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现在很敏感的民族,其实对中国武术影响至深!

这个现在很敏感的民族,其实对中国武术影响至深!

作者:小蔡

回民是中华民族里的一个独特群体,他们的文化、风俗对我国影响很多,例如著名的北京烤鸭等,但有多少人知道回民与中国武术的关系。

回民与中国武术渊源很深,特别是在我国北方,不少的北拳拳种都是由回民创立或发扬光大的,典型的例子有八极拳、劈挂拳、通臂拳、心意六合拳、查拳等,那么,回民为何与中国武术搭上关系?

悠久的尚武传统

由于蒙古帝国征服了中、西亚地区,疆域内有大量穆斯林臣民,蒙古人将其编为军队系统里面的「探马赤军」、「西域亲军」、「亚速回回军」等,回人因此成为元代的军户,协助蒙古军四征各地。

探马赤军



明代继承元代旧制,继续宽松地对待回人,也以大量回人作为军队骨干。例如明军曾派遣回兵镇压西南苗族和当地其他原住民族的武装反抗,后来还有回族部队定居在湖南常德。

由此可见,回人拥有长久的军事传统,更容易接触到军方武术,再加上长年累月的作战经验,回兵在搏击方面都较深的领悟和体会。因此逐渐演变形成了风格独特的回民武术。

高压、信仰与社会环境促进回民习武

到了清代,清政府对回民实行高压及歧视的政策,例如陕西和甘肃的回民犯了盗窃和抢劫罪必须充军到云南和贵州,有时还处以终生戴枷,比起其他族群在犯同类案件时所判的笞刑还要重。

通臂拳



另外,在汉人跟回民在土地占有和贸易冲突,汉族官员往往偏袒汉民,而满族官员对回民也存有偏见,因此裁决很少持平正态度。这种歧视的态度使得回民的安全感下降,习武成为了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手段。

回族的穆斯林信仰也促进了回民练武。

先知穆罕默德是一位武士,故而习武是以先知默哈穆德为楷模,是一种「圣行」。穆斯林的书籍如《穆罕默德的宝剑》鼓励教徒勇武。穆罕默德还曾经给勇士哈立得赐名「安拉之剑」,这也让回人认为习武和勇武是最容易获得穆罕默德认同。

八极拳



崇尚武勇成为伊斯兰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回族自古以来便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在我国历史上就出现了回民武才辈出的局面。

再者,回民自元代起便从沿海地区迁到内陆地区,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回民村,这些回民村的周旁都围着大大小小的汉人村落,对回民形成包围之势,而回民的力量亦相比在沿海居住时更为分散,因此回民有习武的必要,以便将来在与汉人械斗中能以少胜多。

而且,回民所身处的区域大多集中在山东、河北、山西等地,这些地方本身就是四战之地,在明代时候更是关外民族入寇的地方,所以当地百姓都多有武术底子。

螳螂拳



再者这些地方是钱庄、漕运较为盛行的区域,所以各地的习武之人都喜欢到当地设立镖局,在某程度上将各地的武术汇集在一起,使得当地充满浓厚的武术文化和历史悠久的拳种,例如山西流行的形意拳、河北流行的长拳、山东流行的螳螂拳都是基于当地的大环境所衍生的拳种。

回民在这些地区居住,很容易学到各式各样的拳种,自然地被当地的习武风气所感染,因此启示出各式各样的回民武术。

晚清民国回民武术大放异彩

到了清未,回民已经积累了不少武术经验,创造了很多风格独特的拳种,例如八极拳、劈挂拳等,而回民武师更在近代史上大放光彩。

回民武术最早参与近代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是同治七年(1867年)的捻军入河北一役。当时,八极拳武师李大忠及劈挂拳武师李云表率领门人在盐山组成团练,以阻止捻军侵入家乡,最后两人协助清军重创捻军。

李大忠



虽然此役李云表战死,其麾下门人亦死伤惨重,但回人武师的勇武震憾了当时的清朝官员,更进入了军阀及政治家的法眼内,因而开始了回民武术的挥煌历史。

清未不少地方军官都邀请回民武师到军中任教,让下属能学到最实际的搏击术。例如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新军的时候,就曾聘请八极拳宗师李书文为武术教练,而李书文后来又再冯国璋部教拳,可见当时的军阀对回民武术的重视。

而李书文自己更是桃李满门,其大弟子霍殿阁成为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武术老师兼护卫,更协助溥仪组成护军。

另一名弟子李健吾曾在延安时期担任过毛主席的警卫员,建国后则在中央警卫局及军队里教授武术,而现今军中的军体拳里面的「八极味」,也是李健吾担任教习时所带进去的。

而李书文的关门弟子刘云樵更曾为军统局特务,后来随国民政府东渡台湾后,更在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时期担任总统府特勤教官,负责培训总统保镖的搏击能力。

晚年刘云樵



回民武术家还在武术推广方面也贡献良多,与精武体育会齐名的中华武士会是由著名回民武术家马凤图创立,其会主要邀请各门各派的武术家对普罗大众教授武术,既可以让国民强身健体,又可以将国粹宏扬开去。

马凤图与回民查拳拳师王子平,曾一同被冯玉祥邀请到西北军里教授武术,他们俩曾为西北军编出一套刀法,而此刀法便是日后在长城抗战中勇挫日军的大刀队刀法。

大刀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