南省人民检察院的督办下,2013年11月18日,湖南省资兴市人民检察院向资兴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王斌、余菁终因徇私枉法罪获刑。

当时,黄百炼认为:像王斌这样的“小卒子”不可能有如此的胆量,并能牵动市局领导对勇揭黑幕的自己连续攻击。“背后那些人才是幕后的大佬,现在仍在法网之外”。

唐国栋曾说举报人“抹黑郴州公安” 他落马后有人放炮庆祝

包庇毒贩的“内鬼”获刑后,此事并未终了,因为办公室里丢失的500克疑似毒品一直未被立案调查。所以,黄百炼多年来持续举报此事,并举报时任郴州市公安局局长的唐国栋“包庇下属”。据澎湃新闻报道,“唐国栋说我抹黑郴州公安形象,说我是负能量,我很反感。” 黄百炼说,“我没有抹黑公安形象,队伍里的蛀虫应该清除。”今天,唐国栋终于走上法庭受审。

黄百炼展示立案决定书

而今年8月6日,在“毒品被盗”9年后,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终于对黄百炼举报的“王斌涉嫌盗窃毒品”一案,正式立案侦查。

另据媒体报道,去年4月1日唐国栋落马之时,湖南郴州村民曹继跃曾在广场上拉横幅、放鞭炮以示庆祝。这个曹继跃,就是当年那个“马仔”曹某的父亲。他的儿子因涉嫌毒品交易获刑后,他认为该案疑点重重,却被时任市公安局局长的唐国栋下令拘留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