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金三角如何成为毒品天堂?现如今赌场成为重要产业

缅甸金三角如何成为毒品天堂?现如今赌场成为重要产业

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的澜沧江,穿越了横断山脉流入中南半岛后被称为湄公河,这条世界第七大长河流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及越南五国,因此湄公河也这些国家称为母亲河。



澜沧江流入中南半岛后,又被称为湄公河

然而这条母亲河却在老挝、缅甸及泰国交界处,留下了一块三角形的冲击平原,这便是大名鼎鼎的金三角了。这块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每年流出的海洛因却占世界总量的60%~70%,罂粟种植面积也居世界第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毒窝。



目前金三角毒品产区主要位于缅甸境内

当地武装以毒养兵,以兵贩毒的现象十分猖獗,以此还形成了一系列非法产业链,例如赌博、妓院及贩卖人口。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毒品展开的。

金三角毒品问题的起源于英法美

在19世纪前,金三角是没有毒品问题的,由于这地方山高林密,交通堵塞,因此这里的原住民日子过的很辛苦。但是这里气候适宜,土地肥沃,倒也是一个安居乐业之地。

然而随着英国列强的到来,这片祥和的土地却变了样子。1840年英国对清政府发动鸦片战争,用鸦片成功的荼毒了中国人。当时有超过百分之十的中国人吸食鸦片,英国靠着鸦片贸易对清政府形成了贸易顺差,获取了巨大的利益。



英国拿虎门销烟为幌子,悍然发动战争,

借用鸦片成功打开清政府国门

清朝时,中国吸食鸦片的人太多,导致鸦片买卖供不应求。于是英国殖民者看上了缅甸这块宝地,这里的气候和土壤适宜鸦片种植,并且离中国十分近。而此时的英国已经在印度站稳脚跟,也正好打算去东南亚开疆拓土。经过三次英缅战争,缅甸彻底沦陷了。



吸食鸦片弱国弱民

英国殖民者在缅甸撒下了第一把罂粟的种子,每到罂粟还未开花的时期,缅甸山民便拿着小刀在罂粟的果壳上割出一道口子,收集流出的白色汁液,并将汁液烘干做成鸦片。



趁着罂粟未开花,采集制作鸦片的汁液



经过水分烘干的白色汁液便成了鸦片

看着英国人从鸦片贸易中获利,法国也垂涎三尺了,于是迅速组织人力物力,从“金三角”向法控的越、柬和老三国大规模贩运鸦片,从中获得税收。法国是鸦片贸易扩大化的元凶之一。

英美法就是搅乱世界的三坨臭狗屎,金三角成为毒窝,当然也少不了美国的助攻。二战结束后,法国从越南、柬埔寨及老挝撤出,美国接了盘。因为当时红色革命武装在中南半岛的各个国家都有活跃,作为维护资本主义制度最积极的美国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便与当地的部族商量,美国帮这些种植罂粟的部族销售毒品,这些部族动用武装力量去剿灭活跃在本区域的红色武装。



美国海洛因泛滥区

对你们没看错,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竟然贩毒了。当然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也让美国吃了不少苦头。因为,美国消费了世界上所有的毒品的60%。

可以说,很多被美国糟蹋的国家,都成了毒品的产区,比如阿富汗,曾经被美国打的不能自理,人民穷不聊生了,便弄出了世界罂粟种植面积第一的名号,产出了市场上80%的鸦片。



一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的罂粟花丛中走过

随着二战结束,中南半岛上的国家纷纷获得自由,因此对罂粟这种荼毒本国人民的毒物采取了禁种措施。

然而,为何金三角却成了一块法外之地?在这里,罂粟甚至成为了通用货币,具备一般等价物的货币属性,身处穷乡僻壤的山民都靠这个过日子。

国民党溃兵叱咤金三角

其实目前来看,位于缅甸一侧的金三角才是真正的毒品生产基地。所属于泰国和老挝的金三角流出的毒品基本可以忽不计。



泰国一名军官蹲伏在缅甸运毒者经常

走的丛林小路上,与缅甸民兵结盟

的贩毒者往往全副武装

解放军于1950年2月20日,解放了云南全境。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股部队约1400余人逃入缅甸境内。这支队伍招兵买马,吸收了中缅泰老边境的马帮土匪,还接纳了二战中国远征军遗留的散兵游勇,部队扩张至3000余人。然而远在台湾的蒋介石压根没兴趣理会这支部队。



曾经在金三角的国民党军

然而这支部队却真的在金三角开枝散叶了,通过各种手段抢占底盘,扩充人马,并把缅甸政府军打的丢盔弃甲。这吸引了蒋介石的注意,迅速派人派装备支援这支武装,到了1953年竟扩充至1.8万名士兵的规模。缅甸政府最后只得将蒋介石告上了联合国,蒋介石无奈,最终撤走了6000余名在缅甸的国民党军。

而奉命留下的国民党军则又被中国解放军围剿了一阵子,最终只剩下3000多人。此时这支部队又成了没娘的孩子,回归大陆不成,遣返台湾不要,留在缅甸挨打,投靠泰国被骗,彻底沦为没有国籍的存在。



直到1992年,6万余人的国民党后裔

才全部拿到了泰国国籍

走投无路的国民党残余力量在指挥官段希文的指挥下,开始了以兵贩毒,以毒养兵的道路,正式揭开了金三角贩毒黄金时代的序幕。而段希文也成了金三角Beta 0.1原始版毒枭。

这支残余力量不仅贩毒,还建立学校培养军事人才,而就在这个学校中,诞生了两名震惊世界的超级大毒枭——Beta 1.0正式版的“海洛因教父”罗星汉和Beta 2.0“世界毒王”坤沙。以及在中国恶名远扬的Beta 3.0版的糯康,他是湄公河大案的元凶。

罗星汉

罗星汉、坤沙及糯康贩毒集团最终纷纷土崩瓦解,然而金三角毒品问题却依然严竣。因为贩毒的不仅有这些大头头,还有众多的小喽喽也在搞。



图为坤沙,与罗星汉早年是死对头

经常因为利益冲突而大打出手

两人投降缅甸政府军后

成为好友

复杂的民族问题让金三角深陷毒窝

缅甸是世界上民族组成最复杂的国家,仅被政府承认的少数民族就多达135个,仅次于俄罗斯。随之而来的是更为复杂的政治军事和管理问题。

仅缅北地区,就有掸邦、克钦邦、佤邦等多个少数民族聚居的邦,这里也是缅甸政治问题最为混乱的地带。这些邦的民族武装拥兵自重,行政管理完全独立,政府根本无法取得这些地方的控制权。



缅泰两国利用佤邦和掸邦互相攻讦,

助长了该地区的毒品问题

在金三角及中缅边境地带,更是盘踞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民族和地方武装。大型的建特区,中等的称联军,小的叫团伙,而其中大多数武装的收入来源,就是毒品贸易。



往往有毒品交易的地方就有赌博与黄色产业,金三角尤为符合这一特性。这里不仅有毒品买卖,还有人口贩卖、情色业务及非法赌博等可牟取暴利的行业。不要看金三角地区多为破败不堪的竹楼,然而这地方却是有钱人寻欢作乐的好地方,其中有不少都是中国人。该地的黄、赌、毒及人口贩卖已经形成了一个严密的产业链条。



金三角地区旺拉赌场,接待的

大多是中国富人

这个产业链的是这样运作的。首先,金三角地区的武装势力通过买卖、绑架外地女性,然后通过毒品控制她们,迫使她们接待客人,这些有钱的客人享受过以后,再去赌馆里豪掷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