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志怪故事之519(活佛,出自里乘)

古代志怪故事之519(活佛,出自里乘)

江南某个书生,在外做客游历。将坐船停泊在江畔,登岸独自游览,信步来到一座寺庙,发现四下一片寂静,并无一人,只见大殿之上壁板所画的山水人物非常传神,用手摩挲,不觉碰巧触动了机关,墙壁上一扇门忽然打开。里面有好几名妇女,正在和秃驴掷骰子做游戏,瞥见书生,喝斥着问道:“你是什么人?”书生非常惊恐,急忙回身想要逃跑。三五个僧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将他抓了回来。书生哭着哀求道:“乞求师父大发慈悲,宽恕我的无知,我发誓不将看到的说出去。”僧人们喝斥道:“你自寻死路,还想活着出去吗?”一个僧人说道:“用绳子勒死算了。”一个僧人说道:“用绳子勒死不如用火烹了,还容易毁灭痕迹。”书生听了浑身战栗,料到不能解脱,再三哀求道:“小生冒犯,自知没有再生的道理。求师父慈悲,赐我全尸,你们的功德就比七级宝塔的尖顶还高了。”一个僧人说道:“我佛慈悲,姑念无知,他说的话也很哀婉了。将来送活佛生天,我辈可以借此渔利,这样不是更加妥当吗。”僧人们都说:“好啊。”于是将书生头发剃净,幽禁在密室之中。并且给他喝了哑药,每天只给他吃淡食,不加入盐粒。百日之后,肌肤肥胖白皙如同葫芦,而且腰脚柔软,不能站立行走。于是在郊外架上木头建造高台,称某日活佛肉身,趺坐台上,涅槃以示圆寂,借火化得以生天。举国男子妇人听到消息,扶老携幼,不远而来。都手持香花,顶礼膜拜,瞻仰祈福,一唱百和,舞蹈好似癫狂。

郊外距离县城很近,县令某公,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练官吏。听到这件事情,率领精干的衙役数人,便衣亲自前往观看侦察。只见台高一丈有余,一个僧人戴着毗卢帽,面目白皙如同满月,身披五色袈裟,趺坐在榻上,闭着眼睛泪下如雨。台下僧众百数十人,各自手里拿着鱼钹、鼓磬、笙箫、琴阮、旌旗、经幡、羽盖,环绕着高台往复回旋,喃喃诵经礼忏。众男女跟随其后,一同口宣佛号,一起向高台之上的活佛膜拜。高台前后左右放置着很多干柴,其中还参杂着旃檀纸帛,纸糊的殡葬用品。等到时候点火,送活佛生天。县令某公说道:“活佛生天,为何还流眼泪?难道尚有尘缘难以割舍吗?”本来就怀疑这是虚妄之事,如今再看到活佛流泪更加坚信不疑。于是差遣干练的衙役乘马去和僧人交涉,说道:“县令大人听说活佛生天,欢喜无量。亲自前来拈香,晓谕众人暂缓点火。”僧众素来知道某公的威严,不敢有违。急忙笑着答应道:“县太爷肯赐降临,为我佛之光,我等僧众不胜荣幸之至,理当敬候。”县令某公急忙返回官署衙门,隆重的准备仪仗前来。僧众合掌前迎。某公问道:“活佛何在?”僧众首领笑着指着台上称道:“趺坐的人就是活佛。”并且详细叙述活佛平日清修高行。某公啧啧称叹。说道:“今日上天降下刑罚,活佛反而得以生天,恐怕不能马上登上极乐世界,暂请改期,怎么样?”僧众首领答道:“这位活佛自己订下日期,不便擅自更改。”某公笑道:“活佛未曾留意历书,下官不才担任县令,主宰一县事物,应当代为改正。明日才是上天大赦之日,生天最是吉祥。请活佛在县衙暂住一夜,也好让我的内人家眷,能够完成瞻仰礼拜活佛的心愿。”僧众首领答道:“活佛功行圆满,就绝口不严,并且肉体尊重,不便行动,实在难以进入官署。”某公笑道:“我自有办法。”于是命令壮汉熟人,将活佛抬到了官署中。僧众彼此相视,不敢言语,也没有胆子敢于阻止;又不能揣测某公的喜怒,心里七上八下,非常担忧挂虑。

活佛既然来到官署之中,某公命令将他安置内室安歇。夜半暗中前往详细查问。见到活佛涕泪并下,言语行动不能自主,心里知道有异。因而问道:“能够写字吗?”活佛点头。急忙命令呈上笔砚,活佛肥软,手臂不能抬起,只得用手指蘸墨在纸上书写,详细叙述自己被幽禁的始末。某公看完大怒,命活佛安心,并且用药石饮食调理诊治,等到痊愈,再发放官署公文遣返原籍。

转天早晨,晓谕寺中众僧齐集台下,不许擅自离开。又秘密发放公文通知兵营骑尉,亲自监督着众多兵卒,乘着僧众出寺之后,将寺庙团团包围仔细搜查,果然查获妇女数人,所藏金银珠宝衣物非常富足。某公来到台下,僧众请迎活佛,某公笑道:“活佛有命,请僧众首领替代生天。”首领非常恐惧,跪在地上口称知罪以求宽恕。某公喝斥左右,将他绑缚着掷到台上。又指认主谋和助纣为虐者数人,称应当一起和首领领罪受罚,也命令一同绑缚着掷到台上,喝斥命令点火。火势借助风力愈加猛烈,一转眼间都被烧成了灰烬。僧众环视,面如死灰。观看的人听说这件事的内幕,同声拍手称快。某公命令将剩余僧人鞭笞责罚,并且晓谕他们蓄发回家种田。其他妇女各自归还亲属。于是将寺庙改为公共学塾,立即将寺中所藏财产变卖,用来资助学塾的费用。

里乘子说:“秃驴托名佛门三宝,无恶不作。这里竟然将人命趁机会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利益,真是越来越稀奇。县令某公请君入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起西门豹惩治巫婆来更为拍手称快,讲故事的人忘记了他的姓名,真是可惜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