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管自述:恶名背后,真相几何?

一个城管自述:恶名背后,真相几何?

本文作者:泉水

城管这个行当,风评不好。有人说,城管是土匪,作风野蛮粗暴。

有人说,我在大街上见过城管打人,扣东西。网络上,更有很多关于城管的小段子、视频,转发率惊人。

至于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前因后果如何,很少有人关心。人们总是很容易就被煽动,而后很轻松地又转去追下一个热点。

其实,城管也都是普通人。

作为一名普通的城管,今天我也给大家说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事。

一,飞来横祸

我大学毕业就加入了城管队伍。入职的那天晚上,正巧看到电视台有一期访谈节目。

一位老先生左手夹着烟,右手握成拳头在胸前有力地挥舞着,“城管是什么!土匪!!!”那种悲愤与鄙视,对我的冲击之大,到现在都忘不了。

当时我就发誓,我做城管,一定不会成为节目中所说的那种形象,即便不能让每个人给我竖大拇指,也绝对不能让人背地里骂我。

所以刚开始干活的时候,我时刻提醒自己,执法也要留有余地,能劝导的劝导,实在劝不了的,也给他们留出时间收拾东西。

有一次,我在辖区里一条繁忙的马路上执法。马路上车来车往,正中间,一个摊贩正做着生意。一辆辆车危险地擦身而过,他毫不胆怯,一边熟练地应付我,一边分秒不停地做着自己的生意,收钱。

我看他实在忙得厉害,就提醒他一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太危险了。”这哥们认得我,知道我好说话,“嗯嗯”了两声头都没抬,显然没太把我当回事儿。

刚回到马路边,我突然听到“砰”的一声,转头一看,这哥们儿已经倒在地上。

他被一辆车撞倒在了他的小摊上。送到医院之后,经医生检查,双腿骨折。交警鉴定,责任在他。

他后悔地嚎啕大哭。他是家里的顶梁柱,顶梁柱倒了,整个家就瘫了,更别提治疗要花费多少费用了。

我也很后悔,要是我强硬一点,也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从此以后,再干活,心就硬了很多。强硬执法,不通情面,自然就少不了招白眼,我也不辩解。每次我都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会有人因为我的强硬执法,而躲过那样的飞来横祸呢。

二,小摊老李

第一次见老李的时候,我只觉得,这老头太可怜了。80多岁,须发全白,形容枯槁,驼着背,眼镜吊挂在与地面几乎平行的脸上,争命似的,骑着老年三轮车,沿街叫卖小玩具和风筝。

这样的外表太能赚取同情心了,他5块钱从小商品城批发的风筝,别人20块钱卖不动,他卖35块,还不带还价的。

他经常摆摊的广场,有很多带小孩的父母,为了培养小孩子的善心,很多时候找的零钱都不要。有很多人看他这么大年纪还在大太阳下晒着,给他送吃送喝。

年纪,没有阻挡他赚取的脚步,反而成了他的优势。老李的收入几乎是别的小摊贩两倍。

每天请他移动摊位的时候,我都顶着很大的压力。不用老李开口,买东西的人先不高兴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他也不容易呀,就让他在这儿卖点东西呗,又碍不了多大事……”

围观的人群中熟悉老李的,有时候会善意地替我辩解几句,不熟悉的,直接掏出手机,直播转播城管欺负老人。搞得我罪大恶极似的。

这种场景下,老李从来不说话。

我无奈,也对众人的反应有点哭笑不得。

我们这个四线小城,平均工资不到3000元。老李是退休老教师,月退休金至少8000元。小摊收入我暗自替他算了一下,每天至少一二百,每个月最不济也在4000以上。他的收入比他的绝大多数顾客,都要好。

我在他面前都自惭形秽,收入不及人家的三分之一。有时候忍不住想起那些可怜他的人,你有资格可怜别人吗?

老李,人也不简单。

他今年83岁,他媳妇,不到50。老李60多岁的时候,原夫人去世,儿女们怕他孤独,给他找了一保姆。谁曾想,保姆摇身一变,成了老李夫人。

儿女们齐齐反对,老李不理睬,结果工资卡被儿女扣了。当年还算青春靓丽的小保姆,带着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和老李生活在一起,没钱怎么办?

于是退休教师老李,在保姆夫人的咒骂声中,在保姆夫人的拳打脚踢下,变成了今天的小摊贩老李。

老李摆摊有几个特点。

一是风雨无阻。无论刮风下雨,都能在广场上看到他的身影。二是时间长。早上8点,我上班之前就能看见他,晚上一直等到我们下班,他再摆摊。要知道我们可是晚上9点才下班。

有一次广场上有特庆活动,全天全面戒严,老李彻底歇菜。我转了一天也没有看到他,想着这老头子总算歇息一天了。晚上七点多,吃加班饭路上,我瞅着路边一老年车特眼熟,车子在,人呢?看了一圈,哎,这老头正在彩票亭里打着盹呢,头一点一点的。

保姆夫人真威武!

保姆夫人跟了老李之后就不当保姆了,也成了一名小摊贩。保姆夫人外貌黑瘦,动作灵敏,再加上她那双游移不定的小眼睛,活脱脱的一只土拨鼠。

她在附近的摊贩中很出名,大半是因为老李,老李回家早了,挨骂;东西被扣了,挨骂;没有赚到钱,继续挨骂。

在一次综合治理行动中,老李因为收拾东西动作慢,被扣了一些东西,保姆夫人倒是机灵地跑掉了。

她跑了一半回过头来一看,哟,竟然敢扣老李的东西。她大踏步地跑回来,挤到我们和老李中间。我们都以为她要抢回被扣的东西,她却猛地一脚,踢向老李,大声喝骂,“你个老不死的,咋收拾那么慢呢!……”

可怜老李这个教了一辈子书的老教师,挣扎着被人从地上挽起来,一边拍打着屁股上的土,一边小声嘟囔着:“你咋这样!你咋这样!……”

那一刻,老李沟壑纵横的脸上那无奈的表情,真让人心酸。

我赶忙把老李的东西还给了他。过了好一会儿,还能听到骂声。

老牛吃嫩草多让人向往,但如果你没那么牛逼的话,就只能学老李,有老黄牛的忍耐力了。

“嫩草”可能是辣的啊!

三,小小摊贩

辖区广场上有个十岁的孩子,是个小摊贩,身子吃得滚圆,憨头憨脑,倒是一双眼睛,灵动有神。

这孩子经常做的事情,就是趴在我们执法车的窗口,急切地问:“叔叔,你们什么时候下班呀?”

别的十岁孩子,周末放假都是跟着父母来广场玩。可他,却独自在广场摆摊。他的父亲原先是卖氢气球的小摊贩,有一次抱着氢气瓶给氢气球充气,被炸断了双腿。他的母亲被炸坏了神经,瘫痪在床。他当时也在场,但幸运地逃过一劫,只在脸上留了一条疤痕。

从那以后,他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每逢节假日,我们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夏天卖冷饮,春秋卖风筝,冬天卖小玩具。他比摊贩还要“摊贩”。

他从来不像别的摊贩那样,愁眉苦脸,怨天尤人。每次见到他,他都是乐呵呵的。要么帮着别人收拾摊子,要么忙着自己的生意。小朋友人缘奇好,生意也相当不错,还很有头脑。

有一次看他带了根奇怪的长竹竿,我就问他,“你这干什么用的呢?”

“看树上。”他用手一指。

树上除了几只孤零零地挂在树梢的风筝,没有别的呀。

谜底很快揭晓了。

广场上有很多树,人们在广场上放风筝的时候,不小心,风筝就挂到了树上。他从这里面看到了商机。

这小子,看见谁的风筝挂到树上了,立马跑到人跟前。先是问人家,“你的风筝多少钱买的啊?”

“二十。”

“那好,你给我五块钱,我把它给你够下来。”

大多数人都会给他这个机会。

整个广场就他这么一根竹竿。就这么着,我眼看着,他用一根竹竿挣的钱,比我一天的工资还要多。

这小子的学习也不含糊。因为我们平时比较照顾他,放寒假的时候,他特意把他在学校里得的奖状带来给我们看。

相比起那些宅在家里的米虫,啃老族,这小子是条汉子。

所以评价一个人是不是男人的标准,从来不是年龄。而是他做的事情,能不能让他的腰杆挺起来。

有30岁的巨婴,也有10岁的男子汉。

四,上了电视的老张

干我们这一行,也是颇需要点智商情商的。我们的管理对象,各行各业的都有,大到企业主开发商,小到小摊小贩,中间还有各种各样的门市商人。用对企业主说话的语气神态,对小摊说话,人家理都不一定理你。反之,如果你用对小摊的语气态度,对企业主说话,后果也得仔细斟酌斟酌。张嘴说话,多过脑子,总是没错的。

我的同事老张就栽在了这上面。

老张平时负责市容市貌,打交道的多是市井小民,为人豪爽,言语奔放,不拘小节。

一天午休时间,一个企业主来询问安装门头广告的费用,老张正巧值班。他像平时一样,伸出一个手指摇一摇,豪迈地说:“这户外广告门头安装,最低一个数。”

像我们这种小城市,“一个数”顶天也就指一千块钱,有时也指一百块钱。老张的意思也就是一千块钱。依照那个企业主申请的广告面积,这一千块钱完全合乎法律标准。

谁想,这位企业主正因为办证到处碰壁,憋了一肚子火,那天,正好带着记者,暗拍我们。

老张的态度“嚣张”,正好撞在枪口上。人家扭头走了以后,便把偷录下来的视频,给送了省电视台。电视台的也不知道“一个数”到底是多少啊,还以为老张索贿,狮子大开口!

于是,我们单位就因为老张的“一个数”上了省台,还在省台连续曝光了三天。

这下子,这“一个数”到底是多少,老张是彻底说不清了。

现在我们见了老张,还打趣他这“一个数”的事情。

因为这“一个数”,老张大小检讨做了无数次,升职也彻底没了希望。

这血淋淋的事实吓得我,在执法的时候,除了法律条文,就是冠冕堂皇的官话。

很多人都说城管不近人情,这都是被逼的,近人情的话,立马有人检举你。我们一直被迫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放大,有时候真有种左右不是人的感觉。

现在,连我妈都不愿理我。嫌和我说话没意思。

五,暴力执法

暴力执法是大家提起城管马上能联想到的四个字。

城管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呢?

在我们这个四线小城,城管的组成,一是考试进来的公务员,大部分都是大学生。二是军队转业过来的军转干部。

没有入职城管这个行业的时候,他们是天之骄子,他们是祖国最可爱的人。干了城管,他们是土匪,是暴徒,是任何人都可以嘲讽几句还不用负法律责任的背锅侠。

台湾打不下来,有人说,中国城管上啊!地震了,有人说,中国城管上啊!

其实,作为一个正常人,没有人喜欢一出办公室的门,就二百五似的,对着全世界喊打喊杀。

那么暴力执法到底有没有?确实有。吃拿卡要的现象有没有?也确实有。但是大部分暴力执法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恶劣现象真的只是少数。

辖区内有一对奇葩夫妻,卖花草鱼虫,在市中心黄金地段的人行道上,仗着人老脾气烂,硬是占了一块地,搭建了简易房。

周围全是高楼大厦,这小屋横在路边,破脏乱,真是相当辣眼睛。

法律文书下了几次,可人家每次都当着你的面撕成碎片,还砸你一身。用他的话说,“原先这条街,都是我们家的。”

在他的思维里,压根就没有别人这个词,不光地球围着他转,连道理都是围着他转的。

真叫人不得不感慨,人与人的差别,有时比人与狗的差别还要大。

拆除的法律程序还没走完,在他们夫妇的示范带头作用下,每隔几天,街上就多一间同样的简易房。

当“唐僧念经”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也只能用“孙悟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于是出现了人们印象中最常见的一幕,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城管挟持着挣扎踢打,衣衫不整的老人。老人一边反抗,一边高声大骂——

“城管打人啦,城管不要脸,欺负老百姓……”

我们就在骂声中,在围观人群的声讨声中,从屋里往外搬东西的搬东西,抬床的抬床,里面收拾利落了,机器再拆房子。

在不了解事件整个过程的人眼中,真是一幅鬼子进村图。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围观的群众总是很愿意传播这派“违背和谐社会精神”的景象谁管你前因后果,哪里画面劲爆录哪里。大家平时看到的视频,很多都是这么来的。

看到了结局,脑补了过程,得出了城管暴力的结论。人云亦云,自己的脑袋成了别人的跑马场。

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全部的事实,亲耳听见的,也不代表就是真相。追热点的朋友想必都有这样的感触,大家还在群情激昂,剧情已经急剧反转,你发表过的见解,瞬间成了笑话,啪啪打着自己的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医生,不再代表着救死扶伤,他们与收红包,庸医害人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教师,也不再是辛勤的园丁,他们成了幼儿园里给孩子喂药,利用职权侵害学生的一群人。

不可否认,任何行业都有一两个害群之马,但因为一两个人否定一个行业,仇视所有的从业人员,只能说,你还不够成熟。

当人们说城管暴力的时候,我想说,最暴力的,往往是网上生活中那些所谓的“正义”的声音。他们自以为代表公平与正义,逮着谁都扑上去猛撕两口。今天,在这个热点中,你也许是他的盟友,明天,在下个热点中,你有了不同的声音,也许就成了他的死敌。

这才是真正的暴力。

—end—

子鱼ps:我预测这篇文章依然会有很多骂街的,认为美化了城管的形象。其实我也觉得稍微美化了点。但这个文章中的故事也是真实的,这是个见众生的职业。作者也见到了自己。城管不会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糟,也不会那么好。希望大家擦亮眼睛,有自己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