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熬鹰

故事:熬鹰

1

过五关斩六将,戴三多终于考上了乡镇公务员。春节过后,一月中旬的一天,他背着行李,拿着县委组织部开出的介绍信,去青山乡政府报到了。

乡党委贺书记看了看介绍信,又简单问了下情况,说:"小戴,你去心田村,挂职担任村主任助理,为期一年。"

堂堂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又考上了正式的公务员,居然去全县有名的贫困村当个挂职的村主任助理?这么一想,戴三多的心马上凉了,他质疑道:"我去那样的地方,会有用武之地?"

"你不愿意?"贺书记瞪了他一眼,"那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居然这么牛气,戴三多被噎得说不出话。他花了好一会儿才稳住情绪,道:"贺书记,我服从组织安排,愿意去心田村挂职锻炼。"

贺书记哼了哼鼻子,说:"你去大门口等着,我派车送你。"

送戴三多的是一辆丑得掉渣的吉普车。人呢,就司机一个。临走的时候,贺书记说:"小戴,好好干,一年工夫,熬一熬就过了。"

熬一熬就过了,鬼才信呢!过来人说,从科员熬到正处级干部,如果顺利,理论上最快八年可以熬到;如果不顺利,有的熬到退休还熬不到正处。既然当公务员有盼头,那就熬吧!

上路了,吉普车在山路上跳跃,戴三多也跟着吉普车跳跃。司机不情愿开这样的山路,对戴三多也就没好脸色。他说去那样地方,连车都遭罪,不用说人了。

三个小时后,吉普车到了一个叫五里堆的地方。司机熄火,说是要撒泡尿。听他这么一说,戴三多也感觉尿胀,便跟着下车。

戴三多不如司机随便,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走到山边灌木旁。他撒完尿,系好裤子准备离开时,感觉旁边有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只小金雕,腿部受了伤,奄奄一息。

如果不救,它肯定会死的!戴三多急忙脱下衣服,把它裹起来,抱回车里。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自己的事都管不了,还去管异类,哼!"

司机的这句话,和贺书记的那句话一样让人难受。戴三多咽了咽口水,装作没听见。看着两旁杂草丛生的山丘,他的心头一片悲凉。

中午过后,吉普车终于赶到了心田村村部。一看,戴三多傻眼了。那房子就是一年久失修的山神庙,哪像村部?听到汽车的马达声,里面出来一个小老头。司机招呼说:"隆主任,人安全送到,我回去了!"

"不留了,路上小心!"隆主任朝他扬了扬手。看着司机开车走了,他才招呼戴三多说,"上我家吃住吧,村部只办公,不住人。"

谢天谢地!戴三多心头暗喜,跟着隆主任去了他家。其实,他家的房子和村部的差不多,只是里面弄得干干净净的。吃完中饭,隆主任带着戴三多进了西间,说:"你睡这里。条件是差了点,不过,贺书记也是这里熬出去的。还有,县里的黎书记也是这里熬出去的。"

听着这样的话,戴三多心头的不快去了几分。

在帮着整理东西的时候,隆主任看见了那只受伤的小金雕。他急忙出了房间,拿来伤药,给它敷好。然后又用纱布小心地包在伤口处,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忙完这些,他告诉戴三多要如何照顾小金雕。末了还叮嘱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当然,他强调是照顾小金雕方面的事。

2

就这样,戴三多开始了在心田村的挂职生活。不过,他的主要心思是花在照顾小金雕身上。为了方便照顾小金雕,更为了消磨时间,他在房间里给它造了个窝。

每天,隆主任一家除了提供戴三多的饭菜之外,还得给小金雕肉吃。小金雕的胃口虽不大,可每天要吃肉,终究是个负担,隆主任到哪里去弄?戴三多一打听,才知道隆主任还是个驯鹰人。那些肉,全是他家里的猎鹰捕来的。他家里有猎鹰,到时候我得去看猎鹰是怎么捕猎的,戴三多心想。

在戴三多的精心照顾下,小金雕渐渐康复。见它这么可爱,戴三多忍不住伸手去触摸。没想到刚触到它的羽毛,小金雕猛地睁开眼睛,回头啄他的手。

戴三多闪电般松开手,可他的中指还是被啄到,鲜血顺着指尖滴到窝边。隆主任闻声进来,握住他的手看了看,说:"如果小金雕不是有伤在身,你这手怕是残了。"说完,他撕了一块布条,紧紧缠住伤指。

小金雕依然用警惕的眼光看着他们,就像审视闯入它领地的异族。

隆主任说:"对于异族,就像狼一样,雕从来是不留情的。幸亏小金雕还不是一头成了年的猛鹰,真正的猛鹰会在异族入侵时的那一瞬间啄瞎它的眼睛。"

听到这话,戴三多心头就是一怵。他假装生气了,指着小金雕说:"你不要得意,虽然你会成为空中之王,但你始终属于我。"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真有股征服小金雕的强烈欲望。

小金雕一好,戴三多的时间就多了起来。实在闲得无聊,他会走出村部,到村里面到处转悠。他发现村里很多人都驯鹰,甚至可以说是驯鹰能手。只是因为捕鹰与国家的政策法规相悖,驯鹰也就成了件尬尴的事。

要是经营规范,驯鹰说不定可以成为当地致富的产业。吃饭的时候,戴三多把这个想法说给隆主任听。隆主任把饭碗一放,说:"小戴,上级安排你来是挂职锻炼的,不是来添乱的。你好好待着,别胡思乱想,熬一熬,一年很快就过了。"

一年很快就会过去的,隆主任也这样安慰我。带着惆怅,戴三多回到房间。

正郁闷中,小金雕从窝里出来,依偎在他的脚旁。软软的、金色的毛发,可爱得根本不像一只鹰。

难道我就这样征服了它?戴三多正高兴,他感到小腿处猛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原来小金雕又用它的嘴啄破了他的小腿!这回啄得很深,血在汩汩地往外冒。他一恼,抓起小金雕,朝地上一扔。

小金雕无力挣扎,"啪"地撞在地板上,咝咝直叫。戴三多没有理它,急忙找来伤药,敷在小腿伤口处,再用纱布扎紧伤口。

他不知道小金雕为什么这么恨他,难道是因为他限制了它的自由?小金雕,等你长大了,我就放你回大自然。戴三多这样想着。

3

出去捕猎,隆主任总是很神秘。戴三多好几次偷偷地跟上去,都被他甩掉。终有一天,戴三多向隆主任苦苦哀求:"隆主任,你就带我去见识见识,不枉我来心田村一次。"

见拒绝不了,隆主任只得同意。他擎着猎鹰,把戴三多带到后山,戴着眼罩的猎鹰立在他手臂上一动不动。戴三多不解地问:"就要捕猎了,怎么还给它戴着眼罩?"

隆主任说:"捕猎前,不见猎物不揭眼罩,更不能解开脚绊。这叫不见猎物不放鹰。此外,捕猎前不可把猎鹰喂饱,喂饱了的鹰不愿捕猎。"

正说着,猎鹰抖了一下翅膀,头朝右侧偏去。隆主任警觉起来,他示意戴三多看过去。在远处废墟里,一大一小两只灰色兔子蹲伏在那里,竖起的长耳朵看得一清二楚。

隆主任解开猎鹰的眼罩,右臂一抖。猎鹰立即展翅飞去,扑向猎物。听到异常的声音,小兔子快速逃跑,可大的依然蹲在原处。猎鹰没有去追那只小兔子,而是瞄准蹲在原处的母兔。它在空中展开双翅,以一个固定的姿态飞翔着。

终于,母兔也开始逃跑,不过它是沿着原地兜圈子。盘旋了几圈,猎鹰开始压下高度,接近母兔。突然,它一振翅膀,改变飞向,如闪电般扑向母兔。可就在它张开利爪,伸向母兔的那一刹那,母兔猛地翻身,腾空而起,两只后腿狠命地朝猎鹰蹬去。

"兔子蹬鹰!"隆主任惊呼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猎鹰一扬翅膀,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躯体提起,避开母兔的双腿。借着这个机会,母兔向旁边的灌木丛逃去。只要逃到灌木丛里,它就可以逃脱猎鹰的追杀。不过,它快,猎鹰更快,它已经调整姿态,准备再次扑击。

隆主任把手指放进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听到这声长啸,猎鹰马上掉转方向,朝小山方向飞来。很快,它落回隆主任的手臂上,表现出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猎鹰可以捕到母兔的,你怎么把它召回了?"

隆主任说:"为护住幼兔,母兔不惜牺牲自己。在和小豹子的战斗中,它运用智慧击败了对手。刚才那一招,如果它足够强大,完全可以致小豹子于死地。它之所以输,是输在弱小,而不是胆怯。如果我再让小豹子进攻,就胜之不武了。兔子是猎物,可它的勇敢同样值得敬重。当然啰,我的小豹子也不赖。"

隆主任的话,让戴三多震惊不已。他不无羡慕地说:"隆主任,我也想驯出这样帅气又讲义气的小豹子来,你教教我。"

隆主任笑了笑,说:"小戴,你驯不了。"

戴三多不解:"为什么?"

隆主任说:"驯鹰就是熬鹰,熬鹰就是熬心。"

"熬鹰就是熬心?"戴三多听了,似懂非懂,"隆主任,你能具体教教我吗?"

隆主任说:"没必要吧。一年之后你就高升了,何必折磨自己。"

一年之后我会高升?戴三多心头一喜。因为,这正是他心里迫切期待的。

"姓隆的,今天你终于让你的猎鹰露面了。"突然,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戴三多一看,见一个壮汉站在不远处。他敢肯定壮汉不是心田村人,因为该村的成年人他都认识。

隆主任朝壮汉拱了拱手,说:"看来,你就是兄弟村的周党贤侄了。"

壮汉鼻子一哼,说:"姓隆的,你别假惺惺了。当年我父亲败在你的手下,一病不起,后半辈子基本上是在床上度过的。我曾立下誓言,一定要代父亲报仇。"

隆主任叹息一声,说:"这件事确实怪我。贤侄,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只要我办得到,我愿意尽我所能给你。"

壮汉却说:"我不要什么补偿。如果你再不答应和我比赛,我就去拆你家的房子。"

隆主任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说:"好,你定个时间。"

壮汉说:"长痛不如短痛,就明天。"说完,他扬长而去。

戴三多觉得隆主任是因为他惹上麻烦的,心里过意不去,不无歉意地说:"隆主任,真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隆主任摇了摇头,说:"这不能怪你。我三十年前欠下的债,今天是该还了。只可惜,这头鹰跟随了我近五十年,一世英名要毁在我的手里了。"

这头鹰跟隆主任五十年了?戴三多连声惊呼,说:"这不可能。"

隆主任说:"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的寿命可达七十岁。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它要活这么长的寿命,在它四十岁的时候就必须经历一次痛苦的蜕变。它要用一种残酷的方式换掉喙、换掉羽毛、换掉趾甲,才能获取新生,继续在天空翱翔。"

凤凰涅槃,获取新生!这头猎鹰已经获取了第二次生命,正当第二个壮年。它如此勇猛,肯定不会输。戴三多默默地为小豹子祝福,更为隆主任祝福。

次日,村民们听说有猎鹰比赛,都跟着上山看热闹。一群人闹哄哄地到了心田村的最高处七里山。周党擎着猎鹰,杀气腾腾地站在那里。隆主任也擎着小豹子,脸色平和地站在一旁。

因为是比赛,有人预先在山下准备了一只野猫。应该是觉察到山下有猎物,周党手臂上的猎鹰马上扑腾着翅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而隆主任手臂上的小豹子,不急不躁,仿佛稳操胜券。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摘掉猎鹰的眼罩。周党把手臂一抖,猎鹰腾空而起。与此同时,隆主任也放飞了小豹子。可是,小豹子在天空中盘旋一圈,居然往回飞,又落在隆主任的手臂上。

周党的猎鹰一个俯冲,直扑乱窜的野猫。等它再次腾空的时候,它的利爪上已经多了一只野猫。

周党胜了!按照承诺,隆主任当众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一大把年纪的人,向一个年轻人磕头认输,他受得了?可戴三多一路跟着隆主任,小心观察他的脸色,却发现隆主任神色平静,有说有笑,好像根本没发生什么事。

4

三个多月过去,春季熬完,夏天来临。小金雕长成了大金雕,有半米多高。它的头顶黑褐色,上体暗褐色,肩部较淡;翅膀覆羽暗赤褐色,羽端较淡;下体黑褐色羽基白色。整体的颜色,貌似金子。见它胖乎乎的样子,很是可爱,戴三多给它取了个名字:胖雕。

胖雕虽然不再啄他,可看他的眼光依然竖着,很不友善。一旦靠近,它就扑腾着翅膀,一副凶恶状。戴三多不解地问隆主任:"近四个月了,就是一块石头也被我捂热了。我待它这么好,它为什么就是不待见我?"

隆主任说:"鹰与人的感情,不是养出来的,是熬出来的。只有熬到它认为你是它的主人,它才服你。"

"怎么熬?你教教我。"

隆主任摇摇头:"还没到时候。"

戴三多认为隆主任在敷衍自己,便辩驳道:"我问过驯鹰人,破鹰(第二年的鹰)难熬,老破黄(三年以上的鹰)更难熬。胖雕为黄鹰(头一年生的鹰),现在熬正当时候。"

隆主任说:"不是鹰,是你没到时候。"下完这个结论,他就不再发表任何看法。

不教就不教,满一年我就得离开这里,把鹰熬成功了,也没什么意义。这样想着,戴三多就不再郁闷了。

这天下午,戴三多正在村部看书。周党闯进来,问隆主任在哪。戴三多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周党赔着小心,说:"老弟,我有急事找他,麻烦你告诉我。"

戴三多知道此人脾气暴躁,不能跟他硬着来,便说:"隆主任去乡政府办事去了,要晚上才能回。"其实,隆主任是病了。

周党一屁股坐下,说:"那我等他回!"

戴三多没再理他,继续看他的书。不知看了多久,他终于把厚厚的一本书看完。一抬头,见周党还坐在一旁,他惊了一跳,心说要是被他发现我撒了谎,只怕不妙。于是便试探着说:"老兄,你找隆主任到底有什么事?"

周党犹豫了一下,说:"我给隆主任赔罪!"

"赔罪?"戴三多有些不解,追问说,"你赢了他,有什么罪要赔的?"

周党说:"隆主任是故意输给我的,他大人大量,我这么小家子气,愧为驯鹰人啊。"

原来,周党胜了以后,回去给躺在床上的父亲报喜讯。没想到,周父不但不高兴,还骂了他,说只有喂饱了的猎鹰才不会去捕猎,隆主任是故意输给他的。还说他生病的事与隆主任无关,是他想赢比赛,去害小豹子导致的。

原来如此!几十年的仇恨,如果能够化解,那可是大喜事。戴三多马上拉起周党的手,说找隆主任去。见到躺在床上的隆主任,周党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隆主任从床上爬起来,扶起周党,说:"今晚上在我家吃饭,我们三个好好喝一杯。"

"隆主任,你生病了,怎么能喝酒!"戴三多在一旁提醒。隆主任拍了拍自己的身体,说:"这不全好了嘛。"

喝酒的时候,周党讲了很多关于隆主任的故事,说隆主任的爷爷、外公、父亲都是鹰猎的爱好者,受家族影响,他从十多岁时就开始驯鹰,年轻时候得过很多重量级鹰猎比赛的大奖。

隆主任连连摇手:"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些都是过去,都是过去。"

野生的鹰属于国家保护动物,禁止捕猎,就连人工饲养都得经有关部门批准。否则的话,就是一种违法行为。在这种情况下,鹰猎现象逐渐减少,最后成为人们的回忆。如何在国家政策许可下,让鹰猎这种文化得到保护和传承呢?借着酒兴,戴三多抛出了这个话题。

隆主任眯着眼睛,和戴三多碰了一杯,说:"小戴,你是个有文化有思想的人,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就没白来我们心田村。来,我敬你一杯。"说完,他很豪爽地喝了一杯。

戴三多也干了杯中的酒,豪气冲天地说:"隆主任,我来这里是挂职锻炼的,不是来混日子的。这件事我肯定去干,而且要干好。"

周党说:"戴助理,你说的不是酒话?"

戴三多拍了拍胸脯,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我没时间,胖雕你得帮我养。"

"成!"周党也是胸脯一拍,当场应允。

5

戴三多开始忙碌。半个月后,一份《关于如何保护和传承心田村鹰猎文化的报告》出来了。带着这份报告,他赶到乡政府,向贺书记作了汇报。

看完报告,贺书记啧啧称赞,他马上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其可行性。经过反复论证,与会人员一致认为戴三多的报告可行性很强,可以以青山乡政府的名义向上级机关申请承办一次鹰猎文化节。

为了扩大影响力,青山乡政府还拨出专项资金,请省台记者去心田村,作相关采访报道。

很快,上级部门作了批复,同意青山乡政府的申请,同时要求他们在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的前提下,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细则,办一届别开生面的鹰猎文化节。

这下戴三多更有事情可做了。他特意去城里,利用网络查阅了大量国内外如何保护和传承鹰猎文化的资料,还专程拜访动物保护协会的专家,向他们请教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知识。

带着这些资料,戴三多赶回村里,和隆主任等驯鹰专家一起,制定举办鹰猎文化节的实施细则。经过近半个月的鏖战,实施细则终于完成,并且获得了市县有关部门的认可和批准。

九月底的一天,青山乡第一届鹰猎文化节如期举行并大获成功。

当天晚上,隆主任买了一瓶酒,说要好好庆贺。喝着喝着,戴三多生发感叹:"从夏初到深秋,四五个月,我一直忙,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居然没有熬的感觉。"

隆主任说:"小戴,这下你算是熬出了名堂。当年,黎书记来我们村办社教,熬出了名堂,一回去就提拔;贺书记来我们心田村,也熬出了名堂,一回去就提拔了。"

熬出名堂,然后得到提拔……难道,我来这里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这?听到这话,戴三多心头有高兴,也有酸楚。

周党举起酒杯,说:"戴助理,冬天一过你就会高升的,祝贺你!"

"党兄,别忙着举杯。"戴三多没有举杯,而是说,"好几个月没见着我的胖雕了,它咋样了?"

周党说:"好着呢!你想见吗?"

"当然想啊。"

"走!"周党起身,隆主任也跟着起身。

戴三多说:"周兄的家在外村,离这里少说也有十多里山路,这个时候去,不太好吧。"

周党笑了笑,拉起戴三多的手就走,隆主任举着灯,跟在后面。不过,他们不是去外村,而是去了隆主任家的柴房。

柴房里的秋千上立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鹰,正是胖雕,只是它的体型已经不胖。戴三多诧异地说:"胖雕怎么在这里?"

周党说:"隆主任一直养着呢。"

戴三多扫视了一下柴房,没见到隆主任的那只小豹子,不由问道:"隆主任,你的小豹子呢?"

隆主任说:"小豹子终究要回大自然的,我把它放飞了!"

小豹子终究要回大自然!忽地,一股强烈的想法从心头冒出,戴三多朝隆主任一跪,说:"隆主任,我要拜你为师,学习熬鹰。"

隆主任愣了一下,说:"你真想好了?"

戴三多说:"来心田村却不学熬鹰,那就是白来了!"

隆主任点了点头,扶起戴三多。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说:"这是我近五十年内记下的养鹰、熬鹰、放鹰心得,你拿去好好用吧。"

"太好了!"戴三多把小册子当做宝贝一样,揣进怀里。

6

根据隆主任的心得,熬鹰的关键是要熬去鹰的野性、锐气,一种古老而有效的办法就是熬着它,使它困乏。几天几夜,人与鹰就那么对峙,不吃不喝,谁也不睡,直到一方最终败下阵来,才宣告熬鹰的结束。可以说,熬鹰,完全拼的是心劲,是一种精神较量。

熬鹰是从晚上开始的。戴三多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守候在秋千前。秋千不动,他就用棍子推动秋千,让它摇晃。秋千一摇晃,胖雕就在上面不断地扑腾。熬鹰期间,不能给鹰一滴水一点食;驯鹰人也不能吃喝,一直陪着鹰熬下去。

刚开始,胖雕精力充沛,斗志昂扬,没有丝毫就范的意思。它的双爪抓住来回晃悠的秋千,用铁钩一样尖利的喙不断啄击腿上的铁链子。每啄击一下,喙与铁链会发出异常刺耳的撞击声,让人难以忍受。胖雕不停地啄击,即使嘴和鼻孔流出血来也不肯终止。

几天几夜过去,戴三多熬得两眼血红,头发干枯,人整整瘦了一圈。这是熬鹰吗?这是熬人。他开始泄气,腿部发软,头抬不起来,眼睛难以睁开。忽地,翅膀的扑腾声没了,喙啄击铁链的声没了。猛一抬头,他看到胖雕的眼睛。如豆一样金黄的鹰眼里,闪烁着深深的仇恨。

我决不能败下阵来!戴三多很快调整好自己,勇敢地迎着胖雕的眼光,和它对视起来。他和胖雕就这么一直久久地对视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胖雕终于架不住他的目光,困意袭来,想闭上眼睛。

小册子上说,这是熬鹰的最关键时刻,得好好把握。于是,戴三多振奋精神,用手中的棍子拨弄它,让它无法入睡。在拨弄中,他终于发现胖雕的身子开始颤栗,眼睛里满是乞求的神色。

戴三多伸出手,试探着去抚摸胖雕的头部。胖雕不再挣扎,没了第一日那样的凶悍,一动不动,任凭他的手顺着它的头部滑下,一直抚摸到它的背部。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温和柔顺的光泽。

熬鹰成功了!戴三多一阵虚脱,重重地倒在地上。等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隆主任一边给他喂粥,一边说:"你呀,真是天生的驯鹰人,比当年的我还能熬。"

戴三多说:"接下来是不是要培养胖雕的捕猎技能?"

隆主任点了点头,放下碗,拿出一只黄色皮手套,一顶狐皮绒帽,一身猎装和一把黄色刀鞘的匕首,说:"这是我年轻时候用的,今天就送给你,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鹰把式(驯鹰人),传承鹰猎文化。"

戴三多开心地笑了,说:"谢谢师傅!"

很快,戴三多的身体恢复了。又用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他圆满完成了胖雕捕猎技能的训练。最后一道关,就是放鹰,测试胖雕野外的捕猎功夫。

出猎的那天早上,戴三多戴上狐皮帽,穿着猎装,腰插匕首,看上去很是威武,气场很足。胖雕已经被饿了一天,变得杀气腾腾,随时都有飞扑的欲望。

在隆主任、周党,还有另外几个驯鹰人的陪同下,戴三多擎着鹰,骑着马,赶往七里山。到达狩猎地点后,戴三多带着胖雕,拄着棍子,爬上山顶。其他人在山脚下,一字排开,用棍子敲打竹筒,发出"嘭嘭嘭"的响声,由下而上,缓缓推进。

突然,一只野兔窜出来,向山下狂奔。戴三多摘掉胖雕的眼罩,然后,他右手拄着棍子,迈开弓步,左臂上抬,往上一送。胖雕飞离手臂,振着翅膀,骤然扑向野兔。

飞尘翻滚处,野兔发出几声悲鸣,胖雕已将它牢牢地摁在利爪之下。

7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一月中旬,戴三多根据规定,写了一份挂职总结。

贺书记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看报。见戴三多进来,他热情地招呼说:"小戴,你回来了!"

戴三多从口袋里掏出挂职总结,递给贺书记。贺书记看了看挂职总结,说:"小戴,心田村是我县有名的贫困村,我在那里熬了三年,终于让他们解放思想,修了一条毛公路,和外界有了联系。你去那里,才熬了一年,就让他们接受新观念,有了致富想法,真不简单啊。在挂职期间,你表现不错,熬出了成绩。乡党委研究决定,由你担任乡党政办副主任,下午你就可以去上班。不过,我得提醒你,无论什么岗位,日子一长,都是熬。"

"贺书记,我记住了,即便是熬,也要熬出成绩!"戴三多响亮地回答。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谨作为试读鉴赏之用,五天内将自行删除。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谢谢!

欢迎关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相关推荐