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酒(幽默故事)

戒酒(幽默故事)

从前,有一个嗜酒的汉子,处处以酒为先,说话不离酒,做事心想酒,出门带酒瓶,进门醉醺醺。每当在外做客,回家时总是摇摇晃晃,时常还醉卧路边、水边、坎边、屋边,那睡意浓得“天作棚盖地作房,在哪倒下哪是床,鼾声如雷无所忌,只顾自己睡得香”;那醉态乃是“泥巴吻额三花脸,秽物粘身八卦图”。有时被酒精呛得难受,也是“紫眼朦胧睁无力,乌唇呕吐咳不休。”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他,因为他喝酒醉酒的名声,早已是“钟鼓响内,名声在外”了。

这醉汉,自己并没有觉得喝酒醉酒有什么不好,可就是苦了他的婆娘。经常闻着的是他的一股酒气,经常看到的是他的一副醉样,经常听到的是他的一席胡话,经常洗涤的是他的一身脏衣。闻着反胃,看着生厌,听着烦人,洗着闹心。

但过去的人,可不同于现在的人,喊离婚就离婚。那时提倡的是“从一而终”,女人只能是“嫁猪随猪,嫁狗随狗,嫁个菩萨背着走”啊。

婆娘呢,实在受不了,只好一次二次三四次地劝,劝不进了就骂,骂不进了就赌气,气不过了就不理不睬。那汉子呢,随便老婆怎么劝、怎么骂、怎么赌气不理不睬,酒还是照样喝,乐此不疲。

老婆气得不行以后,反而没了气了。私下里想,来硬的已经不行,得想个计谋来调试调试他。

有一天,老婆对丈夫说:“你嗜酒如命,我已经劝了你无数次了。为这事,我们也不知赌了多少次气,好话我也说了几箩筐,都没有效果。其实,你自己也知道,酒喝多了伤身体,对你没一点好处,可你就是听不进。现在,我也不想劝你戒酒了,只是这么多年来,我跟着你没得到一点点好处,天天伴着一个醉汉,熏得我心烦意乱,一看到你的样子,我就不得了,听到这‘酒’字,我就作呕。这‘酒’对我的生活影响太大了,如今,我数(shǔ)数(shù)都不敢说‘九’;园里种菜,不能种‘韭’菜。反正与‘酒’有关联的事物,我都厌恶。我也不要求你过多,只想你也要给我一点点尊重。我先在你面前提出保证,不到你面前提及这‘酒’字,包括与‘酒’的谐音字。我能做到这一点时,你就别喝酒,行吗?”

丈夫听了这一席话,心想:噫,这有点意思,我不喝酒也死不了人,你在我面前不提这“酒、九、韭、久”字,时间久了,我就不信你这个邪。你即使不提,我可以诱惑你提嘛。他这么一想,居然答应了。

就这样,丈夫在家安静了两三天。过了三天以后,老汉的酒瘾又在隐隐作怪,心里在想:咋办呢?老婆在我面前只字不提“酒”,男子汉大丈夫,说了话就要算话,不能言而无信呀!我得想想办法,引诱她说出个“九”字来。

他数一数日子,刚好另天就是重阳节,我得去外面约几个朋友到我家来走动走动。但又一想:这个行不通,倘若朋友来了,老婆不提“酒”字,我怎么款待朋友?没有酒待朋友,那还不落到人家笑么?

他想来想去,想出一个办法来:约上九个朋友,重阳九九登高,带些韭菜大葱之类的来,坐个八九分钟再走,我自己借故外出,回来后再问问老婆,看她说不说这“酒”字!若是当朋友说了“酒”字,朋友会告诉他的,他也会间接地找个喝酒的理由。

他这么一计划,乐呵呵地出去了走了一趟,回来后也不声张。

到得另日,便是九月初九重阳。他起了个大早,告诉老婆说:“今天是九九重阳节,我去泰山大人家看看岳父母。你就在家料理,怕有朋友来访,家中还是要留人的。若有朋友过来,你就说我出去有事了,叫他们宽坐一会儿,你要热情接待啊。”老婆爽快地答应了。

老汉出得门来,心里在暗自好笑:看老婆大人今天怎么应付!

老婆呢,知道丈夫是想酒喝了,可又提不出口,只好想这馊主意。于是,沉着应付,看他今天有什么花招。

不一会,只见一个老头提了一把大葱过来,说是请她丈夫去喝酒赏菊,坐了八九分钟,醉汉的老婆泡了杯茶,笑容可掬,只字不提“酒”,那老头便知趣地走了;过了一会儿,又一个老头提了一把韭菜过来了,说是请丈夫去尝酒登高,坐了不到十分钟,醉汉的老婆又是热情洋溢,笑逐颜开,任凭那老头朋友怎么“启发”,就是不说“酒”字,那老头也没办法,只好又恹恹的走了。就这样,这天之内,足足来了九个老头子,都是齐刷刷的请这老头喝酒,带的东西也都是与“酒”、“韭”、“九”有关的。他老婆呢,笑着收下了他朋友的礼物,都一一巧妙地打发他们走了。

到了傍晚,丈夫回家了,问她:“今天有没有朋友来访?”

老婆说:“有啊!”

“来了多少个?”老头问这话时,在窃窃自喜,见老婆在掰着手指头数,心中有点得意了。不料老婆数到第八个后,就说“十个少一个。”

老头心里一格蹬,又问:“都是谁来啦?”

“张老头,李老头,王老头、赵老头……”老婆一一数给他听,就是不说有九个。

丈夫知道她不会说这“九”个了,就又问:“他们拿什么东西没有?邀我去干什么?”

老婆说:你别问这么多,我用四句话告诉你:“八个老头加一翁,手拿扁菜与大葱。

邀你登高赏秋菊,顺便前去喝几盅。”

丈夫听完老婆的四句话,却没提到一个“酒”字,气得不行,便往地下一倒,假装晕了过去。

老婆一下吓着了,就立即上前去扶,一摸鼻息,不见有气流呼出,于是大哭起来:“我的天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我不要你喝,可是为了你好呀,你怎么这么不要命的嗜酒……”“呀”字还没哭出来,老头一跃了起来:“哎哟,我的妈呀,你终于说到‘酒’字了,你输了,这段时间可把我憋死啦!”

说完,爬起来就拿起早已准备好了的酒,举瓶喝了起来。老婆见状,一下急了,忙上前去夺那酒瓶儿。争夺中,丈夫甩力太大,握酒瓶的手不小心将老婆重重地撞了一下,老婆没站稳,跌倒在地,昏了过去。

丈夫喝完这瓶酒,见老婆子没了动静,低头一看,还躺在地上,上前一摸,没气了。就摇着老婆哭了起来:“都是我害了你啊,都是我喝酒害死了你啊,老婆呀,你咋能就这么走了不管我了啊!”哭着,哭着,心里在想:这酒喝得闹了人命了,我再不戒,也就不是男人了!

他这么一想,就将捏在手里瓶子用力一摔,掼了个稀巴烂。并大声说道:“我老汉从此滴酒不沾,再不戒掉,誓不为人,如若反戒,当如此瓶!”

发狠誓的洪亮声、摔瓶子的振动声,加之老汉之前的摇动,使他婆娘心中的气一下顺畅了,悠悠醒了过来。丈夫一见,转忧为喜,也随口念出四句诗来:喝酒闹腾害处多,险些丢了好老婆。

韭菜温酒味再美,不及家中热被窝!

从此,老汉真的戒了酒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