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瓜引发的悲剧:秦皇岛超市命案背后的传言和真相

一个西瓜引发的悲剧:秦皇岛超市命案背后的传言和真相

争执时的监控画面

在捅死两位老人之后,赵汪洋跳河自杀了。这起发生在秦皇岛的命案,一度被传言为“一个西瓜引发的悲剧”。

传言中,被捅死的孟建新和老伴白秀春,是因为对买的西瓜的品质有意见,要求赔偿一万元,并在超市连骂数天。争执中,超市的员工赵汪洋愤而杀人。

深一度记者在当地走访调查中发现,虽然命案确实因买瓜而起,但争执和事发都在同一天内,并不存在连骂数天的情况。同时,在邻居的眼里,孟建新也并非一个“穷凶极恶”的人,他和老伴并不难相处。

只是,当传言散去,这起命案留给两个家庭的伤害,却久久不能散去。

超市杀人

9月1日,赵汪洋像往常一样,凌晨3点就起床了。两年来他一直做着同样的工作,批发市场进新鲜的蔬菜,再拉到凯东超市贩卖。

工作一上午后,赵汪洋在中午12点回家了,妻子上班、小儿子上学,他的午饭非常简单。在邻居印象里,那天赵汪洋也像平时一样,在小卖铺买了瓶啤酒,就着小菜吃了个馒头,就对付了过去。

到了傍晚五点半,赵汪洋还要去凯东超市里忙活一阵,临走的时候他去小卖铺还了啤酒瓶。店主觉得,那时没什么异样。 “平时他对人就挺有礼貌的,那天也笑呵呵的。”

与此同时,家住凯东超市后面团结里小区的孟建新和老伴白秀春也下班了。他们都已经年近七旬,但还在附近的市场里经营着一家服装店。

不到一个小时之后,赵汪洋在超市遇见了孟建新老两口,原本素不相识的他们起了争执,并最终酿成血案。

根据传到网上的监控视频显示,在9月1日傍晚6点25分,双方的争执已经非常激烈。赵汪洋抄起了刀,其他店员的劝阻没有成功,他冲过去、刺倒了孟建新,转身又向白秀春追过去。

当两位老人都倒地后,赵汪洋依然没有停手,他又回到孟建新身边,补了几刀。期间有一位过路老人上前劝阻,赵汪洋挥刀的手并没有停下来。

据媒体报道,当时在超市旁边福彩店的工作人员刘梅描述,赵汪洋在刺伤白秀春后,有过短暂的停手。白秀春从地上坐起来,向他求饶:“大兄弟,你别来杀我了,饶了我吧,我死了。”

“老头被捅当时还跟我喊,快报警,我们大家都懵住了。我先想起来推那个一直拉扯老头的店员说快报警,然后嫌疑人听到了,回头看了我们一趟,但是没理我们。”刘梅每每回忆当天那幕场景,仍然心有余悸。

两位被捅的老人经抢救无效身亡,赵汪洋逃离了现场,关于这起血案的种种传言也散播开来。

两位老人的家属在事发地烧纸钱祭拜

传言四起

在最先出现的传言里,孟建新和老伴对于在超市买的西瓜品质有意见,要求赔偿1万元,并声称不赔就在超市骂够49天,事发时是连骂的第5天。

然而根据河北当地媒体报道,秦皇岛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田伟表示:“据超市员工表示,事发当天,老太太去超市买西瓜,超市员工赵某负责切半块西瓜,赵某说:你用手扶着,我要是切你手上,责任算谁的?就因为这一句话,引发了互相之间的漫骂。但是,谁先骂起来的还不好确认。”

“后来,老太太喊来老伴再次来到该超市,与赵某发生争执。双方都很不冷静,互不礼让,语气、语调都不好。最后,赵某拿刀刺向两位老人。”田伟表示,引起这起血案的主要原因就是,受害人于犯罪嫌疑人双方之间存在沟通上的误会,“你说我不干,我说你不干,这样一来二去,让嫌疑人受到了刺激,情绪越来越激动,这才引发血案。”

而超市隔壁的福彩店员刘梅回忆时也称:“我一直在店里,我听到的争吵就当天那一次,并不是网上传的那样。”

但既便如此,关于此事的传言依然在不断升级,有的网友评论说两位老人“穷凶极恶”,称他们不讲理、爱找别人麻烦在小区附近是出了名的。甚至有人说孟建新因为搓澡时搓掉了一处血痂,就痛骂搓澡工,还要讹钱。

深一度记者在当地走访期间,与孟建新同住一楼的张奶奶表示,老两口为人不错,之前孟建新做过木匠的,还专门给张奶奶家做过一个纱窗。而且老两口有一次,“邻里之间的孩子们结婚啥的,也都会互相邀请去吃桌。”

其他的居民在评价孟建新老两口时也多称,他们除了偶尔脾气不太好,心肠是一点也不坏。

深一度记者还找到了当时为孟建新搓澡的澡堂员工孙宏伟。据他描述,孟建新在他这里搓澡已经有十年了。双方关系一直很好。确实有一次搓澡时,他不小心把孟建新的右小腿搓破了一块皮,老人当时说:“没事没事,也不疼。”洗完就走了。

孙宏伟说,三天后,孟建新包着纱布找来了,说伤口严重,在医院花了两千多块钱,把单子给孙宏伟看,想让他赔点钱。双方协商后,最终赔偿了200元。

但一周之后,孟建新再次找来,说伤口“又厉害了”,他展示了伤口,并且表示又花了不少钱治疗。在旁人的调解下,孙宏伟又赔偿了300元,孟建新也写下了保证书,表示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在孙宏伟看来,他和孟建新相识多年,在处理受伤这件事上,不存在“讹钱”这回事,老人全程态度平常,也没动气,“一句都没骂过”。至于网上传的“知道被砍死的是这个老家伙,搓澡工高兴的不得了,免费给大家搓,买烟给大家抽。”更是子虚乌有。

赵汪洋尸体被发现的地方

两个家庭的惨剧

案发当晚9点多,赵汪洋的妻子魏凤华做好了晚饭,她和放学回家的小儿子还在盼着丈夫能早点回来。

深一度记者从邻居李敏口中得知,45岁的赵汪洋是黑龙江人。在十多年前,和妻子一起来秦皇岛谋生。家里一共四口人。除了自己和妻子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去年在长春上完大学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小儿子今年刚刚上三年级,和夫妻两口一起租住在一套40多平米的房间里。

赵汪洋早年靠推车卖水果为生,妻子是一名裁缝,接一些针线活。后来,赵汪洋开始在凯东超市打工,负责蔬菜的进货与贩卖。其间,妻子也和他一起在凯东超市干过一段时间。虽然一家三口生活比较辛苦,可家庭关系融洽和睦。和街坊邻里相处也是礼貌有加。

李敏回忆,事发当晚9点多钟,警车来到赵汪洋住处,将魏凤华带回警局询问情况。在传言中,赵汪洋逃离现场后,跑进胡同里给母亲、妻子打过电话,但李敏称,就她所知,警方给魏凤华看了视频时,她才得知丈夫杀了人。

9月2日,案发第二天,赵汪洋的尸体在秦皇岛汤河桥附近的水域里被发现了,那里离他的租住地只有几百米远,他被认定为畏罪自杀。

魏凤华从警局回到自己家中,为了避免伤痛,触景生情,被赵汪洋的妹妹接走了。“现在的娘俩一句话也不想说,伤心透了。”赵汪洋的妹妹在电话中对记者说道。

同样的悲伤也发生在孟大爷的家里。

70岁的孟大爷是山海关人,也是在十多年前就和的老伴一起来到了秦皇岛市生活。家里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正在家中操办后事的家人对深一度记者表示:“我们现在只有悲伤,一切等老人入土为安再说。”

9月4日,凯东超市案发地的警戒线已经撤掉,地上的血迹也已经被沙子掩埋。夜幕降临,孟家在超市门口点起了火堆,为两个老人烧去了一些纸钱。

文中受访者及当事人均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北青深一度独立出品,首发在今日头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