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潮”妻

家有“潮”妻

郑兰和韩明结婚的第二年,韩妈妈就因车祸不幸失去了双腿,韩明说给妈妈请个保姆,却被郑兰拦住了,因为她刚失业,就主动要求自己在家照顾妈妈。郑兰害怕她在家闷得慌,每天接送她到社区老年俱乐部打麻将。宝宝出生后,郑兰更没精力找工作了,整天围着婆婆儿子和锅台转,不觉几年过去了。

韩明的事业如日中天,前年,他当上了公司副总,韩妈妈整日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见人就夸媳妇孝顺,儿子争气。

这天,韩妈妈在打麻将,麻友李大妈拿闺女在外旅游的照片给大家看,韩妈妈看了几张,却突然停下了,她凝视着照片背景后的一对男女,一言不发,李大妈见状,凑过来看,然后吃惊地说:“这不是……”韩妈妈赶忙摆摆手说:“别说出去……”然后,请李大妈把照片送给她保管几天,李大妈点头答应了。

中午,郑兰来接婆婆,韩妈妈板着脸,说自己屁股坐疼了,不想再坐轮椅回。郑兰说:“不想坐就不坐,我背你回家。”说完,背起她就走。回到家里,郑兰累得满身是汗,可韩妈妈却不给她喘口气的机会,又支使她下楼买米买菜,回来又让她洗衣做饭,一刻都不得闲。就这样,韩妈妈还是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令郑兰心里很不愉快。

郑兰觉得婆婆行为很反常,想她可能是打麻将输了,过几天,心情自然会好起来,可一连半个月,韩妈妈不但没好,反而变本加厉,似乎对她都有点虐待了,郑兰很憋屈,就给在外出差的韩明打电话诉苦。

韩明是个大孝子,叫她最好顺着妈妈,否则,他回来不会饶她的。郑兰听完,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每天精心伺候这一家人,还背婆婆去打麻将,可婆婆对她为什么越来越苛刻?他韩明呢,更不问青红皂白,就来个训斥、威胁,这究竟为什么啊?

韩妈妈越来越过分了,她除了睡觉不找茬外,其他时间郑兰别想安宁,郑兰有气撒不出来,郁闷得快要死了。

这天,郑兰送婆婆打麻将回来,见门口站着一个男人,忙问他找谁,男人拿着一封快递,问清楚郑兰姓名后,叫她签收。郑兰疑惑地打开快递,见里面有张消费卡,还有一张纸条:“亲爱的老婆,鉴于你伺候老妈辛苦了,特送上爱妻卡一张,你可按照我纸条指导的内容去做,我过几天就回来了,但愿你的改变,带给我最大的惊喜,韩明。”看到这些话,郑兰多天的委屈,烟消云散。

她到了美容美发厅,把丈夫勾画的图纸拿给理发师看,理发师看后笑了,直夸她老公很潮。什么是潮,郑兰不懂,只是韩明让做就做吧。理发师根据她脸型,建议把她头发染成红黄蓝三色,郑兰一听说:“这不行,跟忍者神龟一样,叫我以后怎么出门见人啊?”理发师说:“好看呢,要不然你丈夫怎么会让你这样做?”郑兰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等一切弄好,理发师和顾客都夸这发型绝对潮。走到大街上,郑兰发现自己的回头率简直就是百分百,她不知道这些人是嘲笑她还是羡慕她,但做都做了,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她又去商场购物。韩明让她买贝雷帽、evisu牌短上衣、LEVS牌黑白相间条形中裤及Lotoco包及美国的dc鞋,郑兰一路问下来,这要好几万呢,她扭头就走,刚走了几步,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婆婆那狰狞的面孔,她咬咬牙,铁了心说:“你对我不好,可你儿子向着我呢。”全部买好后,她却没胆量穿这身服装去接婆婆。

婆婆看到郑兰那三色乌龟爆炸头,气得脸色铁青,也不坐轮椅,更不让郑兰背,郑兰急得都快哭了,李大妈见状,趴在韩妈妈耳朵上耳语了几句,她才答应跟郑兰回家。回到家里,郑兰想,婆婆该臭骂她了,吓得大气不敢出。吃完饭后,婆婆终于兴师问罪了,她说:“把你刚买的那套行头穿出来给我看看。”郑兰吓了一跳,问婆婆怎么知道她买衣服了,韩妈妈说:“早有人告诉我了,你以为能瞒过我这老婆子?”郑兰没动,她就下命令似的催她。郑兰见拗不过婆,心说:怕什么?是你儿子要我这么做的。于是,她到卧室把新服装穿上,出来让婆婆看。

她头戴帽子,身穿短衣,裤子裤腰很短,露着小蛮腰。见婆婆都看呆了,郑兰吓坏了,正准备进卧室去换,没想到韩妈妈说:“明天穿着出去吧。”郑兰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又重复了一遍,郑兰这才重重地点点头。心说:这要是我擅自做主把自己搞成这样,你们母子还不把我吃了啊,唉!还是宠着儿子啊。

郑兰好久才适应了这身潮装,而她自从穿了这身潮装后,显得更漂亮性感,走在大街上,不时都有帅哥和她打招呼。

韩明打电话说他就要回来了,郑兰赶紧拿爱妻卡去美容院做脸,化妆,然后,穿着潮装,去车站接韩明。

韩明打电话问她在哪里等,郑兰说在潮人广告牌前,韩明想了想说:“我从那里经过时,见一位潮人在那里站着,没看到你啊?”郑兰咯咯笑着说:“那个人就是我,你再过来接我吧。”挂断电话,郑兰等着丈夫深深的拥抱呢。

韩明黑着脸走过来,生气地把外衣披到她身上说:“一个月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庸俗了?”郑兰吃惊地反问:“你说什么?难道不是你让我这样做的吗?”两人争吵着回到了家里。

韩明问妈妈:“郑兰哪来的钱买潮装?”韩妈妈说:“我哪知道,她说是你从香港给他寄的爱妻卡,还有装扮潮人的一系列指导呢。”韩明说:“胡扯,我从没给她寄过什么爱妻卡。”韩妈妈阴阳怪气地说:“这我就不知道了。”郑兰见状,赶忙说:“妈,你现在怎么这样说?当初可是你鼓动我穿出去的啊。”“胡说,我什么时间鼓动你穿这身衣服了,我疯了我?”

面对韩明的责骂,婆婆的煽风点火,郑兰顿时气愤得大哭起来,说他们即便看不起她这个家庭主妇,即便想合伙把她赶出家门,也不要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她。

韩妈妈听了,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郑兰刚要说什么,却身子一歪倒了下去。韩明吓坏了,吩咐郑兰赶紧打120,然后,背起妈妈下楼,但他只背了一楼,就累得气喘吁吁,郑兰见状,让韩明把婆婆放到她背上,然后飞奔着朝楼下跑去,那身潮装早没了模样。

到了楼下,韩妈妈突然清醒过来,她死活闹着不去医院了,韩明无奈,只好把120打发走了。韩妈妈要韩明把她背回家,韩明只爬了一屋楼,就又爬不动了,郑兰说:“我来背吧?”韩妈妈生气地说:“走开,谁要你背!”郑兰气得捂住脸先跑回了家,她准备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回娘家去。

韩明背着母亲,走走歇歇,郑兰只要三分钟的事儿,他竟用了二十分钟,好不容易把母亲背到家里,他累得趴在沙发上再也动不了了。

这时,郑兰拿着东西要走,韩妈妈喊道:“孬种,赶快把你媳妇拦下来,我今天倒要你们辩辩,究竟是谁对不起谁。”

韩明拦住郑兰,韩妈妈对郑兰说:“你把爱妻卡拿出来,我也拿出一张东西给你们看。”郑兰说:“我为什么要拿给你?这卡既然不是韩明给的,那我也不知道是谁给的。”韩明气愤地说:“这时候还扯谎呢?”

“她没扯谎,这张卡,是我以你的名义寄给她的,让她变得这样,也是我安排的。”韩妈妈说。“为什么?”韩明和郑兰都异口同声地问。

韩妈妈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扔到韩明面前说:“我看你喜欢这样的人嘛。”韩明捡起地上的照片一看,那张照片的背景上,他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正搂抱着亲吻呢。

“今天我让你感受下背人爬楼的滋味,不容易吧?她十多年就这样坚持背我上下楼,既哄我开心,还要照顾孩子生活和学习,而你却……你太让我失望了,好女人要学坏很容易,一张卡就够了,你这是逼她走这条路。”韩妈妈说着流出了眼泪。

郑兰感动得哭了:“妈,我知道你这是对我好,可前些天,你为什么对我那么苛刻?”韩妈妈说:“我不对你狠,你能赌气买这身高档新潮的衣服吗?”说完婆媳俩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还有些晕乎的韩明,好似清醒了一般,扑通一声跪下道:“妈,郑兰,我错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