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恋(情感故事)

二手恋(情感故事)

我是一个农村男孩,我们那里很落后,家乡和我一样,很传统也很保守。

我有一个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倩儿,小时候我和她还经常在一个木盆里面洗澡,总之,我和她关系很好。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大概要走二十多公里的山路到填上去读书,我比倩儿大一岁,走山路时都是我牵着倩儿白白的手在走,尽管条件差,可我和倩儿很刻苦,语文数学考试都是满分,在陡峭的山路上,我和倩儿结束了小学生涯。

上初中时,倩儿和我一个班,她那个时候体子弱,经常生病,可她不请假,作为她未来的老公,我经常背着她去上学。

初中的科目多,可我的成绩从未退步过,倩儿的成绩也不错,还记得那时农忙,我把家里的活干完了之后常常去帮倩儿干活,在苞米一次次成熟的时间里,初中也念完了。

初中时候要填志愿,我和倩儿填的都是市高中,不久学校就发通知了,我们整个生产队就我和倩儿考中,爸妈高兴得还特意为我和倩儿杀了一头猪。

肩负着爸妈的希望,我和倩儿踏上去市高中的路,我知道爸妈的钱都是血汗钱,所以,我立志一定要考上一个好大学,为爸妈争光,为整个队争光。

到了市里,才知道什么叫轿车,才知道那高耸入云的房子叫大厦,到了市里,我的视野宽阔了不少。

高中生活很吃紧,我和倩儿一直都很努力,但由于是住宿舍,我和倩儿只能在课间相距。

有一天,我偶然听说有一个男生在追倩儿,我已经是青少年,已经懂事了,当然知道‘追’是意味着什么,我气得当时就和那个男生打了一架,当然,结果是我被人家打得头破血流。

因为打架,我受到了学校的警告处分,而倩儿之后偷偷和我见面,都是说一些安慰我的话,很快就到了高三,学习吃紧,我和倩儿很少见面。

在考前第三天,在学校里的女同学突然找到我,说倩儿已经生病几天了,让我去看看。

见到倩儿,我问她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她只是淡淡的说怕我担心,影响复习,说完她很失落,她说她可能因为这一耽搁考不上了,让我加油。

我怎么可能有加油的心,倩儿好了之后我给她做辅导,我几乎把脑袋里面的知识全部挖掘出来传授给倩儿,在确认倩儿学得差不多之后,我牵着她的手准备向高考冲刺。

高考终于完了,我和倩儿回家等消息,几乎过完整个夏天,倩儿的录取通知书到手了,而我以5分之差与我心目中的大学擦肩而过。

倩儿临行的前一天,我也准备去浙江打工,我知道大学的学费很贵,为了倩儿的大学生活,我必须去。

在浙江苦吃苦干了四年,我以为可以和倩儿牵手走向婚姻殿堂了,于是,我怀着无以言语的心情回到了家乡。

四年不见,家乡的路从以前的泥泞小路变了沥青路,而倩儿也从以前的含苞待放变成了美丽漂亮。

我一回家,自然是往倩儿家跑,去之后才知道桂花娘(倩儿的母亲)生病了,医生说要做手术,做手术得用一大笔钱,倩儿一天都是愁眉不展的,桂花娘去市医院那里,我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也就从那天,倩儿就失踪了,不久,医生说有人交了手术费,可以给桂花娘做手术了。

桂花娘的病好之后就回家了,倩儿不见了,她父母见了我都抬不起来,从那天开始,我心里很失落,我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消失不见?到底是为什么。

我失落了几天,再次踏上打工之途,生活还得继续。

我在工地上干活,每天搬些砖头,打些混凝土。

“成仔!快起来!要开工了!”一大早的,老杨把我从工棚里叫了起来。

“我马上起床,你等会儿”我回应道。

戴上安全帽,我和老杨到了工地上,我和老杨都是搬砖头的,我俩的关系挺不错,他比我大,经常关照我。

“今天是几月几号啊?”老杨问我。

“12月28号”我说,如此看来,再过一个月不到就过年了,而我也来差不多一年了。

“我说你小子,都这么大了还不找个媳妇儿?”老杨又开始笑话我,在农村,基本都是十八九岁就结婚,而我已经二十四了。

“以后再说!”我笑笑。

之后我和老杨便开始干活,快到中午的时候,工头让我们加油干活,说是老板要来视察。

听老杨说,老板好像是叫林大胖,林大胖很有钱,听老杨说,林大胖身边的情人也很多。

到了下午,一辆奔驰停在了工地上,一个肥头肥脑的男人从车上在下来,想必那就是林大胖了。

“这个老板是不是很胖?”干活之余,老杨还开玩笑。

“是啊!”我的视线一直在那辆奔驰车上。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从那辆奔驰车上下车,那女人戴着一副蛤蟆镜,看不清她的脸,她穿得很性感,远远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美女。

“小子,看得这么出神干嘛,这种烂货,老子还不稀罕看,靠身体赚钱!妈的,就是一只鸡!”老杨看着那女人很厌恶的说。

我心里也是一阵厌恶,可视线还是一直在那女人身上。

不一会儿,那女人把蛤蟆镜摘了,那,那居然是我日思夜想的倩儿!

我的泪水和愤怒一下子钻了上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四处张望,不一会儿,她的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四目相对,她低下了头,而我也收回目光继续干活,这种二手货不值得我再留恋了。

“你认识那个女人?”林大胖走后,老杨问我。

“不认识!”我淡淡的回道。

“那女人是林大胖的情人,你小子怎么可能认识!”老杨说。

夜晚,她打电话给我,说要见我一面,我挂了电话,起身去见她。

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在等了,我一到,她就要抱我,我拒绝了。

“成仔哥,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连道歉。

“算了,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明天还要干活!”我走了,没有一丝留恋的走了。

又干了十几天的活,快到春节了,我准备回家,可票太难买了,等了许久都没有买到票。

这个时候,她出现在我面前,手里还拿着两张飞机票。

“成仔哥,一起回家吧!”她递给我一张飞机票。

我并没有拒绝,当时我也急着回家,就接受了她的飞机票。

在飞机上,她说她已经离开林大胖了,说是想和我重新开始,我笑笑,婉拒了。

到了家乡,家乡已经是寒风凛冽的天气了,她穿得单薄,我把我的羽绒服给她穿上,不管怎么说,曾经我爱过她,嘴上说是不爱了,但换作谁,谁能不爱。

坐在回家的车上,她一个劲往我怀里钻,我没有动,任由她伏在我怀里,就当是最后一次对她好了吧。

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倩儿家和我家相距只不过五六米,我送她回家,可桂花娘两老并不在,没办法,我和她进了我家。

“仔!来了!”

一进门,入耳的是妈妈贴心的问候和关怀。

“小,小倩也来啦!”

妈妈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与惊异。

“他桂花娘,小倩来啦!”妈高兴的朝里屋喊。

随即,桂花娘夫妇从里屋走了出来,看见亭亭玉立的倩儿,老两口激动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这死丫头,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没了消息!”桂花娘开始指责起倩儿来了。

“你个死丫头!我还以为你不回家了呢!”叔也十分气愤。

“爸妈,我工作忙,忘了跟你们联系,是我不对”倩儿低头认错,不时还看了我一眼。

“他叔,小倩工作忙嘛!很正常,来,先坐”妈妈笑呵呵的说。

两家人围着炉子坐了下来,叔的气也消了不少,和我聊天,两家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和倩儿的事上。

“小成,你和小倩老大不小,该结婚啦!”叔笑呵呵的说。

与此同时,倩儿也在看着我,等我开口。

“结婚的话以后再说,趁着年轻多赚点钱吧!”我笑笑,而倩儿却失望的低下了头。

“小成,你的这话就不对了,咱们队跟你一样大的小伙子,人家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叔继续说道。

“仔!你都老开花了还不结婚,是不是成老头了才结婚?”妈开始数落我。

“对啊!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顺便考虑给我们生个胖孙子!”爸笑呵呵的说。

爸妈连带着叔和桂花娘都在劝我结婚,我最后都找借口婉拒了。

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一点,叔困了,要回家休息,倩儿也要走,却让桂花娘留在了我家。

“你个死丫头,你家在这儿,好好待着,我和你爸回家啦!”

倩儿留了下来,晚上睡觉时她自然是和我在一张床上睡觉,只不过我和她是各自盖被子。

“成仔哥,谢谢你!”晚上,倩儿十分感谢的对我说。

“谢我什么?”我淡淡的说。

“谢谢你没有在我爸妈面前说出我的真实情况”倩儿有些激动。

“没什么,好了,睡觉吧!”我说。

“成仔哥!”她的手钻进了我的被窝里,我用手挡住了。

她大概很失望吧!之后我便缓缓睡去,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倩儿已经做好早饭了,就等着我吃饭。

“成仔哥,起来吃饭!”倩儿十分温柔的在屋外喊我吃饭。

说实话,我心里有些感动,我那样对她,她居然还能这么对我。

我也想过好好对她,可一想到她和林大胖居然在一块儿,我心里还是过不了那道坎。

整个春节我都闷闷不乐,看到爸妈的笑容因她而增加,我心里十分矛盾,我应该怎么办?爱她?我想我没有勇气,让她离开?我想我也没有这种决心。

算了,得过且过,想那么多干嘛。

过完年,我再次出门,不止为了挣钱,也为不见到她,天天见着她,我想我会坚定不住原来的决心。

在工地上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在一个月后的某天下午,我的手让砖头砸伤了,一动就痛,工地老板给了三千块补偿金,外面消费高,不能久留,于是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那个时候农忙,爸妈在干活,我就被交给倩儿照顾,她十分细心的照顾着我,一只手动不了,连洗脚洗脸都得让她帮忙,一开始我有些抵触她,但她终以关心瓦解了我的心理防线。

不久,手恢复得差不多了,在一个晚上,她在收拾行李,她说她明天就到城里找工作。

一听到找工作三个字,我自然而然的就以为她又要去当有钱人的情人,顿时,我气不打一处来,第一次打了她。

我扇了她一耳光之后就到床上睡觉,她也没什么变化,很自然的躺在我的身旁,带着歉意对我说:“成仔哥,你放心,我不会再做错事了”

我没有说话。

“一年前,我妈要做手术,我迫不得己去给林大胖当情人,从那天起,我就不盼望你能原谅我,你打我,对我冷淡,这是我应得的,我不奢求你能正眼看我,只求你能找一个好女孩,结个婚,生个孩子,好好生活,我呢,不会再和任何男人有交集了,我欠你的我会补偿你的”

她说着说着眼角已经有泪花了。

原来她是因为桂花娘才……,这一刻,我很恨我自己,她本来就是受伤的人,我还那样对她。

“你说你会补偿我的,对吧?”我微笑着看着倩儿。

她看到我的变化,稍微一愣。

“自从心里有了你,我一直为你守身如玉,你得表示一下吧!”我拥住倩儿,这么长时间苦了她了。

“成仔哥!”倩儿越哭越大声,我任由她哭,哭了,就好了。

“哭够了就得准备好!”我抱着倩儿说道。

“准备什么啊?”倩儿哭完了泪水,害羞的看着我。

“我已经预算好了,明年今天我们的孩子必须得会打酱油!”

“那有那么快啊!”

“所以呢,得努力!”

……

“成仔哥!”

“干嘛?”

“这些年我存了差不多一百万,你打算怎么花?”

“你的钱我能花?”

“我的就是你的!”

“你自己看着办!”

…………

之后,我和倩儿开了一家超市,这天,爸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倩儿要生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