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侠麻六(传奇故事)

盗侠麻六(传奇故事)

清康熙年间,云南昭通府有一个叫麻六的盗贼,五短身材,猴脸乱须。一次,他行窃被抓,知府尚文荣令人把他绑在府衙前的树上,示众三天三夜,差点要了他小命。可这番折磨不但没改掉他的贼性,反而激发他潜心苦练,练就了飞檐走壁,出手无形的绝世偷技。

这年盛夏时节,麻六感觉城里气氛不大对劲,有帮人跟着尚文荣哄闹着什么,又听说征南大将军呼巴台率官兵围住了昭通城,城里人心惶惶。

这天,他去逛街。逛着逛着,他发现有个中年汉子总在他前面晃,那汉子脸堆横肉,目露凶光,背个沉甸甸的包裹。他碰一下包裹,知道那里面是硬货,但他怀疑是官府的人在诱捕他,没敢动手。可那汉子一个劲地抢他的道,还用包裹撞他身子,他恼火了。细瞧瞧,汉子是外地人打扮,他横了心:“不取他的,他还以为这里的人不认识银子哪!”

麻六跳猴般闪进布铺,出来手里就有了同汉子包裹一样的包袱皮。再飞似的掠过卖榔头的摊子,他就背上了汉子那样的包裹。这当,一个挑担卖桃的从汉子身旁走过。麻六甩脚踢飞地上的石子,正中卖桃人脚踝,卖桃人“唉呦”一声扑倒,桃担翻扣,桃子满街滚。行人哄抢桃子,汉子被挤得东倒西歪。麻六乘机绊倒汉子,自己再压到他身上。两人滚抱在一起,包裹里的货撞得叮当响。麻六抢先鲤鱼打挺跃起,钻进熙攘的人群,三躲两蹿,进了条小巷。他听到汉子在喊:“我包裹里的银子怎么变成榔头了!”

他正抿嘴偷笑,忽见巷头立着两个持刀人,他转身回跑,见巷尾也被两个持刀人堵住。两旁房顶上也站着持刀人。中年汉子大步跨到他跟前,狞笑道:“你的手段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做笔交易吧!”麻六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套。他不想跟陌生人有瓜葛,就把偷换的包裹扔还给汉子。汉子却威逼说,不做交易,就把他交给知府尚文荣。麻六叹口气,头耷拉下来。

但他怎么也没料到,汉子是让他偷尚文荣身上的一样东西。汉子说尚文荣贴身肚兜藏了张藏宝图,要是把这张图偷到手,尚文荣藏在各处的财宝可就是煮熟的鸭子,就等他们吃了。那些财宝起码值十万两银子。汉子很慷慨,许诺财宝到手同他二一添作五。但汉子又板脸警告:藏宝图到手不可偷看,连同肚兜带回。

当晚三更夜黑,麻六爬上府衙前的大榆树观望,见府衙大门紧闭,内有一队衙役在房前屋后巡逻。一会,门卫开门换岗,他一出溜下了树,屈身就地十八滚,身子越滚越小,像只老鼠从换岗人脚边窜进门去。然后,他沿着院墙、房屋的阴影滚,滚到尚文荣卧室窗口的房柱下,瞅准巡逻衙役离去的时机,脚攀柱子悄无声息地爬升到房檐的阴影里。他脚钩檐椽,吊身望窗,模糊望见一个肥大身躯和一个娇小女人在床上酣睡。他认出那肥大的就是尚文荣。他荡身翻进窗内,溜到床边,见尚文荣枕下压着个肚兜。藏宝图就在那里!他捏住肚兜一角试着往外拉,却因被尚文荣的头压得很死,拉不动。

他一边学出嗡嗡的蚊叫声,一边拔根头发往尚文荣脸上戳扎。尚文荣被闹醒,抬手往自己脸上打一巴掌,又在脸前脑后呼扇几下手掌,头就微微抬了一下。趁这机会,麻六将肚兜拉了出来。往肚兜里一摸,果然有张纸。他停止学蚊叫,尚文荣马上又打起呼噜。他爬上窗口正要跳,忽见巡逻衙役转了过来,并在窗前坐地休息。他只好又退回屋去。

一个衙役说:“盗贼最喜在这段时候出没,我们就在知府大人窗前守到天亮。”麻六想:他娘的,要陪尚文荣到天亮了。他忽然想到:汉子不让看藏宝图,有独吞之意。我何不趁这工夫看看图,记住藏宝地点。第一缕晨光从窗口一射进,他急忙展开藏宝图细瞧,却被第一眼见到的字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几个字是“丹书铁券”。

麻六虽是盗贼,却知道这“丹书铁券”是皇上赐给功臣的免罪书,有了它即使犯下滔天大罪也能保住脑袋。他记得尚文荣向百姓展示过这东西,并用它号召起一批人,跟随他干什么勾当。他想那汉子要这东西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偷给他了说不定要被他灭口。即便逃过汉子的毒手,偷了皇上赐给的东西也会被全国通缉,搞得无处藏身。这东西拿不得!

他把丹书铁券放回肚兜,乘尚文荣翻身转头之机,轻轻将肚兜塞回枕下。见外面的衙役已撤走,他钻出窗口,翻上房顶,解下腰间套索,将套头抛到院外的树上,攀住套索荡出了府衙。落地后,他刚松口气,却被一队官兵捆绑蒙眼,又被驮到马背上。

他被扔到地上,解掉蒙眼布后,看出到了军帐。两旁立着持刀官兵,正中的虎皮椅上坐着个金甲将军。将军脸横眼凶,却挤出笑容问他:“麻六,藏宝图盗来了吗?”麻六认出将军正是那中年汉子,不禁浑身哆嗦。他哪敢说偷看了丹书铁券没敢盗的话,急中生智编出个借口:“尚文荣的小妾趴在他身上,压着肚兜到天亮也没下来,实在没法下手呀!”将军刷地变脸,怒目直射。麻六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没敢眨眼。将军突然又笑了,“你看尚文荣搂小妾睡觉到天亮,真是大饱眼福了。你今夜再去!必要的话就动刀子,把那肚兜里的东西给我弄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原来,这人就是征南大将军呼巴台。这时,呼巴台为显示对麻六的信任,就向他透露了一些内情:尚文荣是皇上委派在昭通监视昆明的云南王吴三桂的,因他的责任重大,皇上特授他丹书铁券。谁想尚文荣胆敢脚踏两只船,一面受着皇恩,一面还与吴三桂勾搭,暗中收取巨额贿银,替吴三桂招兵买马,伺机造反。皇上震怒,派大军来除掉尚文荣,可如果不先夺回丹书铁券,惩治尚文荣时他就会亮出这保命符来,让皇上颜面扫地。所以大军围了昭通城,却不敢动尚文荣一根毫毛。尚文荣当然把这个保命符时刻藏在身上。大军中虽不乏悍将,却没有会蹿房跃脊的轻功高手。听说昭通城有个神盗麻六,他呼巴台就亲自进城去请了。

呼巴台告诉麻六,他要是能盗回丹书铁券,皇上不但会下旨赦免他的罪过,还会赏赐他大笔富贵,让他下半辈子享用不尽,无需再过东躲西藏的盗贼日子。可要是盗不回丹书铁券,他这个得知了朝廷秘密的盗贼会有怎样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麻六清楚前面无论是福堆还是火坑,他只能往里跳了。他发誓今晚拼了命也要将丹书铁券盗回。呼巴台让他饱餐一顿酒饭,又安排他到一营帐睡觉。

夜过三更,麻六仍先爬上府衙前的大榆树,望见大堂内亮着灯火,尚文荣在向一群人训话。衙役都守在大堂门外。麻六趁这院墙防备松懈之机,直接越墙而入,飞上大堂房顶,趴在屋檐上偷听。

尚文荣好像在威吓这群人,嚷叫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些人退出时,麻六看出里面有城里的富商、绅士、秀才,还有各业匠人、小贩、脚夫等。他纳闷:各色人等为何深夜来府衙,他们怎么同知府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呢?他顾不得想这些,赶紧追踪尚文荣。尚文荣吓走了那些人,不知为何独自在各个房间钻进蹿出,像是发了疯。麻六想:尚文荣的行动如此诡异,可能已察觉到呼巴台要除掉他,摆迷魂阵甩掉服侍的衙役,然后从某个房间的秘洞里逃跑。不能让他跑,不然盗不回丹书铁券,呼巴台饶不了我。

他像只蝙蝠,在房顶无声地飞跃蹿跳,跟踪尚文荣。终于,尚文荣停在一个房间,挪开靠墙的立柜,钻进墙里。他紧随其后,见立柜后的墙面是个洞口,便蹑手蹑脚钻进洞去。洞里弯弯曲曲,从里面折射出烛光,传出急促的低语。他贴着洞壁往里靠近,最后望见了尚文荣和他的小妾。小妾在包卷金银细软,尚文荣在擦拭腰刀。他边擦刀边恶狠狠地道:“有敢挡我路者,必让他血溅我刀!”说着,他一抖手腕,对着蜡烛疾速砍削。蜡烛被削成几段,却仍直立燃亮。

小妾却讥讽道:“没有皇上给你的保命符,你的刀再厉害也敌不过呼巴台的大军。快看看那保命符收好没有,丢了它可就是丢了脑袋!”尚文荣拍拍胸脯,“这玩意时刻贴在心上。” 小妾又神秘地问:“你真把他们写的那个送给了……”尚文荣咬着小妾耳根道:“没错。还送了一万两,要不他能留我条生路!今天我去……他也学我的样,把那个藏在了这里……那些傻瓜刚才来说要收回他们写的,真是……我们避一下……时候不早了,快着点。”

麻六的耳朵早就练就了隔墙听音的功力,那些话他听得真真切切。他心里咯噔了好几下,感到全身的血都要从脑门喷出。他暗叫:“我不管你尚文荣武功多么高强,死也要把丹书铁券盗来!”他学着“喵喵”猫叫,又运出一口丹田之气,旋风般吹灭了里面的蜡烛。他又“喵”了一声,瞅准尚文荣一搓身扑上去,两手学着猫爪手法挠抓尚文荣前胸。尚文荣叫骂:“这死猫怎么钻进来了!”又把手中刀舞得呼呼作响。

麻六边盗丹书铁券边躲避狂舞的刀,可还是被削伤了手臂。他得手后退出秘洞,潜出府衙,发现刀伤血流如注。他顾不得包扎,只捂住伤口,拼命朝呼巴台的大营跑。鲜血在他脚后一路滴洒。跑到营门,他瘫倒了。士兵把他架到呼巴台帐中。

听到他有气无力地叫着“丹书铁券到手了”,呼巴台很是高兴,起身上前迎接他。他甩开架他的士兵,叫了声“将军”,身子前倾扑到呼巴台身上,双臂紧抱住呼巴台,用脸使劲地擦蹭呼巴台的胸甲。呼巴台见他受了伤,以为他是身体瘫软。

他忽地推开呼巴台,仰倒在地,嘴里大嚼着什么。呼巴台惊异地俯身问他:“麻六,你搞什么名堂?丹书铁券在哪?”麻六翻着眼皮道:“将军,那东西已放进你的肚兜里了。”呼巴台一瞪眼,伸手到胸甲里摸,果然摸出张纸来,正是他所要的丹书铁券。可他却像被割了肉似的嘶嚎:“啊,你的嘴在我胸前蹭,是在用嘴偷我肚兜里的联名信,然后又用嘴塞进了丹书铁券!你为什么要偷联名信?”麻六嚼了最后两口,使劲咽了咽,惨白的猴脸竟挤出了笑容:“我知道你要用联名信做借口屠城。现在联名信被我吃了,你不能屠城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刚才在秘洞里,麻六听尚文荣说他今天去给呼巴台行贿,除了一万两银子,还送了城里百姓拥戴吴三桂称王的联名效忠信。这信本是尚文荣按吴三桂的授意,用威逼利诱手段迫使百姓写的,可尚文荣见皇上要拿他开刀,便将联名信交给呼巴台,出卖了百姓。这还不够,他还向呼巴台献上毒计:以百姓的联名信为证据,宣告昭通城全体百姓犯有谋反罪,呼巴台率大军杀掉城里全体百姓,然后报告皇上尚文荣是揭发谋反的功臣。尚文荣答应事成后再送呼巴台价值十万两银子的珠宝。

这事就发生在白天麻六睡觉时。那么,呼巴台与尚文荣已达成交易,为何仍派麻六去盗丹书铁券呢?这是因为呼巴台想长久从尚文荣身上榨取钱财,所以他要让尚文荣失去保命符,以便完全受他控制。

此时,呼巴台怀着对断他财路者的刻骨仇恨,一刀刺穿麻六的肚子。可他又对一些问题非常不解,便问垂死的麻六:“我听说你被尚文荣绑了三天三夜,城里人都向你吐口水,扔石头,没一个人可怜你,你为何不恨他们,还要拼死救他们?你在秘洞里听尚文荣说了屠城的事,完全可以自己逃跑,躲过这一劫的。”

麻六拼着最后一口气说:“绑我的第三夜,来了个穿破衣的小女孩,喂了我一罐水,一个馍,要不那夜我死定了。那个馍肯定是小女孩自己没吃留下的……你屠城,那小女孩还能活吗?我就是要救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