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的蝴蝶(传奇故事)

墓碑上的蝴蝶(传奇故事)

奇怪的老人

乘坐大巴车来到山区,江明燕活动了一下身体,心里有些兴奋。他们来的是太行山深处的桃叶村,这还是江明燕在地图上圈圈点点最后选中的地方。三个人正四下里张望,江明燕却独自跑到了一条羊肠小道上。她看到小道上有一个背柴老人,高高一筐柴把她的腰压得弯成了九十度。江明燕走过去,帮老人把柴抬进家里。正要告辞,老人突然对江明燕说:“你是大学生?来做社会实践的?”

江明燕点点头。这次暑期实践,他们一行三人要在当地山区做居民收入调查。

“你,想住到我家吗?”老人又突然问。

江明燕一愣,笑着问她是否欢迎?老人点点头。

回到公路和同学汇合,两个同学抱怨,问她去哪儿了?他们都等着急了。这时,桃叶村的村长来了,帮他们提着行李,安排他们住在大队部。

吃过晚饭,江明燕对两个同学说她另有住处。两个同学头也不抬,说她这个贼大明儿,莫非要睡到山沟里?江明燕笑笑,出了门。那老人的房子就在旁边山坡,离得很近。

上前敲门,老人还没有睡。见江明燕来了,她搬过一床新被褥,说这本来是嫁女儿用的。江明燕问老人的女儿呢?老人说她离开家十几年了。屋子里有些闷热,江明燕随手脱掉外套。老人诧异地看着她,指指她的小腹,想问什么。江明燕赶紧拉下衬衣,说小时候摔的,没啥。

老人安顿好床铺,便走了出去。江明燕躺下来,摸着小腹上的伤疤,出了会儿神。不只是小腹上,她的两条腿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疤,看上去十分可怖。小时候她曾问过母亲,这些伤疤哪儿来的?母亲说她太调皮,摔的。小时候她信,但长大后她知道不是摔的。那伤疤更像是人为的,有的明显是刀伤,有的是烫伤,有一处好像还是烧伤。并且,这些伤不是一次留下的。父母对她疼爱有加,她怎么竟像是受过虐待?

第二天清晨,江明燕早早醒来,却发现老人出门了。

和另外两个学生汇合,三人吃过早饭开始挨家挨户走访。山路难行,走了整整一天,只调查了十来户。天黑时,大家到大队部整理资料。直到晚上八点钟,江明燕才再次来到老人的家。

老人还没睡,好像在等着江明燕。江明燕来了,老人起身回屋。江明燕觉得有些古怪,老人似乎并不愿和她说话。

早早睡下,江明燕却一直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隔壁传来咿咿呀呀的歌声。听不清唱的什么,但听上去格外凄凉。过了一会儿,江明燕起身出门,轻轻推开老人的屋门。油灯下,老人坐在炕上,边唱边哭。江明燕急忙问她怎么了?老人擦擦眼睛,说今天是女儿的生日。她走的时候,才18岁,她歌唱得特别好,说要到城里,要当歌星。

“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在别人家做小保姆,和男主人好上了,被人家抓到,所以跳楼死了。可我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根本不是。”老人喃喃地说着,泪流满面。

江明燕呆住了。原来她的女儿死了?还是自杀?望着悲痛万分的老人,江明燕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老人哭了半晌,说明天该给女儿添坟了,得早点儿睡。说罢,她不再理会江明燕,躺到炕上,吹灭了灯。

整整一晚,江明燕一直睡不踏实。半夜,她朦朦胧胧做起了梦。梦中,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身影走到她的床边。那身影在哭泣,让江明燕看到了令人惊惧的一幕……

第二天,江明燕一觉醒来,头疼得厉害。老人也起来了,江明燕强打精神,和她一起去给她的女儿添坟。老人的女儿叫刘霞,进城不到一年就死了,至此,老人在村子里再也抬不起头来。

深山坳里,江明燕看到一座低矮的墓碑,上面刻了一只蝴蝶。那只蝴蝶刻得惟妙惟肖,就像活的一般。老人说,女儿就喜欢蝴蝶,她还说以后有了钱,要养许多许多蝴蝶。她怎么会死了呢?说着,老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江明燕凑过去看了看,照片上是个格外清秀的女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陌生的男人

一晃七天过去,三个人结束了暑期实践,该返城了。返城之前,江明燕帮老人劈了柴,收拾了房间,还把身上的零钱塞到了老人的枕头下。孤苦的老人,实在太可怜了。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江明燕掏出钥匙开门,却见一个陌生男人待在家里。母亲神色慌张,问她怎么现在就回来了?男人却面露喜色,要对她说什么。母亲制止他,神色严厉地说他该走了。

男人离开了。走到门口,他回过头,似乎欲言又止。江明燕坐下来,心里狐疑。父亲去世两年了,母亲又有了喜欢的男人?

奇怪的是,母亲再也不提这件事,不住地对江明燕嘘寒问暖。吃过午饭,母亲要去上班,嘱咐江明燕在家好好休息。

躺在床上,江明燕却心烦意乱。索性,她起身下楼,准备四处走走。刚要出门,江明燕却看到中午看到的男人站在门口。她警惕地问他想干什么?男人说有件事想请她帮忙。江明燕皱起眉,男人说不如他们到外面去,边走边聊。江明燕想想,便锁了门。

坐在公园长椅上,男人点了根烟,半晌才说他是她的亲叔叔。

“亲叔叔?我怎么没见过你?”江明燕诧异地问。

“因为你三岁就被现在的父母收养了,当时他们提出来,永远不再来往。”男人说。

江明燕吃惊地瞪大眼睛,现在的父母,不是亲生的?她怔怔地盯着男人,摇摇头。男人叹了口气,突然问江明燕:“你的大腿上有烫伤,腹部还有烧伤,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你知道?”江明燕问着,心一阵怦怦直跳。

男人点点头,说那是她死去的婶婶留下的,她曾经虐待过江明燕。这件事,他本来想烂在肚子里,现在说出来只是想让她相信,他真的是她叔叔。“你父母在你出生不久,外出做生意却双双出了车祸。于是,我收养了你。我每天忙着打理厂子,在家的时间很少,所以一直是你婶婶照看。我也粗心,看到你乖乖的,就以为你婶婶照看得很好。可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你肚子上和腿上的伤。你婶婶承认,是她下的手。她是个心如毒蝎的女人,尽管她再三保证不会再虐待你,可我信不过她,只好将你抱养给了现在的父母。”

江明燕半天没说话,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沉默良久,她用手抹了把脸,问他找自己有什么事?男人低下头,说她弟弟得了白血病,他的配型不成功,除了父亲,江明燕是他最亲的人了。这件事,他跟江明燕的养母说了,却遭到她的拒绝。

照片中的女孩

回到家,江明燕径自进到母亲的房间。她记得母亲有个小木箱,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东西。现在想来,那里面装的东西一定与她有关。

从柜子里找出木箱,江明燕小心地打开。里面是两件小衣服,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孩,她领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女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那年轻女孩,像极了刘霞!

江明燕身体颤抖着站起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养母怎么会有刘霞的照片?莫非,那上面的小女孩是自己?江明燕想着,捏着照片跑出门,直奔医院。

叔叔看到江明燕来找他,一时间又惊又喜。江明燕冷冷地,叫他出来一下。两人来到了医院的后花园,江明燕说她可以做检测,如果能配型成功,她甚至愿意捐赠骨髓,但前提是,她想弄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叔叔疑惑地问。

江明燕拿出照片,问照片上的人都是谁?叔叔盯着照片,脸色一下子变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女人是家里的小保姆,小女孩是江明燕,婴儿是她弟弟。这是小保姆来家里不久照的。养母收养江明燕前想要张照片,叔叔就把这照片送了过去。那时候她才三岁,婶婶又生了儿子,忙不过来,所以才请了保姆。

“我想知道她怎么死的。”江明燕一字一顿地说。

叔叔惊愕地张大嘴巴,问她为什么要问这个?已经十几年了。江明燕死死地盯着他,说自己不仅要问,而且还要问个仔细。否则,她决不会认他这个叔叔。叔叔沉默。他点了根烟,一根烟吸完,才仿佛下了决心,讲起了十几年前的往事。

就在江明燕两岁那年,父母去世,叔叔把她抱回了家。当时叔叔的厂子生意兴隆,他每天都忙着打理厂子,很少回家。当然,这其中也有另外的缘故,他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令他想不到的是,婶婶隐隐察觉了这件事,只要他晚归,就打骂江明燕。他一直没有发现这件事,直到小保姆突然要辞工。他再三追问才知道,婶婶虐待江明燕。得知这件事后,他告诫婶婶,再敢动江明燕,就杀了她。并且,他许以双倍薪水,将保姆留了下来。就这样,日子平静了半个月。想不到,半个月后的一天,小保姆突然跳楼死了。他心里怀疑妻子,但怕事情闹大无法收场,于是就将江明燕送了出去。

江明燕看着叔叔,突然冷冷一笑,“恐怕不是这样吧?小保姆死的那天,你正和情人幽会?婶婶知道了,于是发了疯。她劈头盖脸地打我出气,那一天,她差点儿打死我。可这时候,小保姆回来了。她吓坏了,拦不住疯狂的婶婶,却又要拼命保护我。她被挤到了阳台上,婶婶早就憎恨她,疯狂中一把将她推了下去。”

叔叔呆愣愣地,半天才问她怎么知道?江明燕站起身,转身就走。睡在老人家的第一个晚上,梦中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以为,那不过是个噩梦,却想不到,这梦竟是真的。

尾声

周末,江明燕乘坐大巴车,第二次来到了桃叶村。

村长看到她,十分高兴。但听她说要去刘玉彩家,村长愣住了。他说刘老太在女儿死后半年也跟着死了。坟前的歪脖树都一搂粗了。江明燕震惊,说自己上次来一直都住在她家啊!村长笑了,说她和另外两个人分明是住在大队部,她莫非魔症了?

见江明燕不信,村长指着半山坡两幢早倒塌的房子,说那儿就是刘玉彩的家。领着江明燕走过去,指着一堆碎砖烂瓦,村长问她就是住在这儿?江明燕环视着院子,见角落里放着两捆柴,还是她走之前劈的。屋子里,一块青石下压着些零钱,也是她留下的。

呆愣半晌,江明燕回过头,缓缓地对村长说:“刘霞,不是自杀的。她是清白的,她是为了救我才死的……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村子里的每一个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