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山偷猎遭遇外国特种部队,被迫参与战斗,少年竟完胜精英军人

进山偷猎遭遇外国特种部队,被迫参与战斗,少年竟完胜精英军人

哒哒枪声响起,噗的一声传来的瞬间,他在狙击镜里就看到了那个位置泼出一片艳红。

打中了!

他心里一喜,跟着在哒哒的射击声中,他又听到了噗的一声。

又开枪了!

封朗顾不上细看目标,镜头快速抬起看向远处那个位置。

视线落下的一刻,他看到了,那里出现了一片艳红。

真牛!

封朗心里一松,这个佩服啊。

枪声,并没有停歇,第一枪枪声响起的同时,距离他们百米不到的位置就喷出了火舌。

那四个负责突击的这会已经靠的很近了,只有几十米,要是再不开枪,不打开局面,他们真就完蛋了。

岩石后面那女的再次扣动扳机,噗的一声,将一个用机枪的家伙狙掉,跟着一个翻滚转移阵地。

情况紧急,她已经开了三枪,这会再呆在那里无疑是危险的。

她抱着枪从另一侧一个翻滚,直接从坡上滚落,雪雾翻卷,呼吸间就到了倒木后面。

在封朗听到动静扭头看来的同时,顺着那个最大的窟窿就探出了枪口。

还有一个,不干掉就是麻烦。

封朗扭头看到一个人突然靠近,着实吓了一跳。跟着看到对方的白色大枪了,松了口气的同时,止住了拽枪的动作。

哒哒密集的枪声持续了不到二十秒,下面剩余的最后一人被击毙了。

战场,瞬间安静,只有浓浓的血腥气满山飘荡。

封朗这会也将视线凑近了狙击镜,寻找靠的最近的那个家伙。

就在这时,一阵隐隐的枪声突然传来。

声音很小,但在寂静的战场上却很清晰。

还有打起来的地方……

封朗疑惑的凝神静听。

但枪声很短促,只持续了十几秒的样子,就没了动静。

正要理清头绪,旁边那女的突然说话了。

“灰度,十二点钟方向,距离一百三十米,目标两棵柞树中间,能看到吗?”

封朗不知道她跟谁说话,但狙击镜却看向了那个位置。

一百三十米,不就在第一个他开枪打的家伙那里吗?

他看去的一刻眼睛眯了下,跟着说道:“那瘪犊子中枪了。”

那女的何尝没看到雪地上的血迹?

斑斑点点的鲜红一路延伸到柞树底下,显然是没来得及包扎,可她却不敢大意。

因为这人是给她威胁最大的,无法锁定,对危机相当敏感,两枪都没击中,从成为合格狙击手的那天开始,这样的情况就很少发生。

跟着,耳麦里就传来了同伴的声音:“云雀,目标背靠大树,两腿岔开平伸,没有防御的姿态,旁边有血迹,还不少。”

真中枪了……

她听完,心里翻滚起波澜。

自己训练了四年,打子弹无数,却比不过一个连准星都不看的偷猎者,还是岁数不大的偷猎者。

要知道,她连开两枪都没能击中目标。就算对方不断闪避,自己的枪法也能做到击中目标。除非提前感知到危险,才有可能避开。

而她判断,显然是后者。

这小屁孩怎么做到的……

奇怪之余,她稳稳的下令道:“灰度,清除最后目标,打扫战场!”

封朗不知道她跟谁说话,也看不到电影里那些镜头中的耳麦在哪,但知道肯定有联络的方式,遂安心的盯着狙击镜里那棵大树的根部。

从奔命到他们枪口之下到现在,他也没捞出时间细致的琢磨。更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但猜测是军人。

目光紧紧的盯着,视线里突然进入了两个移动的雪白身影。

还有人!

封朗一惊就要锁定那俩人中的一个,跟着心神一松。

他看出来了,那俩人枪抵在肩头,在雪地里左右包抄,目标正是他锁定的那个位置,显然是收索的自己人,姑且叫自己人。

看到这一幕,他干脆放开了手里那把AK74M,稳稳的抱着狙击枪锁定那里。

只要那家伙冒头,他肯定会扣动扳机。

果然,那家伙突然动了,跟着哒哒的清脆枪声骤然响起。

不等封朗开枪,旁边的女的就噗的一声先一步扣动了扳机。

声音传进耳朵里的同时,镜头里,那家伙半跪的姿势从树后歪倒出来,脸,被打烂了。

真准!!

封朗彻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对这女的的枪法佩服的那是五体投地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快的枪,没见过这么准的枪法。在他那里周围比他枪法好的可不多,连武哥都不行。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就在完成最后击杀动作的一刻,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哒哒声,短短几秒就消失不见。

还没结束?

封朗疑惑的看着三个身影在雪地里快速搜寻,看到他们靠近一具尸体,小心翼翼的摸到近前,枪口指着尸体,探手摸脉搏,跟着拽出刀,毫不迟疑的抹脖子,就算鲜血都不喷涌,已经死透了也不耽误这个动作。

还不错……

这点封朗是认同的。打猎的时候,碰到凶猛的动物也好,哪怕是不伤人的狍子也罢,击中靠近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补刀,彻底让猎物死透,要不不伤人再跑了呢?

短短补刀一两分钟,那女的站起身来。

显然,收索结束,战场打扫完毕了。

看到旁边的人站了起来,知道这一切结束了,一阵的虚弱袭上了封朗心头。

夺命狂奔,跟着遭遇难以抗衡的危机,虽然做出了反击,可是,毕竟险象环生,压榨了他全部的体能。这会安全了,强撑着的这口气泄了,人就疲惫了。

人疲惫的一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武哥。

一想到武哥,立时悲从中来,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反身坐下,慢慢的靠在了倒木上,两眼不知道盯在什么位置上,剩下的,只有呼吸了。

那女的站起来检查了下枪支,快速换上新弹夹,刚要说话,扭头的一刻看到了封朗那欲哭无泪,却哀痛欲绝的样子,心里突然刺痛了下。

这小屁孩在子弹追赶到身边的一刻,还惦记去拽失去的同伴,显然要带走他,是个重情义的人,而且看得出,俩人感情不一般,要不怎么会这么痛苦?

她刚要出声安慰,封朗却突然回过神来,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一扫刚才悲恸欲绝的颓废,动作利索的回手拽出狙击枪,跟着拽出AK74M,腾的站起,来到扔下的枪支跟前,利索收拾,将拽出的武哥的背包塞进了大背包里,一叫力,就要抡起背上。

可是,这背包一百多斤,他这会体力基本耗尽,一轮,居然没背起,还被拽的一个踉跄。

那女的没阻止他收拾的动作,就算对方是偷猎者,跟她也无关,她是军人,执法量刑跟她无关。

而且心里本就有并不打算管的念头,除了报告会写到,但不会妨碍封朗离开,更不会提及封朗的个人信息,但不会让他带走武器。

看到封朗的表现,这会她还有了其他念头,决不能让封朗抵触自己。

看到封朗一个踉跄,她直觉的判断封朗受伤了,忙伸手托住他的腋窝,出声道:“小心!伤到哪了?”

封朗一个弓步站稳,背包也掉落雪地。

他抓着背包带摇了摇头,没说话,跟着又要抡起背包。

那女的见封朗执意要背起背包,心里吐槽,这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这会还不忘那些猎物。

虽然不齿,她还是伸手抓着背包说道:“我帮你。”

说着,就要帮封朗背上。

可一用力,她手一沉,吃惊的问道:“你这包怎么这么沉?里面是什么?”

封朗哈着腰,喘了两口,突然问道:“你们早就在这了?”

那女的一听就知道封朗想啥,刚要说话,收索的队伍已经返回,三个一身浓浓血腥气的身影出现在倒木后,在封朗直起腰,但依旧抓着背包带的时候,三人无声的竖起拇指摇了摇。

封朗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赞美,反倒怒火攻心,热血上涌,一把扒拉开那女的的手,扭头看着身边能装下他的壮汉问道:“那帮瘪犊子开枪的时候你们就在?”

那人不知道之前俩人聊过啥,闻言没有心机的说道:“兄弟,跟俺们当兵去吧,之前干死那四个的过程真帅呆……”

他浓重的山东口音,倒是应了山东大汉的说法。可他话音未落,那女的刚要呵斥注意纪律,封朗却突然爆发。

“草泥马!!”喝声中,松开背包,一拳就打向那壮汉。

他无法对那女的下手,不代表他能惯着这些男的,就算对方体格健壮。

那男的本来空手站立,枪已经背上,对方毫无征兆的一拳他只来得及抬起了胳膊,倒是挡住了。

可封朗的拳头刚刚挨上他的胳膊,却诡异的向上一拨,加速了他手臂上抬的速度,另一只手闪电般的挥出,嘭的一声击中壮汉的腮帮子。

这一拳力量很大,打的那壮汉头嗡的一下猛地向后摆动,上身一晃,险些翻倒。

“你干什么!”那女的娇喝一声,一把抓住封朗要继续进攻的手腕。

另外两个家伙也抢身而出,挡在了身体摇摆,闷哼踉跄后退一步的壮汉身前,挡在了封朗俩人之间,倒是没有动手的意思。

“撒开!”封朗一扬胳膊,大喝一声。

喝声中手腕一扭,毫不费力的从虎钳一样的虎口挣脱,伸手就拽出了腿上已经鲜红的厚背尖刀,瞪着血红的眼睛就扑了过去。

就算前面三个人都能装下他,他也不会退缩。

他前面的三个身影一惊,纷纷做出了格斗姿势。

他们感觉到了危险,感受到了杀气。

对面这个不大的偷猎者这是跟他们搏命,可不是打架。

那女的被挣脱手掌的一刻,虽然意外,但动作迅速,娇喝一声:“注意纪律!”

喝声中,在封朗脚下蹬起雪雾的同时,一个饿虎扑食,双手从封朗腋下穿过,从后面扑倒他的同时,双手已经反过来抱住了他的后脖子,牢牢的将他控制住,让封朗手臂被架起前伸,脸冲下,动弹不得。

那三个人忙过来将封朗手里的刀下了,不放心,又将周围的枪支挪了挪,唯恐这小子发疯。

那女的在封朗咒骂挣扎中厉声说道:“你冷静点,发什么疯?!”

“你们就是王八蛋!”封朗哪里听她的,骂道:“你们就看着我武哥被那帮瘪犊子打死!你们就看着我被追的跟狗一样,还要非等到靠近了才开枪!!你们不救人就算了!你们他吗的还利用我!你们就是狗娘养的!!”

本文来自《雪域兵王》,欢迎关注我们,点击下方,免费试读。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