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民间故事|张喜官败家入空门

黄骅民间故事|张喜官败家入空门

​明崇祯末年,朝纲不振,匪盗云涌,对于渤海湾盐碱地上老百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伤口撒盐。盐山县常郭镇有个四周环绕枣树林的安逸村落,名曰磨新庄。杂姓同居,民风淳朴,这里的人们世代以种地、晒枣为生,确有一番世外桃源的风光。村中曾有一户,主人叫张文顺,娶妻殷氏,凭着文顺勤劳肯干,忠厚老实,置办下正房五间,腰房四间,三十几亩良田,家道也还算殷实。只是张文顺人到中年膝下无子,便到处托人在寻找生小子的偏方。后来他的亲戚问了一位游走术士,说是一把艾叶、一条蛇蜕和四个鸡爪熬成一碗浓汤,在晾得半温时加入两对蛤蟆眼睛,最后一吃喝下去便能坐胎。且说这夫妻二人每日坚持喝上一碗浓汤,果真在他们四十三岁那年的开春得了一子。只见这个男孩刚一落生就四肢有力,哭声嘹亮,最主要的是这个孩子天生一对大耳朵,招风又接肩,惹得老两口子好不欢喜,认为这是福相,将来会享荣华富贵。张殷氏便说:“这孩子是个有福的相貌,日后肯定是个大官,咱就叫他喜官吧”。张文顺老来得子,对喜官十分娇惯,一直宠到十来岁。说这喜官也怪,一点文顺两口子的基因也没有,除了上房揭瓦,就是偷鸡摸狗,专干讨人嫌的营生。某日,张文顺家的门口来了一个化缘老和尚,张殷氏开门送饭之时,和尚一眼看到了在院中嬉闹的喜官,脸色骤变,忙说:“施主,院中嬉戏的可是贵公子?”张殷氏答道:“正是我的儿子,大师问这个干什么?”“阿弥陀佛,施主,贵公子耳大接肩,却肉薄招风,实乃怪相。恕我直言,这将来肯定是个败家子啊”。张家夫妻怎肯相信?只道是这老秃驴想要拐骗男丁,便拿着扫帚轰走了和尚。日后更是对喜官溺爱有加,每顿大鱼大肉,随着喜官性子来。喜官未及加冠就吃喝嫖赌样样齐全,气死了张文顺,哭瞎了张殷氏的眼睛,不久就败光了父亲治下的家产。后来他到处坑蒙拐骗,祸事连连。某日,盐山县衙发下檄文,要将喜官捉拿归案。当天夜里,他带着老母逃入盐山旧城的一座废庙里,饥寒交迫的他无路可走,想着在废庙的厢房里上吊自尽。但见喜官找来绳子正要上吊,却听见眼瞎的老娘一连气的咳嗽,他赶忙上前给老娘捶了捶背悔恨不已。想到自己的父母,他顿时声泪俱下,跑到了佛前哭诉自己的罪行,剪下自己的“招风双耳”,然后征得母亲同意后削发为僧,以老家的村名定下法号“磨新”。后来,张喜官每天扶母化缘,抄经诵经,三五年就将废庙翻新,扩大了庙产,开办了义塾。再后来,张喜官老家磨新庄的乡亲们,钦佩他浪子回头后的毅力和孝行,也全部迁居到了几十里外的旧城镇居住,“磨新庄”就此从盐山县历史上消失。由旧城镇阚庄村村民提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