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东北那点事儿24

老家东北那点事儿24

接连两天,沈天龙几乎都没下炕,一直在炕上躺着。为啥啊,喝酒喝的呗。这两天沈天龙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唉呀妈呀,这尚文权,太能喝了!”

“来,天龙,试试这身衣服,明天就上班了,得穿利索点。”利用这几天时间,沈天凤去集市上扯了点布料,在家里用缝纫机给沈天龙做了身西装,西装背后的下摆,还有个分叉。这样的西装,放在现在,要多土,有多土,但是在80年代,那是绝对的新‘潮’。

沈天龙穿上新衣服,腰杆笔‘挺’,剑眉星目,显得更加帅气。把沈天凤看的嘴里啧啧的夸赞个不停,“还是我弟,就是帅,穿上这西装,跟俏罗成是的,将来跟罗成学,多娶几个老婆回来。”沈天凤围着弟弟喜笑颜开,‘弄’的沈天龙有点不好意思。

俩人正在说着话,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估计,是天芳回来了,天芳平时住校,礼拜日一般都回来。”边说着,沈天凤边去开‘门’。

“姐”刚一开‘门’,沈天芳就跟个小鸟是的,扑到了沈天凤的怀里。

“姐姐好!”沈天芳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身着一身火红的运动服,个头比沈天芳略高,高鼻梁,大眼睛,很漂亮。

“姐,我叫杨海娥,是天芳的同学。”‘女’孩大大方方的介绍起了自己。

“对,这是我同学,她是专‘门’来看我哥的。”沈天芳嬉笑一声,拉着杨海娥的手,就跑进了屋,刚好撞到沈天龙。沈天龙听到妹妹的声音,刚要出来,两个人几乎撞了个满怀。

“哥”沈天芳叫了一声,亲热的挽起了沈天龙的手臂。

“天龙哥,你今天真帅!”杨海娥今天很懂礼貌,同时,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一身西装的沈天龙,眼睛里都快要冒小星星了。

“啊………杨海娥,你也来了啊。”沈天龙一见到杨海娥,心里有点紧张。

“是啊,天芳自行车坏了,我骑车驮她回来的。不过,我主要是来看你!”杨海娥忒直爽,火辣依旧,笑靥如‘花’,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甭提多好看了。

“快进屋,外面多冷啊。进屋呆着去,中午给你们涮羊‘肉’吃。”沈天芳看见沈天龙站在‘门’口,有点愣愣的,也不会招呼客人。自己就赶紧招呼着,还使劲白了沈天龙一眼。

“姐,你可真漂亮,你要到我们学校去保证是第一美‘女’,天芳排第二。”杨海娥的马屁功夫也不错,这话要是一个大老爷们说,保证会被沈天凤给当成流氓。不过,被杨海娥这么一说,沈天凤心里美滋滋的。

“漂亮啥啊,这孩子,真会说话,快先进屋,暖和暖和。”沈天凤一边拉着杨海娥,一边打量着杨海娥,越看这孩子,越觉得漂亮,心里越喜欢。

几个人坐在屋里,说了一会话。杨海娥嘴里跟抹了蜜是的,一口一个姐姐,把沈天凤哄的心‘花’怒放。沈天芳倒是不怎么说话,只是抱着哥哥的胳膊,笑眯眯的听着。说道高兴处,三个‘女’人笑的‘花’枝‘乱’颤。

沈天龙一个大男人陪在旁边,觉得尴尬无比。尤其是杨海娥,虽然嘴里跟沈天凤说着话,但是眼睛却不时的瞟沈天龙几眼,小眼神忒亮,给沈天龙‘弄’的更是如坐针毡。

或许看到了杨海娥偷偷用眼睛瞟自己的哥哥,沈天芳忽然笑着说道:“海娥,你看我这么抱着我哥的胳膊,你羡慕不?”

“羡慕死了!”杨海娥笑着回答

“来,分给你一个!”说着,沈天芳抓住自己沈天龙的一只胳膊,就往杨海娥身边送去。

“好嘞,谢谢啦!”杨海娥冲沈天芳甜甜一笑,伸手就去抓沈天龙的胳膊。

“那个……屋子里有点冷,我再去给炉子里加点煤。”矿区的平房,都没有暖气,住在平房的住户,冬天,都用炉子取暖。沈天龙赶紧找了个借口,站起身来。

“哎呦,这小回子怎么还变成‘女’流氓了,严打的时候,咋没给你抓起来呢?”

陈铁柱收摊回家,一进‘门’,刚好看到杨海娥调戏沈天龙那一幕,张口就跟杨海娥开了个玩笑。

“你大名鼎鼎的四柱子都没被抓起来,我怎么能被抓起来呢。”杨海娥笑着反驳着陈铁柱。

“你怎么说话呢,人家是个孩子,这叫活泼可爱!海娥你别往心里去啊,你姐夫就这样,嘴里没个把‘门’的,就爱顺嘴胡说八道!”沈天凤听见自己男人说话不好听,赶紧给打圆场。

“那可不是。”杨海娥话锋一转,帮着陈铁柱说起了好话,“我姐夫是咱们矿上有名的大侠,就咱们矿上三工村老白家那两个儿子,自从我姐夫把他们俩收拾了一顿,现在可比以前孝顺多了。老白头现在还念叨我姐夫好呢。三工村的人,都说我姐夫仁义。”

“恩,小回子‘挺’会说话,今天中午别走了,就在我家吃饭。给你个机会,让你跟天龙好好唠唠!”陈铁柱被杨海娥说的一高兴,把自己小舅子就给卖了。

“好嘞,谢谢姐夫!”杨海娥甜甜一笑,要多乖巧有多乖巧。对陈铁柱取笑的话,也毫不在意。

红旗市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南来的,北往的,喝不过“红厂”的,天上的,地下的,喝不过“大草坝”的。”

红厂就是指整个矿区,而大草坝,就在市区的东面,算是城市跟科林旗草原的的‘交’界处。陈铁柱进货的冷库,就在大草坝。过了大草坝,就是纯正的牧区,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红旗市一般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无论男‘女’,都得喝点。

陈铁柱喝酒的时候,不时拿着筷子蘸点酒,放到自己儿子嘴里,小家伙不但不觉得辣,还在沈天凤怀里,高兴的一跳一跳的。

“我喝酒的时候,要是不给他蘸点酒,他就哭。”陈铁柱说道

“恩,是个可造之材,快点长大。长大后,让他跟尚文权喝去!”沈天龙接口道,对自己的外甥充满了希望。

“恩,就是,让我儿子喝死他!”陈铁柱一边吃‘肉’,一边点头。现在这哥俩,一提起尚文权就害怕。

杨海娥喝了差不多有四两白酒,沈天芳陪着喝了有二两酒,沈天凤因为怀孕,就没喝。相对来说,今天杨海娥的喝酒风格,很文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