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丙察察”,永远的“丙察察”!

最后的“丙察察”,永远的“丙察察”!

“丙察察”线,是指云南贡山县的丙中洛镇至西藏自治区察隅县城,全长276公里。这条线不是因为有绝美的风景,而是它是进入西藏的最后一条原始的线路。它不仅有原始粗狂的美,更有着原始简单的路!是很多户外人自驾游进藏,挑战与梦想走的一条线!由于这条线处在祖国的西南边陲,除祖国南疆的自驾游达人们方便以外,其它疆域的自驾游达人们,在选择这条进藏线时,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清晨,为了追梦,我们一车三人从安徽省宣城市驾车出发。

我们的行程安排是:宣城—贵州铜仁—云南大理—云南省怒江自治州福贡县---云南省贡山县丙中洛镇—西藏自治区察隅县—拉萨。前二天驱车狂奔,每天1200多公里,直达云南大理。到达大理后,在大理环洱海自驾休闲游一天,一是领略苍山洱海的壮阔与秀丽,二是休闲养精蓄锐,为下来进入更高的海拔作更多的缓冲,为进入“丙察察”线作最后的准备。

六月二十六日清晨六点,大理市在阴雨中刚刚苏醒,我们就驱车前往下一个目标——云南省怒江自治州福贡县,车载导航显示全程365KM,用时八个半小时。(看到这显示的距离和用时,就知道道路不好,心里有些担忧!)走车沿G320高速公路前行。此时天时阴时雨,在离保山市不远,车驶离高速,右拐进入云南S228省道。进入省道后不久,到达一个叫瓦窑镇的地方,在加油站加满油,同时咨询加油站人员前方道路情况,对方问我们到哪去,答日走“丙察察”去拉萨,对方看了看我们车辆,说:路是通的,但你们这车辆危险(一汽大众蔚领轿车)!听这话,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加油后出发不久,就有堵车发生!公路因雨水冲刷毁坏而发生堵车,好在有公路抢修人员在现场抢修,在堵了五十分钟后,从临时抢修的一条便道上艰难通过。车继续行驶约一个小时,在上山的途中转过一个大湾后,前方又是堵车!停车咨询:山上有松动的滚石下落,正在将松动的石头处理。这一处理,又是一个半小时!危险解除后继续前进,大约十一点半,车过一个大桥,桥下是浑浊而湍急的河水,到达桥另一头,公路边立有一个巨石,石上几个红色的大字“国家公园、怒江大峡谷”!至此,我们踏进“丙察察”的前沿,接下来将沿着怒江,逆流而上。约下午二点半,到达泸水县、即怒江傈僳自治州所在地(也即六库镇),车行于此,下来行程路之烂,车行之慢、艰难的行程至此开始!

六库至福贡,130KM,开车五个小时!!!

六库开始,一直到丙中洛,整个道路在修建之中,路只有个雏形,很多建设重型车辆将路基碾压的扭曲难视,甚至有的地段车行于此,目及所处,找不到道路的痕迹!在这条路上行驶的,除了修路车,一些少量的货车,便是SUV或者越野车了。由于道路崎岖而且又烂,车辆都是龟行,只有修路的车辆总是“呼啸”的来去。这一路在沿着连绵不绝的高黎贡山,和波涛汹涌的怒江,车龟行于路。龟行,已是很幸福的事了,碰到有的地段路面出现问题,修路人员在临时抢修,一堵,就不知道何时能通行!短的,一二十分钟,堵的长的四五十分钟!天时阴时雨,周围环境又如此恶劣,那心情,不是一个“糟糕”能表示的!好在数次堵车,有人问我们去哪里,得知我们的行程,看我们驾驶的车辆,都露出惊叹和诧异的目光!我那忐忑不安的心,立马就会膨胀和骄傲(憨笑)!

经过数次堵车,历经多次车辆上下腾挪,终于在傍晚七点半,到达福贡县城。到达福贡第一件事,就是想洗车。一个白色的车,上半部已是灰白色,下半部白已不见踪迹,就是灰黑色了,洗车时,从车底部冲出来的泥土是一坨坨的(惊恐)!住下来后,天色还明(八点钟此地天还大亮),到街上去吃饭之时,将福贡县城逛了一遍。福贡县城不大,坐落在怒江两旁,一老一新二坐大桥两岸相连,老桥是钢索拉桥,仅能一车通过,新桥是钢筋水泥大桥,两桥相距约四百米。夜宿怒江边,一夜的江水涛涛之声不绝于耳、、、、、、

二十七日早上六点许醒来,七点半就绪出发,今天的目的地——丙中洛。车载导航显示:156KM,时间九小时二十分!(惊恐!惊恐!)车载信息显示:今天的道路状况更加难行!

早晨七点半,天色阴沉,在感受当地傈僳族早市后,驱车向今天的目的地出发。出了福贡县城,路便又恢复“烂”的状态,一样的大坑小坑相连,污水相掩其深浅;一样的大石小石散乱于路中,如八卦阵一样乱人眼;一样的时不时来个堵车,让人心憔如焚,度分如时!一样的在高黎贡山下、沿怒江蜿蜒龟行、、、、、、上午九点半许,到达怒江边一个叫“石月亮”的地方。怒江在此地围着一个山头, 270度的一个转向,站在弧顶侧高坡之上俯看怒江,奔涌翻腾,甚是壮观!在此小憩即复行,此时浓云渐淡,时不时在前方现出一小块湛蓝的天空,让人心神一振。中午时分到达贡山县的普拉底乡,在此吃过午饭稍作休息继续向目的在进发。今日普拉底乡集市,路人熙熙攘攘,进入乡街道,有警察设卡,可能是集市将散,车到关卡前警察稍视一下,即打开关卡让行。离开普拉底乡不久,道路突然像有泥石流发生!道路右边山上叉路有泥石向公路涌来,约有十几公分厚度沿坡度向下流动,流速约每秒五至十公分左右,三二行人远远躲避,其间前后不见其它车辆!!!刹车细看:目视此段长度约有一百多米长,自视艺高,旋即上车操纵车辆左右腾挪,驶离此段!

中午过后,天气多云,湛蓝的天空之上,朵朵白云流动,长时间在这险恶的道路上高度紧张地开车,这天际色彩,让人精神愉悦!行行复行行,堵堵复堵堵,在离贡山县城约五公里的地方,道路已被山上泥石完全淤塞,道路施工机械正在紧急清理,此时和道路施工安全人员交谈,得知怒江对岸还有一条道路也可以到达贡山,路况好的多,就在普拉底乡过来不久——即公路上有泥石流的地方拉索桥过河即可!听此,懊恼之心,愤怒之情,堵于心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道路抢通人员快速的清理之下,底盘高的车辆陆续蠕动通过,可怜俺的“小白马”,使尽气力,左右腾挪,还是在多次托底之后,艰难通过!

约在下午四点,到达贡山县城,在加油站加油时,咨询当地从员,说此处到丙中洛镇十几公里,路不好走,约需一个半小时。车加满油随即向丙中洛进发。贡山县城不大,三转二转就出了县城,出县城后道路分叉,向左,是去独龙乡;向右,是丙中洛方向。车继续沿怒江逆流而上,道路是一如既往的“烂”,此时此地天气晴朗,道路上施工车辆轰隆如“飞”,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车辆如同在重度雾霾里蠕动!、、、、、、大约四点左右,车行至“捧当大桥”,在此过桥,向西北可以到德钦县,走老滇藏线进藏,向东南可以到丽江。继续向前,沿江依山转一个大转弯时,路中突现路障,抬眼前方,二个挖掘机一上一下在山坡上扒拉石头,不用问,又是在处理山上松散可能滚落的石头,一看眼前这阵仗,可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通行的,于是下车松松筋骨。眼见蜿蜒的路前方怒江右侧山势渐缓,绿植之中,有三三二二藏族小屋坐落其中,问之说是前方即是怒江第一弯!、、、、、时过约四十分钟,前方让通行,可眼见前方道路落石如堆,乱石如锥,想让其它高底盘的车先行,碾压稍成型在走,可是俺又是第一辆车,无路可让,只好硬着头皮砥砺向前。好在有超凡的驾车技术,有坚强的意志,在三二次托底之后,艰难地通过(傻笑)!过了这处,经过一个大桥,又转个一个大弯,有一百多米已没了公路踪迹!山大面积滑坡,已将公路完全覆盖,机械将大石简单处理后,车辆在坡度约为15-20度的斜面上行驶,斜面之上已被过往车辆碾压大坑如斗,二条深深的压槽将大大小小的坑串连,而紧临右侧即陡坡,陡坡之侧,即波涛汹涌的怒江!沿车槽走,显然底盘不够高,只得骑槽而行,由于滑落下的泥土松软,车前轮几次从槽沿上滑落,制动,后退,再前行!、、、、、、一百多米道路过来,两手心都是汗!!!过来之后回望,紧随俺之后的一部SUV陷于路中,所有的车辆又被堵住(得意的笑)!

过了这段艰难的路不远,即到达“怒江第一弯”,驻车路侧怒江弧顶俯看怒江(此处怒江距公路高度约一百米),怒江像一条白色的哈达,对岸大山,宛如一个巨人,手捧哈达,欢迎远方的客人(微笑)!上车再行十来分钟,道路蜿蜒左转的尽头,突现一片开阔之地(这二天一路行来,一直在一山一江之间狭隘的空间中穿行),此时时间为下午六点十分,天气多云,阳光穿过飘散的云层,斜斜地射下,远方平缓绿色的山坡上,红瓦白墙之房屋散落之中、看似随意,细看却像精心布局——像一幅油画!道路左转之处一小块空地之上,立有一石,石上几个大字:“丙中洛”!——额的神啊!终于到了传说中的人间仙境“丙中洛”!终于到了“丙察察”线起点——“丙中洛”!历经千辛万苦,诸多风险和忐忑不安的心一路走来,终于到了“丙中洛”!那一刹那的心情是如此的超脱和愉悦!三个人在此处尽情的癫狂!尽情地发泄!尽情的拍照!不管如何地疯癫,都不能表达当时那种复杂而愉悦心情的万一!

癫狂之后,随即沿水泥路进入丙中洛镇,一进入镇,就是加油站,赶紧将车油加满,之后进入镇中“玉洞宾馆”住下。饭后驱车直奔镇东边山上观景台,俯视尽览丙中洛美景,刚到半山腰,天色渐暗,于是寻一处没有树梢遮挡之处,驻车寻景,在一视线稍好之处,驻足慢赏、然后是一阵狂拍,约九点之时,天色已暗,此时山上又飞来一阵乌云,随即大雨倾盆而下,一行人赶紧驱车下山,回到入住宾馆。到房间冲洗过后,泡一杯茶,踱到一楼大厅,和值夜老板唠叨,咨询“丙察察”线通行状况。老板说你们开这个轿车能进来,“丙察察”线应该问题不大!闻之,心中担忧释然许多(憨笑),但是如果像这样一夜大雨,就不知道道路还出现状况了,闻之、新的担忧又涌上心头、、、、、、

一夜大雨,夜中醒来几次,不知大雨何时能停,不知道路是否畅通、、、、、、

二十八日五点半醒来,雨已渐少,推窗、怒江对岸,白纱似的晨雾,在山前飞来飞去,变幻万千。今天走传说中的”丙察察“线全程!早餐后七点,向西藏的察隅县进发,导航提供信息,全程287KM,用时13个半小时(继续惊恐!)。此时雨已基本停住,道路是这二天来最好的道路——新建不仅的泊油路。出丙中洛,左侧怒江桃花岛方向似梦似幻,疑似仙境。一路到达甲生村,石门,清晨大雨过后这段道路清新,路侧怒江上晨雾袅袅上升,两侧高山白雾飘飘,高山之巅时隐时现,而整个道路,就我们一部车在走走停停,一个字——爽!过石门关不久,一个大拐弯,只见怒江对岸平缓的山坡上,深深浅浅及亮绿之中,散落着七八个藏族木屋,一二个木屋之上炊烟袅袅上升,与木屋后依高山之上飘荡的白雾相呼应,二个字——太美!赶紧找路书相询,才知道此地叫“秋那桶”!一路美景亮眼,目不遐接!、、、、、、车行约十二公里,路中有武警持枪设卡,检查驾驶证行驶证,几个人的身份证,并询问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检查之后放行。约再行二三公里,路侧出现路牌“滇藏界”----到达西藏地域了!

车一过“滇藏界”三五十米,柏油路消失,道路路面小石子铺就的,怒江侧已做护栏,而沿怒江两岸的高大植物,逐渐消失,两侧之山坡上植被逐渐低矮。路面尽管铺有小石子,可是大坑小坑还是不断地出现,车速提不起来。这一段,走过了“老虎嘴”,走过了最原始的隧道,这隧道长约五百米许,高、宽约三米五,隧道内部是刚打通的模样,内壁凹凸不平,有泥土有石壁,路面是稍碾平的泥土路面,此隧道只能一次通过一部汽车,隧道中间有二三处向内凿挖稍宽一点,供二车交会用,隧道内无灯光,漆黑一片,车行其中,扬起一阵灰尘、、、、、、走过传说中的大流沙,离流沙还有一段距离时,眼见蜿蜒前方一个山坡整个呈现淡白色状,疑是雪,可是心想这个海拔不应有雪,边走边看边想,突然想起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沙”!渐行渐近渐渐清晰——一整片山坡山石大小都是一色的白,山坡从上至下高度约一千多米,坡度约为45度多一些,从上至下一直至怒江,在高约怒江五六十米的地方,先人们开凿了一条可通行的路,道路通过流沙段约有三四百多米。路虽通,可是山上大小山石不时的从高山上滚落,中间最危险一二百多米交管部门在路的上侧拉有钢丝网保护。车行于此,驻车停下想好好看看这自然奇观,刚停车,同车人员说赶紧走、赶紧走,语速急迫,说上面有流沙在往下滚!来不及近距离多看一眼,起动汽车快速离开、、、、、怒江蜿蜒向东南,车逆怒江绝尘向西北,海拔逐渐升高,天地渐渐荒凉,原来山坡之上还有些低矮的绿色植被,走着走着,低矮的绿植变成了更低矮半绿半黄不知名的伏地植物,走着走着绿植基本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仙人树,从三三二二稀稀落落、兀自伫立在路边、山坡之上,到一大片一大片成的森林状,开着淡黄色的花,似手掌的上端,长四五个胖嘟嘟的指头。

一路行来、只有我们一辆车孤独地前行,整个一上午路上只遇到二三次摩托车从我们身边绝尘而去,骑车人与后面的坐车人,头部都用围巾布条类包的严实,只露二个黑眼珠子。路过几个村庄,民房一律土色墙黑色瓦,与丙中洛一带藏区民房大不同,二个路边小店卖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烟酒方便面,烟酒都是不曾见过的品牌,可能是地方特产。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只在路过村庄时,见到一些皮肤黝黑的人,都面无表情。

大约中午十二点半,到达“察瓦龙”镇,过检查站进入镇中。察瓦龙镇坐落在怒江边,穿越镇中的公路也是街道,水泥路面,街道两边房屋清一色的是水泥砖墙结构,门窗上点缀一些 “藏”元素,进镇不久,路边有个四间三层建筑,一层几个落地大玻璃窗上,贴满户外彩旗——这便是江湖中盛名的“四川饭店”。盛名不是因为饭店多好,档次多高,而是店主“老陈”是个热心肠、乐于帮助人的人。此次走“丙察察”线进藏,之前经户外朋友介绍,加“老陈”为好友,多次咨询和请教他,他都能耐心回话。停车进店,直呼“老陈”,后面出来一个妇女说老陈身体有恙、去了成都,闻之惊愕!几千里路行来,竟然没能相见,甚憾!随即在店中午餐,午餐后,将“宣城驴友俱乐部”之彩旗,在四壁满是各种各样、各地户外的彩旗之间,寻一小块空隙,签上大名,悬挂于此。由于“丙察察”线路途艰险而缓慢,原计划行程是当日在察瓦龙住下休息,明天在继续,可饭间,同向随后而行来“丙察察”线挑战的、江西赣州的五个摩托骑行客,说是时间这么早(饭后约一点半许),天气也还可以(当天是时阴时多云),应当继续前行,可视情况夜宿锯木石或目若村,我想也是,时间还早,关键是“老陈”也不在,不然还能唠唠叨,那就继续前进吧!主意已定,稍作休息,补充热水,立即动身。

察瓦龙镇街道约长三百来米,一出街道,道路就恢复之前状,出镇约二三公里,路一分为二,左通察隅县,右到左贡县,方向左转,此路口左转沿“丙察察”线行车不久,到达一个叫“目巴”村的地方离开怒江,傍怒江支流蜿蜒起伏在山腰上行走,有些段落的路就在右侧的高山上内凿出仅供一车通行路基,抬头头顶甚至还有一些悬挂的石块摇摇欲坠,在低头看路,路上果然有从上面坠下的石块,大小不等,如驴拉屎状,左一堆,右三五块,看着着实惊悚!通过这些地段都是小心翼翼,上看是否有石块可能坠落,下看路中三步一岗四步一哨的石块或者石堆,驱车绕行!在这地段,竟然在路上碰到三二二稀稀拉拉的黄牛群,有的三五成群,有的独步,都沿公路踱步前行,可都有一个特征,皮包骨的瘦,有几个牛看样子连路都走不动了,在路上蹒跚拖步慢行!这地段右边是陡峭的高山,牛上不去,左边是怒江支流,有些地段江边有些绿植,可是牛下不去——公路部门做了钢铁护栏,这天地荒凉,人又无意之中阻之,可怜了这些牛!

继续前行,大约三点半许,车到一个山峰前,远看疑似无路,近才知道需走“之”字型路盘旋登上山峰。车到山峰大半山腰后,山在路左,右是深深的峡谷,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路两侧的绿色渐浓,高大植物渐多,回想路书,应该到了高山森林段落。这段落和怒江两岸地貌景色全然不同,怒江两岸、尤其是“滇藏界”至“目巴村“这80KM左右的怒江两岸,山体表面土层浅,石体松散,基本没有高大植物,有些地段仙人树大片成林,典型的热带戈壁地貌气候。盘上不知名的高山,车行驶在高山森林之中,这时天气多云,湛蓝的蓝天下白云朵朵,阳光透过高大树林间隙洒下来,碧玉般的溪水淙淙而流,一些高大杜鹃树花正在盛开——这一下子进入这么美的仙境,大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反差太大,大脑一下子发蒙了!高山上气候三步一变,刚刚是阳光高照,转一个弯就是阴雨绵绵,真是不可思议!在高山森林中穿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多次穿越小溪,行驶大约四十分钟左右,一个右弯上坡,弯的顶端有二幢房,一大一小,两幢房都是木结构,墙是木板,柱是树木,房顶是木板,然后上面盖一层塑料布。长房(约有四五间房)侧钉有一个木牌,上面用红漆写上三个大字“锯木厂”,小房约有二间,比正常房窄,里面是住宿登记,烧饭的地方兼小卖部。这就是察瓦龙到察隅县城“驿站”之一——锯木厂!此时下雨,长房屋檐下有三部摩托车在躲雨,见有车来,锯木厂经营小美女出门问我们是否下来休息,我问此去目若村还有多远?答曰:50KM左右,看天色还早,谢谢小美女好意,继续驱车前行。车过锯木厂,海拔渐渐升高,走着走着,高山森林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山草甸,草甸只是些低矮的小草,零星地开着些白色、红色、紫色的小花,气温也渐渐下降。一路爬升,在翻越齐马拉山口时(海拔4637米),阵阵山风夹带冷雨,裹挟而来,显得更加阴冷。高海拔就是这样神奇,一过垭口下行,风小雨渐停,天色稍明。从垭口顶部下视,蜿蜒的盘山公路如黄色的巨蟒,从上至下,盘旋紧附高山,黄色的土路、褐色的山石、绿色的草地、未消融的白雪、袅袅的薄雾,有景深,有层次,多色彩,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油画!

继续下行转过山坳,只见山下有个村庄,这村庄左侧是高山,右侧是个平缓的山坡,绿色的草地上,零星散落些天蓝色彩钢瓦的房屋(在藏区见到很多这种以彩钢板为房顶的房屋,这和藏区文化迥异,不知为什么),下到山底到达村庄,方知这村庄就是察瓦龙至察隅县城的又一“驿站”——目若村。目若村有很多客栈,先我们到达目若村的江西赣州四个摩托车骑行客,在路边招呼我们一起到“平安目若客栈”的住宿,我想这样更好,在“朝圣”的路上,与志同道合的人晚上一起把酒言欢,岂不快哉!停车客栈前,进屋一转,客栈的四壁都是天南地北的过客留下的墨宝,有豪言壮语,有真情流露,更多的是各地的勇士们留下的网名。随后将住宿重任交给女士安排,自己到屋侧用房主接的高山雪水洗车,刚冲洗了一边,女士们出来说走吧,住宿条件太差!(此时是傍晚六点多钟),我说此去察隅县城,没有其它住宿地点了,只能到达察隅县城,可这儿去察隅还有一百二十公里,还有翻二个高山垭口,可女士们坚决不住,只得硬着头皮“勇闯天涯”了!

道别江西骑友,翻身上车,继续前行,此时天时阴时雨,天色阴暗,出目若村段,虽是土路,可是平整,尽管此段景色不错,可考虑路途“遥远”,更不知道路通畅情况,只得驱车狂奔、、、、、、出目若村不久,车行向左开始盘旋上升,此段道路正在升级施工,土公路上到处是施工机械和堆的沙石材料,上坡,雨后道路更加泥泞,此段非常担心车轮打滑,这段盘山上升道路约有三四公里,好在驾驶技术高超,尽管有二个段落车轮小滑,还顺利通过这段上坡泥泞道路(憨笑)!到达坡顶右转盘旋下山,快到山底,路分左右,路侧立有路牌,路牌简陋(木棒上钉一木板,木板上用红漆书写几个大字,立在路侧),可是能让人知道前进方向,也非常感谢了!右转继续向察隅县城前进。车渐行渐高,又出现连绵的高山草甸,公路就在这连绵的高山上盘旋上升、上升,大约在傍晚八点多,车翻过一个垭口,看高度计海拔约4810米(后来才知道这垭口地名叫“益秀拉”),奇怪地是这垭口没有雪,在下垭口二个弯子后,路边竟然还有没消融的雪墙,高约一米五左右,长约三十多米,从路侧山坡连绵到路边。考虑到路途“遥远”,路程艰难,在此拍了二张照后,立马驱车前进。

这个垭口下山之后,天色已暗,天又阴雨阵阵,就我们一部车在这旷野之中前行。转一个弯后,路中设有路障,竟然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色已晚、又一阵风一阵雨的,还有施工人员在修建公路。设障原因是有铲车将路中搅拌好的水泥沙桨铲倒往高处正在砌的挡土墙。真佩服这些施工人员的敬业精神,天这么晚,又下着雨,还在施工,尤其在上面砌墙的八九个人员没有任何防雨措施,就这么在雨中施工,高海拔之上冷风夹着雨,应该很冷啊!大约堵了半个小时,路中水泥沙桨运送完后,让车通行。此段过后,有的路段较平整,驱车狂奔,在天色完全黑暗之前,海拔应该降到四千米以下,路两侧陆续出现高大杉木,然后是整片整片成林,好多树枝上飘着松萝。大约离察隅县城三十几公里处,车开始下降,一开始平缓,渐渐陡峭,走之字型盘旋而下,走到此处,天已完全黑暗,此段路路面极差,坑坑洼洼,路上大如蓝球,小到鸡蛋等石头随意散布,路面窄,很多段落只能一车通行;转弯急而陡,很多转弯打满方向,还要躲避路上坑和石块小心翼翼地前行。这一段落大约有七八公里,天黑路况差急弯连连,好不容易下到山底,却又遇上堵车。堵车原因是路窄,只能一车通过,因对方有多部车过来,过去的车只能在路边等候。这最后一堵后,几个转弯车上了省道,省道是平整的柏油路面,车一上柏油路面,即平稳又安静,整个车内人同时尖叫——终于走上好路,太舒服啦!此处离察隅县城约二十几公里,十几分钟就到达察隅县城,入住县政府附近宾馆,此时时间是2018年6月28日21点50分!一天走完“丙察察”线,忐忑、惊恐、累、并快乐着!

“丙察察”之所以吸引众多户外爱好者,是因为它的原始,它有世界上著名的怒江大峡谷,它的惊险与刺激,以及它的地貌多样化、风景多样化。尽管走过,可表述出来的仅是万一。这趟“丙察察”走时,全程已在修建,不日的将来,“丙察察”线将以及崭新的路面迎接五湖四海朋友,省去了接下来去的朋友们路途很多艰险,可也没有了“丙察察线”最原始的风味和让人心惊肉跳的险阻。这一趟走过,不知此生还有下一趟“丙察察”,即使再无走过,可“丙察察”的神韵和一路的美景,永远镌刻在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