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你可能不信,一只鸡亡了大明朝

说了你可能不信,一只鸡亡了大明朝

崇祯四年八月,皇太极带着五万兵马进攻大凌河城。

挖壕沟筑高墙,将大凌河城围成了铁桶。

守城的祖大寿赶紧发了SOS。

二个月后,一只八百人的援军从海上挺进大凌河。

率领这支部队的人叫孔有德。

孔有德来自著名大城市铁岭,早年挖煤。

后投奔毛文龙,成为伟大的大明边防战士一员。

毛文龙被袁崇焕砍死之后,

孔有德投奔了登莱巡抚孙元化,被孙巡抚派去支援。

走到辽河口的时候,突然碰上飓风,直接被吹了回来。

海路走不通,怎么办?

脑筋不会直转弯啊

朝廷下令,海路不通走陆路!

于是,这八百人再次出发,走到半路出事了。

这群人饿坏了。

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但崇祯皇帝显然不是一般的皇帝。

调了这一支兵马,竟然没有安排差旅费。

一切费用自行解决。

怎么自行解决?只有依靠人民群众了。

山东最烦这伙辽东兵。

辽东兵一现身,乡亲们平地一声喊:

顿时家家闭户,市市罢工。

就是想化个斋,都找不到施主。

时值寒冬,大雪纷飞,辽东兵饥肠辘辘,比杨白劳还惨。

走到沧州吴桥的时候,实在受不了。

一个士兵跑到一个院子里偷了一只鸡。

据说是芦花鸡,还是下蛋的鸡,那就是鸡中的战斗鸡。

因为业务不娴熟,被主人发现了。

冲出一个仆人,死活不让士兵吃鸡。

老子去前线打鞑子,吃你一只鸡还行!

士兵改偷为抢,强行吃鸡。

经验告诉我们,强行吃鸡是不行的,

尤其是这户人家的鸡。

主人叫王象春。

一看这服装道具就很牛有没有?

王象春,万历三十八年榜眼,官至吏部郎中,眼下离职在家。

看来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吃一家鸡。

都是体制内的,吃个鸡不算事吧。

这事大了,王象春除了当过官,还有一个特点:

官场愤青。

【雅负性气,

刚肠疾恶,

扼腕抵掌,

抗论士大夫邪正,

党论异同,

虽在郎署,咸指目之,以为能人党魁也。】

就是虽然不咋地,但自我感觉良好,

尤其喜欢批评人物,

自认江湖大哥。

没事还能三尺浪,吃我家的鸡,这还有王法吗?

王象春没有亲自出面。

仆人冲到了军营,一状告到孔有德面前。

孔有德火冒三丈

你偷谁家的鸡不行,非要偷官员的鸡?

老百姓家不养鸡吗?

一怒之下,孔有德下令,将这个士兵穿箭游行。

八百辽兵不干了,一窝蜂冲到王家,把王家给砸了,

誓死保护芦花鸡的仆人死了……

这下事情闹大了。

王象春的儿子找到了孔有德,一定要他交出闹事士兵

士兵是不可能交的,都是自己带出来的,打死也不会交的

可不交,隔壁老王也惹不起。

这时候,另一个人来了。

这个人叫李九成。

虽然叫九成,但其实十次九次不成。

比如这一次,登莱巡抚孙元化叫他去买马。

钱没了,马没看到。

正想着怎么交差,听到孔老兄的吃鸡事件,

脑门一亮

自己凭本事拿的钱,凭什么还啊?

这两位一合计,干脆领兵攻向登州。

这时候,两位还没想彻底走上革命的道路。

他们的打算是这样的。

作个样子,然后让孙元化出面招抚。

孙元化也是这样想的。

听到消息后,他派了一个人出城招抚。

这个人叫耿仲明。

孔有德跟耿仲明都是毛文龙的旧属,两人是拜把兄弟,合称孔耿。

如果加上尚可喜,这个组合叫山东三矿徒。

耿仲明提了一个方案,用城外校场安置士兵。

可城外校场还住着辽东兵的家眷。

为了腾地方,就需要把这些家眷搬到城内去。

登州士绅不干了。

要是辽东兵借此混进来怎么办?

讲数陷入僵局,耿仲明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干脆回去,纠集辽东人一起献城。

登州城破。

没有了援军,祖大寿只好开城投降。

但重点不在大凌河,而在登州。

登州在所有的大明州府里,有一个重要的功能

火炮基地!

登州的巡抚是孙元化。

孙元化的老师叫徐光启。

徐光启是明朝的大炮总工程师。

通过跟西方传教士的接触,徐光启掌握了最先进的造炮术。

袁崇焕守边,第一个要的人就是徐光启跟他的大炮。

努尔哈赤据说就是被袁崇焕用红衣大炮一炮轰伤至死的。

徐光启还提出一个炮推理论,

制造大炮堡垒层层推进,

把后金推到南极去……

孙元化就是徐光启一手调教出来的高徒,西洋火炮专家,明臣大炮党党首。

登州城内有他聘请的葡萄牙火炮专家,以及最顶尖的制炮工匠。

这一切全落到了孔有德的手里。

孙元化被关进了牢里,他发现,孔有德还有挽救一下的可能。

孙元化说服孔有德再次招安。

朝廷收到消息,决定大事化小,下发了带罪招抚书。

可诏书出了北京城,突然不见了。

哪去了?

被巡按王道纯扣住了。

王道纯认为,对于这种叛兵,必须从肉体上消灭,没有谈判的余地。

孙元化说服孔有德放他出城,自己上京陈明真相。

孔有德还真信了。

孙元化一出城,还没到北京,王道纯就发起了攻击。

而一到北京城,孙元化就被关了起来。

走投无路的孔有德只好投靠境外势力,

带着他的辽东兵以及火炮匠师投奔了皇太极。

从此,皇太极终于可以干下面这件羞羞的事了

顺便说一下大结局。

被吃鸡的王象春被天下人责难,第二年病死。

孔有德封为清恭顺王,

要不是被李定国围在桂林自尽,

大清国就有四藩了。

耿仲明封靖南王,清朝三藩之一,因为私藏汉人,畏罪自杀。

王道纯被李自成绑票,死在一面倒塌的危墙下。

孙元化被崇祯处斩。

一年后,老师徐光启郁郁辞世。

他原本给了大明最后一个机会。

大炮派从此退出大明军队,清兵入了关……

有一个著名的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而历史的教训,当一个组织坏到一定程度,发生任何事情,包括好事都会朝着坏的方向发展,尽管其中有人试图扭转,但一定会得到最坏的结果。

而当一个组织保持健康时,就算发生不好的事情,也往往有变好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